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生在皇家,早就该想到不是吗?

不再想,慕平微继续收拾东西,他刚刚的那点小心思,本来也没想藏,看慕清安的脾性,在长安宫的境况,总不会比在逸羽宫还差。

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苏彼岸给慕平微从宫外请了两个老师,都是清流大家,对于皇后插手,一概不理。

皇后隔三差五的就要往长安宫跑,苏彼岸都以为了皇后的身体为由,三两句就打发了。

这一个月,苏彼岸愣是只让皇后与慕平微见了两面,还是在有她的情况下。

这几日,屈楚离倒是时时进宫,与苏彼岸喝茶谈话。

屈楚离为人倒是正直,说话不似宫中人说话拐弯抹角,阿谀奉承,再加上屈楚离为她做过赞者,两人的感情倒是越来越好。

是日,屈楚离又来到了长安宫。

“殿下,瞧,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屈楚离一脸神秘的走了进来,连门都没敲。

长安宫的人都习惯了屈楚离如今的无礼与不见外。

苏彼岸正在屋里与慕平微说着话,见屈楚离进来,抬起头,笑意融融的道∶“哦?什么东西?”

屈楚离走近,从身后拿出来一个小坛子,道∶“你瞧瞧,这是什么。”

其实苏彼岸远远就闻到了酒味,调笑说道∶“你好大的胆子,敢往长安宫带酒。”

“嘿嘿,殿下我错了。”屈楚离挠挠头,一脸傻笑。

慕平微这几日有屈楚离在场,性子也活泼了些,至少比前段时间的死气沉沉的好些。

慕平微道∶“大皇姐最疼屈姐姐了。”

屈楚离接话∶“是呗,怎样?殿下一起尝尝,这可是千金难买的醉神酿。”

“这么珍贵的东西,你怎么得来的?”苏彼岸不禁疑惑。

慕平微也是满脸疑问,不过他疑惑的是什么是醉神酿。

今日苏彼岸心情好,所以不介意给慕平微普及一下,遂道∶“相传古时,一个神因醉酒误事被贬下凡,在凡间转世而成的女子,仍然爱酒成性,自己酿的酒,香飘万里,那女子也只能喝一杯便醉了,人们便将此酒命名为醉神酿,后来女子回了天界,这酒无人能酿制出,如今世间也不过有几百坛余下罢了,你说珍贵不珍贵。”

慕平微道∶“那这酒岂不是喝一坛,少一坛。”

苏彼岸点头。

“那的确是珍贵,屈姐姐待大皇姐也是极好的。”

苏彼岸听闻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你倒是向着你屈姐姐。”

宫中除了上贡和宫人采买上来的酒,不允许私自带酒进宫,这是皇帝刚登基的时候下的旨意。

屈楚离献宝似的将醉神酿递给苏彼岸,道∶“殿下,这可是我从我爹的酒窖里偷来的,马上就启程去凌霄仙岛了,听说那里也禁酒,若是这两年都不能碰酒,今日还不喝个痛快。”

屈楚离她爹便爱喝酒,许是文人风骨作祟,一喝酒便诗兴大发,下笔如有神。

他这女儿倒是承了他的七分脾性,姑娘家家的却对酒情有独钟。

苏彼岸向来不喝酒,不过今日倒是起了兴趣。

叫来锦绣,“叫小厨房备几个菜。”

“可是。”锦绣欲言又止,苏彼岸知道锦绣担心什么。

道∶“无碍,左不过被训斥几句。”

“诺。”

屈楚离笑的开怀,道∶“殿下真好,十殿下也来点?”

“自然一起,怎么小十不愿意?”苏彼岸转身看向慕平微。

慕平微一愣,眼中满是不可置信,这几日,虽说苏彼岸待她不差,但却不亲近。

他功课不好的时候,她还甚为严格,其实他有些怕的。

他刚刚其实想回避来着,没想到被叫住了。

其实这段时间是他最放松的时候,不用担心皇贵妃刁难,九皇子讽刺。

哪怕学业繁重,哪怕他大皇姐严格,他都觉得放松。

“臣弟愿意。”慕平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

“以后不用自称臣弟。”苏彼岸养了慕平微这么久,慕平微一直都谨遵礼仪,她本身也不是愿意被礼教束缚,这么一个人跟在身边,她总想逗逗。

“啊!”慕平微愣住,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苏彼岸在慕平微头上摸了一把,手感还不错。然后整理一下衣袖,便往屋外走去。

屈楚离眼巴巴的跟着出去,毕竟在家里,父亲也不让她喝,待父亲发现,也少不得一顿责骂。

慕平微傻傻的呆坐一会儿,才跟着出去。

侍从搬了个绣桌放在院中央一颗老树下,三把红木凳子围在旁边。

金鱼端来饭菜,锦绣将酒杯斟满,三人围坐在绣桌前。

屈楚离豪情万丈的站了起来,举起酒杯,道∶“今日我很高兴能与两位殿下一起喝酒,尝这醉神酿,喝了这杯酒日后就是兄弟!”说罢就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苏彼岸摇摇头,这酒还没喝,人便微醺了,轻轻抿了口手中酒,入口柔和,酒香四溢,怪不得能将神喝醉。

慕平微在二人都喝了之后,才喝了一口,又不禁喝了第二口。

“哐当”一声,慕平微就醉倒在桌子上。

苏彼岸与屈楚离见状,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大笑出声,屈楚离也有些醉了,道∶“十殿下到底还是个孩子。”

苏彼岸又添了杯酒,道∶“这宫里的人可不会因为他是孩子而放过他。”

“殿下何不带着?我瞧您待他也是极好的,何必留在这吃人的皇宫。”屈楚离满脸认真。

苏彼岸在郑府的时候就觉得屈楚离此人正直仗义,待人真诚,又替她解过围,屈家又是只忠心皇帝的,所以才挑了她为赞者,再加上屈家又送她去凌霄仙岛,一来二去,二人的关系倒是越来越近,但也没有好到可以直言不讳的地步。

苏彼岸的眸子幽暗,刚要说什么,便见到屈楚离直勾勾的看着她,手拖着脸,道∶“你好美。”

在屈楚离的视线里,苏彼岸一身红衣,衬得皮肤更加白皙,因喝酒的缘故,脸也是淡淡的红色,眸中潋滟,似有无尽的春光。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