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方不为不怕死,但怕麻烦。

你把老子照在聚光灯下,咱们以后还能不能好好在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想到这里,方不为下意识的扯出一丝冷笑,正好被谷振龙看在了眼里。

谷振龙越想越生气,满腔的怒火聚成了一声怒吼“给老子滚……”

方不为抱头就跑。

看着方不为飞奔的背影,陈超挠了挠脑袋。

不对啊,自己之前还想问方不为什么事来着?

想起来了!

方不为为什么还要守着煤炭港和莫愁湖不放?

等着漏网的日谍自投罗网?

开什么玩笑,日本人又不是蠢猪。

人已被谷振龙撵走了,再叫回来的话,说不定方不为还得挨顿打。

算了,由他去吧!

……

日本领事馆。

有吉明已经顾不上追问关东军和满铁调查部的责任了。

南京的特务部门竟然端掉了莫愁湖的抱月楼,并查缴了炮台的武器库。

抱月楼被端都无所谓,有吉明怕的是炮台的武器库。

还好,根据中央医院的内奸所报,知道老虎口有地道的那个舵手没被送去医院,八成已经死了。

而炮台附近并无发生交火,证明地道的消息并没有被泄露出去。

有吉明坚信,既便老虎口的地道暴露,也不会有人查到金库,更不可能泄露阻击币改的计划。

但真要把黄金全沉了江,日后起运也是麻烦。

他很想派人去查探一下,但该死的是,老虎口附近江岸还有宪兵在巡查,有吉明根本不敢派人。

有吉明估计,还是因为炮台砂场的武器库暴露之后,让南京的特务机构更加警觉了,特意留下了军队。

电台是不用想了,已被戒严三天,地道里的电台电池早没电了,不然自己不可能收不到太郎的回复。

现在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

有吉明眉头一锁,冷声给身边的武馆交待道“通知武田行动……”

“嗨!”武官应了一声。

武田是日本专门派到南京,执行币改阻击计划负责人。

接到有吉明的命令之后,武田悄悄离开了领事馆,乘着市内的小火车,来到了水关桥附近的一家肉店。

门口挂着一面大匾额,最中间写着一个“和”字。

这个“和”不是大和民族的和,而是和记洋行的和。

和记洋行是英国在中国境内建造的最大的食品加工厂,就在金川河南岸,占地六百亩,用的全是最先进的流水线。

这家肉店其实是和记洋行在南京城内的分销商之一。

这是日本人在城外仅存的一处据点,只为和金库守卫接头所备,只有到了紧急时刻,这里才会被启用。

比如这次,领事馆无法使用电台联络金库,有吉明才会派人来这里,启用潜伏在这里的日谍,和守卫金库的间谍接头。

……

出了宪兵司令部,方不为又回到了海军医院。

站在医院的瞭望塔上,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两棵老槐树下的动静。

老虎口这边就不行了,堤墙太高,连水面都看不到。

暗道两端的窃听器都发出过声响,但只是通过观察孔查看,日本人没有出来过。

老虎口暗流涌动,要是没有船接应,人跳下去连个水花都冒不起来,而且头顶上就有士兵巡查,日本人最多只能通过这里的通气孔或是观察孔察看。

离土地庙六七十米的路边就有第五团的兵士巡查,日本人更不会在大白天故意送死。

不管是土地庙,还是老虎口,都没有发出过电波信号,方不为不确定是日本人知道两处出口不远处都有兵丁巡逻的原因,没敢把天线伸出来,还是几天没充电,电台用不成了。

日本总领事馆倒是发出去过不少电波信号,方不为不知道其中有没有发给金库看守的,但金库下的日本人连天线都没敢往外露,哪里能收到信号?

这跟后世一跑到地下室,手机就没信号是同样的道理。

接收不到外界消息,金库里的日本人应该急疯了才对。

方不为估计,入夜之后,日本人肯定会派人钻出地道,查探消息。

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关卡刚开,江面的船只不是一般的多,要不是上下游的检查站严格控制,货船能把下关的江段填满。

也有不少船只擦着老虎口的入口驶过,方不为看不出其中是不是有日本人的船。

但堤岸上就有士兵,就算有,也不敢驶进来。

人敢跳进来,直接就被卷到底了,背着轮胎都没用。

入夜之后就更不用怕了。

南京宵禁,指的是全城,包括江岸。

入夜之后,各码头全部关闭。需在南京停靠的船只,全部被挡在了上下的检查站之外,等天亮之后才能开动。

而夜间途径南京的船只,只能驶行,不能停靠。方不为甚至下令,若有发现违抗者,巡查的士兵可直接击沉。

真有日本间谍的观察船,别说进老虎口,连江岸都靠近不了。

天色刚黑,方不为背着背包离开了海军医院。

他特意绕远了一些,躲开江边士兵和两棵槐树的视界之外,绕到了土地庙后面,藏到了一丛蓬草下面。

既便有人爬到老槐树的树顶,也看不这里,方不为自然也看不到老槐树下的情况。

但他不用看,窃听器就等于是提醒器。

前后出口中就只有这两个,人只要一出来,肯定会发出动静。

方不为一动不动,像是一具死尸一样。

等到十点钟的时候,江边出了点动静。

有一艘船好像要靠岸。

耳朵里的声音不是太清晰,汽轮声太大,听不到士兵在骂什么,但应该是在驱赶。

方不为关掉窃听器,侧耳听了听,发现这艘货轮所处的位置在离老虎口两三百米的北岸边。

不出意外,这艘船是日本人派来试探的。

估计扣住也没用,日本人敢派过来,就不怕查。

方不为吐了一口中气,又打开了窃听器。

这一等,就是五个小时。

直到接近凌晨一点,槐树底下才传来动静。

“咯吱……咯吱……”

是橡校鞋底踩在石墙上的声音,树洞里有人在往上爬。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