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赵世锐呢?”陈超皱眉问道,“要不要提醒他?”

想要欲擒故纵,就不能让赵世锐知道实情,不然赵金山就有可能看出破绽。

但万一赵世锐一个不慎,被赵金山拉下水呢?

“不至于!”谷振龙回道,“赵金山的最终目标是方不为,方不为没有被替换掉之前,他不会做出打草惊蛇的举动来。”

“赵世锐头脑清明,性格坚韧,更自知前程远大,不会干出利令智昏之事来……”方不为保证了一句,又对陈超说道,“而且他干特务也不是一天两天,自然知道保密的重要性……”

方不为不是张嘴就来,而是有依据的。

北伐时期,赵世锐其实并没有立下多大的功勋,只是凭借黄埔军校的资历,升到了少校参议的闲职。

北伐之后,赵世锐深知前程堪忧,决定从头开始,报入警宪学校。毕业后,从调查员干起,历任队长,组长,股长,历任五年,升到现在的警察厅调查科科长。

若是性格不坚韧,哪里能舍得从头再来?

而前世的赵世锐自领事事件之后,也深受委员长信任。败退之前,赵世锐甚至被派到厦门,专门负责为委员长筹建退休之地。

反倒是陈群,是真的当了汉奸,日本兵败后,服毒自尽。

“我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他也不会乱说……”陈超顿时眉开眼笑,“我没想到,你对他倒是有信心的很?”

对于赵世锐能和方不为交好,陈超也是喜闻乐见。

“但陈群怎么办?”方不为有些头疼。

放是绝对不能放的。

陈群的性格有些偏激,对委员长恨之入骨。而且他妻妾众多,儿子也不少,不一定就会为了一个已暴露的陈昌而乖乖配合。

但若长时间不出现,赵金山绝对会起疑。

“要不,交给杨虎和杜月生?”马春风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谷振龙沉吟道。

其它的不论,对于抗日,这两位的决心比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国人都坚定。

一周以后,赵金山被放出来了。

送他出来的除了赵世锐,还有三区警署的局长李登科。

赵金山的气色看起来很不错。

有赵世锐和李登科的关系,再加上只是正常传唤,所以既便是陈超亲自下的超期羁押的命令,赵金山也没受什么罪,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是干干净净的。

“你先回去收拾一下,完了我让人去接你,给你洗洗尘!”临上车的时候,赵世锐对赵金山说道。

“科长言重了,怎么能让你破费?”赵金山客气的说道,“自然是我来安排……”

“不用争了,就这样吧……老李,你送他回去!”赵世锐摆了摆手,又上了楼。

老李?

赵金山从赵世锐的语气当中听出的不少的信息。

赵世锐虽然权重,但职级不算高,只以警察厅调查科长的职务比对的话,他比李登科这个局长还要低半级。

“赵……处长的事定了?”赵金山问道。

“你进去之后不久就定了!”李登科笑眯眯的回了一句,又拍了拍赵金山的肩膀,“你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啊!”

“什么意思?”赵金山壮似疑惑的问道。

“赵世锐之所以要给你摆酒洗尘,是因为对你有愧……那么大一幢夜总会啊,说烧就烧了?”李登科左右看了一眼,拉着赵金山上了车,才低声说道,“还有你被抓回来,被关了这么多天,也是他下的令……”

这一点赵金山知道,调查科的人审讯他的时候,赵世锐就给传过话,让他实话实说。

赵金山诧异的是,赵世锐这处长为什么升的这么快?

被诬陷之前,赵世锐的缉私处处长一职才只是叙任。

警察厅隶属行政院管辖,但赵世锐深得陈超信任,明显带着委员长一系的烙印,按汪院长一惯的行事风格,就算赵世锐侦破了领事失踪一案,有大功傍身,但能在三五个月之内落实都算是快的了。

但这才几天?

“诬陷的事查清了?”

赵金山旁敲侧击的问道。

“不但查清了,还立了天大的功劳!”李登科笑呵呵的说道,“一桩凶杀害案,竟然引出了一桩天字号的内奸案,前两天南京城抓人都快抓疯了,这刚消停下来没多久……”

李登科又顿了一下“对了,被杀的那人你也可能认识……组织部监察处的孙振德……”

“嚓!”

像是被一道雷击中了一般,赵金山两眼直冒金星。

李登科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委员长亲自发电嘉奖……一个处长算什么?反正老子已经决定了,以后就抱紧这根大腿了……”

赵金山暗暗的咬了咬牙,垂着眼帘,装做惊喜的样子说道“竟然有这等好事?赶快给我说一说……”

“你可不要说出去?”李登科瞄了一眼开车的吴雄。

“放心!”赵金山拍了拍胸口。

到了估衣街,赵金山站在楼下,又安排着吴雄去送李登科。

十月的南京依旧酷热,正午的太阳晒的人脸皮发烫,但赵金山感觉自己正站在三九天的雪地里一般,浑身发寒。

仅仅从李登科的嘴里说出的这几个内奸,赵金山就能判断出,丹凤街的联络点被端了。

还有鼓楼北的大爆炸……

赵金山双眼怒涨,眼球马上就要挤出来的样子。

猛然觉察到有靠近了自己,赵金山心中一惊,伸手就往怀里摸去。

从警察厅出来的时候,赵世锐亲自把东西还给了他,其中就有一把手枪。

“是我!”耳边有人轻轻说了一句。

听到熟悉的声音,赵金山猛的松了一口气。

“先上去再说!”

赵金山点了点头。

“你怎么敢来这里!”上了楼之后,赵金山才惊问道。

这里是赵金山在南京公开的住址,许多人都知道。

赵金山的对面坐着一个女人,穿着旗袍,身材高挑。

但声音却是男声。

是有吉明的副手,领事馆的武官田。

“机密等级太高,领事阁下不放心交给别人,只能让我来……放心,你还没有暴露,南京的特务机构并没有怀疑到你……”

“你怎么知道?”赵金山惊疑不定的问道。

当知道代号孙先生的佐木不但暴露,还被赵世锐追查到了大盛洋行的时候,赵金山第一时间怀疑到自己也暴露了。

但他想不通,如果真识破了自己的身份,为什么陈超还敢放了自己?

“佐木和同妙阁下被炸的尸骨无存,大盛洋行被烧成了白地,什么也没留下来,现在唯一知道你身份的,便只有我和领事阁下……”

赵金山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脸色阴沉的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事情就是你被陈超抓进去之后起了变故……”田一件一件的说着……

南京政府没有上当,不但没有暗杀陈浩秋,反而消除了陈浩秋和杨虎之间的误会。

如此一来,想让特务处与青帮火拼的计划便泡汤了。

佐木看整个计划有失败的迹像,利令智昏,让陈昌向陈群坦露了自己是汉奸的身份,想要胁迫陈群提前发动,引起复兴社与青帮火拼。

他也更没想到,陈群反应竟然这么大,不但不答应,还亲自带人到南京

来绑架陈昌。

然后佐木暴露,孙先生的身份被赵世锐识破,赵世锐追查到了丹凤街,岸田又交待出了大盛洋行和内奸名单……

赵金山实在不敢相信,让整个南京的日谍组织全军覆没的元凶,竟然是佐木和陈群大意之下留下的两个活口?

赵金山全身都在发颤,他恨不得现在就找到陈群,将他碎尸万段。

“陈群为什么不答应?”许久之后,赵金山才咬着牙问道。

原本的计划就是如此,但佐木将诱叛改成了胁迫,时间还提前了好几步。

“他说陈昌这是在玩火**……而且委员长也绝不可能让他顶替杨虎,掌控青帮……”

陈群甚至苦劝陈昌,让他按步就班,依照陈祖燕为他铺就好的金光大道稳步擢升既可。

但佐木很清楚,赵金山等不了那么久。

“陈群现在在哪?”赵金山咬牙切齿的问道。

“前两天还在上海!”田回道,“孙振德之死引发了内奸案,在南京并不是秘密,陈群肯定听到了风声,怕我们报复,出现了几天后又消失了……”

“陈昌呢?”赵金山问道,“抓捕行动是四大特务机构联合行动,陈祖燕肯定不会瞒他,他为什么没提前传消息出来?”

“他也是猝然不及,在接到陈祖燕下达的抓捕命令时,陈昌才根据孙振德的死因猜到一点,但当时已经来不及了,他根本没办法把消息传出来……”

“他现在在哪?”

“受伤了,在中央医院!”

“意思就是现在联系不上他?”赵金山猛的一惊。

“联系倒能联系的上,陈公馆还有一个我们的内线,但只是一个下人,轻易接触不到陈昌……”

“佐木和同妙刚死,陈昌也受伤了,怎么就这么巧?你们就不怕这是南京特务机构故意设的圈套?”赵金山惊声问道。

“应该不会!”田回道,“抓捕的时候,他和方不为一组,两个人是一起受的伤……”

“还有方不为?”

“砰”的一声,赵金山重重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伤的重不重?”

“陈昌是隔着门中了两枪,没伤到要害……方不为是中枪后摔下了楼,身上多处骨折,但不至于瘫痪……”

赵金山长出了一口气。

事态还没有发展到最坏的程度。

杨定安刚一暴露,便想胁迫杨虎,却被杨虎当场打死。

李无病也是在刚一暴露便自杀了!

等于这两人一个字都没来得及交待就死了,陈群和陈昌并没有暴露。

诬陷案也只查到了这一步。

佐木死了,同妙也死了,大盛洋盛发生过爆炸不说,还起了大火……

赵金山安然无恙,针对陈昌和方不为的计划也没有泄露。

现在唯一担心的是陈群。

“赵世锐能画出佐木的画像,为什么就没有画出陈群?”赵金山冷声问道。

“当然也画出来了!”田回道,“但陈群这两年相貌变化极大,再加上他一直在上海深居简出,南京城里能认出他的没有几个……”

陈群性格偏激,自去职之后,一恨委员长不念旧情,二怕委员长派人暗杀,整日焦虑不安,两年的时间,像是老了十岁一样。

再加上暴瘦了几十斤,模样早已大变。

就连谷振龙见到他的时候,也大吃了一惊。

“还有,陈周和白世雄也被人杀了……南京方面可能会怀疑他们的死与内奸案有关,不知会不会牵连到你……”田又说道。

“陈群下的手?”赵金山冷笑道。

田点了点头“南京城里能根据画像认出陈群的,也就只有这两个

了!”

赵金山直接冷笑出了声。

“不愧是从事过秘密活动的老革命,一有风吹草动,便能当机立断……放心,就算陈群暴露了,也怀疑不到我的身上……通知上海,想办法找到陈群,尽快处理掉!”

“那陈昌这边怎么办?”田问道。

“只要让陈昌相信,是南京政府下的手就可以了!”

“好!”田回道。

他看了赵金山一眼,稍稍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上海方面认为,此次事件,你应负主要责任!”

赵金山脸色一黯。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推卸责任,请转告机关长,等计划成功之后,我会向天皇谢罪……”

田点了点头。

几分钟之后,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出了赵金山的楼。

“只要赵金山不怀疑陈周和白世雄的死因,就等于最后的一个漏洞也被补上了……”陈超松了一口气。

“还有夜总会被烧这一点,你打算怎么圆过去?”谷振龙又问道。

“不用我来圆,赵金山自己会找借口!”方不为回道。

“这只是赵金山的后手之一,准备用来撇清和陈群之间的关系的。陈群没有暴露,自然还用不上。没人问他,赵金山应该也不会提!”陈祖燕回道。

“赵世锐肯定会问的!”方不为回道。

“你觉的赵金山会怎么说?”陈超好奇的问道。

“有现成的两个背锅的,赵金山不会不用的!”方不为冷笑道。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