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为了便于行动和保证隐密,方不为特意给叶兴中派了一辆小车。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叶兴中本来就又高又状,又被打成连妈都快认不出来的样子,辩识度更高了,他哪里敢在调查的时候露脸?

叶兴中顶着还未消肿的一张大脸,坐在小车里哎声叹气。

小车停在白下路,几十米以外就是中央银行的总部。

冯家山带着两组队员在秘密摸排。

既要隐密容易躲藏,出行还要方便,再加上方不为给的几个特定条件,按理说查起来不难。

但整整三天了,叶兴中和冯家山将方不为圈定的三处区域整个犁了一遍,还是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但叶兴中愁的不是这个。

林志成两天前就已经秘密到了南京。

没有在第一时间联系自己,也没有想办法联系方不为,只是让联络员送来了几份报纸,让自己交给方不为。

叶兴中自然知道林志成的防备什么,他也能理解。

但他不明白,林志成让自己给方不为转交几份报纸是什么意思?

报纸上都能登出来的东西,方不为能不知道?

扫了一眼报纸上的内容,叶兴中又摇了摇头。

想拿这个影响方不为,林志成想的太天真了。

质疑归质疑,任务肯定要执行。

但一想到要见方不为,叶心中就有些心虚。

他心虚的是方不为和林志成见面之后,会对自己如何处置。

对于身份已暴露的同志,组织上一贯都会安排到苏区和大后方,但方不为的身份有些特殊,叶兴中不知道能不能继续留下来。

说句诛心的话,跟着方不为这将近一年的时间,是他自从知道“革命”这两个字的含义之后,过的最为痛快的一段时日。

没有勾心斗角,更没有冷刀暗箭,方不为怎么说,自己就怎么做,该有的自然会有,该来的自然会来……

叶兴中还幻想着,最好一直都能这样过下去,哪怕有一天战死了,也能含笑瞑目。

可惜,就跟打了个盹一样,梦醒的太快了。

算了,想这么多有什么用?

叶兴中叹了一口气,吩咐着司机调头。

他要去给方不为送报纸。

……

从看到报纸之后,方不为没说一个字,只是时不时的冷笑一声,就像在发神经一样。

林志成真当自己是政治白痴?

自是要是愤青,一看到报纸上的内容,怕是会暴跳如雷,大骂国民**,怒斥委员长和王兆名卖国。

比如谷振龙这样的。

自己被关进去的第三天,也就是二月二日那天,谷振龙突然来了牢房,见了自己就骂。

骂完自己之后,又开始骂政府,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方不为知道他骂的就是委员长和王兆名。

方不为一头雾水,既不敢附合,又不敢问。直到被放出来之后才知道,谷振龙气的直跳脚的原委是什么。

报纸的最上端是加粗加黑的几个繁体大字日本总领事有吉明拜见委员长,游说日村外相广田所议《中日经济提携方案》

看日期,是一月三十一日。

日本竟然主动提出向国民政府借款两亿银元?

声称是为了缓和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日本政府更想要营造“中日亲善,共存共荣”的局面。

但长眼睛的人都知道,日本人一是继续蛊惑委员长剿匪,将有限的军事力量消耗在内斗之中。

二是让让国民政府出面,遏止民间越来越盛的排日风潮。

当然,还有其他条件。

要求国民政府减少对英美两国商品的进口额,加大日货进口量,并尽可能的降低关税,提高原料出口数量……

拿中国的原料制造商品,再以高价倾销到国内……

这是**裸的经济掠夺,方不为认为就算是经济白痴,也能看出日本的险恶用心。

但让方不为没想到的是,国民政府竟然答应了?

看看领袖们是怎么应对的……

2月1日,也就是日本提出方案的第三天,委员长就“中日亲善”问题答中央社记者此次日本广田外相在议会所发表对我国之演说,吾人认为亦具诚意,吾国朝野对此当有深切之谅解……

我全国同胞亦当以堂堂正正之态度,与理智道义之指示,制裁一时冲动及反日行为,以示信谊。

中日两国不仅在东亚大局上看来有提携之必要,即为世界大局设想,亦非提携不可……中国不但无排日之行动思想,亦无排日之必要……

还有王兆名,他是在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上说的,也是行政院和外交部起草的中日外交方针中日两国所发生纠纷,可用诚意来解决。广田外相的演说,与我们素来主张,大致吻合……

委员长随后附合兄在中政会报告对日关系书,灼见宏猷,至深钦佩,与弟在京时对中央社记者所谈各节,实属同一见解。中央同人既有所决定,弟能力所及,自当本此方针,共策进行……

意思就是全盘答应了。

更神奇的来了

2月27日,两位领袖联名向全国各机关、团体发布严禁排日运动命令。

同日,国民党中政会通告各报纸、通讯社禁止刊登排日和抵制日货消息……

委员长是穷疯了,日本人只要敢给,他就敢借,甚至不打一点折扣的将日本人的条件全答应了下来?

这等于是把已经杀进家里,刀已经架到脖子上的强盗当朋友?

方不为也想不通,委员长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认为自己做出一副被日本被逼无奈的模样,英美两国就会替他出头?

方不为怀疑委员长是孙子兵法看的太多了。

借力打力,左右逢源,借刀杀人……

这么多年以来,对军阀,对政敌,对日本人,委员长招招都是计。

除了剿匪的时候是真正的正面硬刚。

委员长到底是目光短浅,还是有先见之明,竟然提前二十年,就将对面当成了毕生之敌,宁愿冒着国民政府信用破产的风险,也要一剿再剿?

方不为实在是看不懂。

但也只是感慨两句,方不为甚至连骂两句的心情都没有。

方不为知道以后委员长和王兆名还会做出比这更可笑,更奇葩的事情来,他早都有了心理准备。

就这点事情,已经不会让他生出任何的波澜。

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谍海猎影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