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杨虎离他最近,身份最高,份量最重。

但杨定安忘了,杨虎也不是等闲之辈。

当过国父侍卫队长的人,身手怎么会差?

杨虎左手下意识的一抬,架住了杨定安握着刀片的手,右手飞快的往腰里一伸,就抽出了一把手枪。

方不为刚刚翻下楼顶,一只脚才踩到窗台上,猛的听到几声枪响。

“虎爷……”陈浩秋一声大吼,又扑了上去,抱往了杨定安。

他不是心疼杨定安,还是气急于,杨定安死了,所有的线索就断了。

“老子不开枪,难道站着等死?”杨虎吼了一句,又指着一屋子的大汉,气急败坏的骂道,“一群饭桶!”

“我……没有叛变……”杨定安不停的往外吐着血,断断续续的说道。≈1t;i>≈1t;/i>

“到底是谁?”陈浩秋大声吼道。

“陈……”杨定安又吐出了一口血,视线挪过陈浩秋,往他身后看去。

陈浩秋下意识的一转头,看到身后站的是杜月生。

杜月生双眼微眯,冒出两道寒光,盯着杨定安“什么意思?”

杨定安张了张嘴,头往右一偏,当场就断了气。

“死了?”杨虎一声惊呼。

方不为气的也想吐血。

他想不通,青帮也算是久负盛名,十几名大汉,竟然连一个杨定安都看不住?

杨定安一死,最直接的线索就断了。

“一群傻逼……”

方不为气的破口大骂。≈1t;i>≈1t;/i>

“谁……”杨虎一声冷喝,举手就是两枪。

玻璃应声而碎,外面却连个影子都没有。

“别开枪……”陈浩秋急声喊道。

“方长官跟进来了……”邓有雄惊喜的喊道。

“姓方的?”杨虎错愕道。

陈浩秋用力的点了点头。

方不为直言不讳的说过,陈浩秋进赌场的举动,无疑于送死,所以邓有雄以为,方不为肯定不会跟着进来。

没想到,他们刚到,方不为也到了,不过是躲在窗外,在暗中保护他们。

“我去书店,你们不要打草惊蛇……”楼顶上的声音渐去渐远,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好像已经跳下了楼。≈1t;i>≈1t;/i>

听到方不为的喊话声,楼下的大汉和警察才现楼顶上有人。

杜月生快步跑到窗前,往下喊道“不要开枪……”

但等他往街上搜寻的时候,哪里还有方不为的身影。

“他怎么潜进来的?”杨虎一脸惊容的看着杜月生。

杜月生脸色一黑,许久之后才摇了摇头。

杨虎和杜月生都怕,扫场的那些人会追到这里来,所以在楼下安排了不少好手,几乎将赌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但方不为是怎么躲过这么多的警卫,不声不响的上到楼顶的?

这要是敌人,有几条命都不够丢的。

“杨定安到底想说什么?”陈浩秋双目如电,盯着杜月生。≈1t;i>≈1t;/i>

“你莫非是在疑我?”杜月生冷笑道,“他喊的是“陈”,你为什么不说是你自己?”

“眼睛都瞎了?”杨虎怒道,“看不出这是挑拨离间之计?”

杜月生冷哼一声,陈浩秋则是低下了头。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真想离间报复,杨定安大可以说他已叛变,只要让南京政府知道了这个消息,只是一个上海案,方不为和陈浩秋,还有上海站上下,怕是只有配边关的命。

杨定安没有说谎。

那他最后说的这个“陈”,还有盯着杜月生的那一眼是什么意思?

陈浩秋急的想撕自己的头。

“姓方的去了什么书店?”杨虎惊声问道。≈1t;i>≈1t;/i>

“是上海站的一处联络点,之前是有雄在负责……杨定安还安排了两个枪手在书店,不为应该是想顺藤摸瓜……”陈浩秋定了定神回道。

“嗯!”杨虎点了点头,又问着陈浩秋,“‘傻逼’是什么意思?”

陈浩秋还好一点,邓有雄一听杨虎这样问,脸上猛的一僵。

方不为拿这个词,整整骂了陈浩秋一路。

杨虎也回过味来了。

连在一起不好懂,但两个字一分开,他就知道是骂人的话。

“我干他娘的……”杨虎大骂道。

……

方不为也相信杨定安临死前说的是实话。

不然上海案早爆出去了,日本军方也早逼着国民政府交人了。≈1t;i>≈1t;/i>

但方不为同样坚信,这起事件,和日本人脱不开关系。

炸完打完就走,受伤的同伴一律灭口……

关景言遇刺那一次,日谍机关派出的枪手,也是这样的做派。

还有临死之前喊救命的那个朝鲜人……

砸了青帮场子的,八成是日本人。

……

书店里的两个枪手确实没有走,方不为藏在附近,整整等到了零点以后。

出来的有两个人,而且是大明大亮的出来的,走的时候还没忘了锁门。

当看到其中一位熟悉的面孔时,方不为暗自冷笑。

是杨定安的人,上次上海案的时候,还跟着方不为执行过任务。

出了书店,两个人便分开了,方不为跟住了最脸熟的那一个。

他依稀记的,这一个还是上海站的一个小头目。

小头目绕了两个来回,没现身后有人跟踪之后,才进了一家还开着门的商行。

方不为目测了一下,这里还在法租界,离邓有雄的书店并不远。

等了几分钟,其他一个也绕了商店,老板才关了门窗打了烊。

方不为拉着黄包车,绕到后墙听了两分钟,心里不由的叹了一声。

里面的人不少,足有四五位。

估计全是杨定安的手下。

这么多队员出了问题,陈浩秋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他这个站长,怕是当到头了。

方不为没有冒险,拉着黄包车走远了一些,先给赌场打了电话,通知了陈浩秋。

方不为没让陈浩秋用杨虎的人,而是又通知了叶兴中。

几分钟之后,叶兴中先带着人到了。

“南京回电了!”

“说了什么?”

“让你联合杨司令,对上海站上下清查……”叶兴中回道。

方不为沉吟不语。

南京这样安排,一方面是觉的杨虎嫌疑不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杨虎身份特殊,想将他稳住。

想洗清杨虎的嫌疑不难,但陈浩秋的嫌疑既便洗清了,剩下的麻烦也不好解决。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