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乔万里正要抬脚出怡红院的大门,迎面走进来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

赛牡丹叫住了她。

“莲心,站出!”

那丫头停住了脚步,规规矩矩地与赛牡丹见过了礼。

赛牡丹转头对乔万里说:“乔三爷,孙甲最后一次来我们这是正月十四午后,那天是这个丫头陪的他,有事儿你可以问问她。”

江枫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叫莲心的姑娘。

这姑娘刚入行,满脸的稚嫩,身上还没有太重的风尘味。

赛牡丹招呼莲心说:“快来见过乔三爷。”

莲心怯生生地到了乔万里身边,见了礼。

“孙甲可曾和你提起过别的人和事儿?”

莲心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那位孙爷倒是说过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他都说了些什么?”

“孙爷说这城里面但凡有几分姿色的女子都和他有过肌肤之亲,我说他吹牛,他便开始掰扯着指头给我数,他先说了一个全城最有权势的女人。”

“全城最有权势的女人?”

莲心点了点头说:“好像是什么守备大人的遗孀,他说这个女人迷他迷得要死,每隔十天半月便以做衣服的名义邀请他到府上去厮混,他还说若论起这床笫之欢,全城数这个女人厉害,我们赛掌柜都不如她,他还说这女人腰里有颗痦子。”

乔万里问道:“守备的遗孀?是不是狄夫人?”

赛牡丹点了点头说:“乔三爷,你和还不知道?狄夫人和孙甲相好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惭愧,东昌府的风流韵事,我老乔从来没留意过。”

莲心继续说:“孙爷还提到一个最让他念念不忘的人,好像叫什么薛娘子,他还说那位娘子的左胸下有块胎记……”

江枫听到这里吃了一惊,他瞅了瞅乔万里。

乔万里也瞅了瞅他。

乔万里不动声色地问赛牡丹。

“姓薛的娘子?是不是贾秀才的夫人薛娘子?”

赛牡丹摇了摇头说:“乔三爷,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位薛娘子。”

莲心说:“哦,我记得那位孙爷说薛娘子嫁给了一个窝囊废,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他都替那位娘子难过……”

不等莲心说完,乔万里和江枫都知道她说的是谁了。

孙甲说的这人必定是贤淑的薛娘子了。

如果孙甲说的是真的话,他们实在难以想象薛娘子竟然会是这样的女人。

江枫不由地对可怜的贾秀才多了几分同情,他能看的出来,贾秀才对薛娘子疼爱有加,万万没想到连贤淑的薛娘子都红杏出墙了。

“他还提到过谁吗?”

“他拉拉杂杂说了很多人,但是说的最多的还是我们这里的姑娘了,后来他慌张着起身走了,说回家收拾行李准备明天去京城办大事儿。”

除了这些花边新闻,乔万里和江枫没有再打听到更多与观音庵血案有关的消息。

两个人离开了怡红院。

“师父,我总觉着孙甲这人有几分诡异,他是否与本案有关?”

乔万里皱着眉头说:“暂时还不好说,等他从京城回来再调查调查。”

两个人出了怡红院,顺着运河边前行。

江枫突然注意到他们身后跟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

他们走得快,这个少年走得也快;他们走得慢,这个少年走得也慢,始终不紧不慢地跟随在他们身后。

江枫提醒乔万里说:“师父,后面有人跟踪咱们!”

“我已经注意到了,昨天他就跟踪过咱们。”

快走到城门转角时,乔万里给江枫使了个眼色。

江枫心领神会。

两个人疾走两步,拐过来城门转角。

跟在他们身后的少年也跟着疾走。

他刚转过弯来,两把钢刀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少年吓得惊呼一声,慌忙跪倒在地上。

“大人,饶命!”

这个少年差不多十四五岁的样子,皮肤黝黑,身体健壮。

“小伙子,为什么跟着我们?”

“大人,你们是在寻找杀尼姑的凶手吗?”

乔万里点了点头。

“我知道这事儿是谁干的。”

江枫顿时兴奋起来。

他和乔万里收起架在少年脖子上的钢刀,然后示意他站起身来。

乔万里问道:“谁干的?”

少年往周围瞧了瞧,然后低声说:“大人,咱们能不能找个僻静的地方说话。”

三个人走到一条偏僻的角落里。

少年提心吊胆地左右观望一番,周围静悄悄得再没有其他人的影子。

“大人,观音庵那两个尼姑是我师父杀的。”

“你师父是谁?他是干什么的?”

“我师父是修桥的赖石匠,我是他的徒弟石虎子。”

“你有证据?”

石虎子连连点头。

“什么证据?”

石虎子从破烂不堪的衣服兜里摸出来两张黄表纸,然后毕恭毕敬递给了乔万里。

乔万里接过来展开,上面用朱笔画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符号。

他皱着眉头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上面到底画的是什么。

“这是何物?”

“这是我师父找道士画的两道符咒。”

站在一旁的江枫急了,他冲着石虎子骂道:“你这个王八犊子瞎捣乱,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这明明是命案,你他娘的那这两张黄纸来扯什么淡?快滚!”

石虎子听到这里,惊恐地看了江枫两眼,吓得直哆嗦。

乔万里朝着江枫摆了摆手。

“你继续往下说,说说这两张符到底怎么回事儿。”

石虎子擦了把脑门子上面冒出来的冷汗,然后压低了声音地说:“大人,你知道上面画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

“这上面画的是两个尼姑的生辰八字。”

不用问,这又是所谓的采生折割术。

乔万里皱着眉头问:“石虎子,这两张符到底怎么来的?里面藏着什么玄机?”

石虎子赶紧回应道:“前阵子,运河大码头石桥的水门坏了,师父带着我和其他几个师兄弟修水门。修水门需要打桩,那天打桩之前,他悄悄塞给我这两张符,然后叮嘱我务必将这两张符压在石头下。”

“他这是想干什么?”

“我师父告诉我这符上写着两个人的生辰八字,只要用石头将这两张符压住,这个俩人便会被夺走魂魄,暴病而亡。”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