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陈昌受伤了!

是在抓捕名单上的一位内奸的行动中,内奸狗急跳墙,拼死反抗,开枪打伤了陈昌。

中了两枪,一枪在肩,一枪在胸。

“恰好”错开了要害。

陈昌要养伤,自然没办法再替日本人探查消息,也更不能随意活动。

陈公馆里有一个下人也是内奸,陈祖燕没有动他,专门留着用来放假消息,所以日本领事馆在第二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有吉明一点都没有起疑。

此次内奸案涉及部门之广,人员之多,再次刷新了国民政府的纪录。

按谷振龙传来的小道消息,委员长砸了整整一夜的东西,差点掏枪毙人。

委员长亲自发电,命谷振龙权负责,各特务机构,包括侍从室,复兴社等部门无条件配合,连夜抓捕。

这次的抓捕行动可谓雷厉风行,又快又准。

名单上涉的人物,除了几个近期外派国外的,竟无一漏br />

南京与地方同时行动,各部协同配合,行动既迅速又高效,就连方不为也大吃了一惊。

他从来没想到,真能拧成一股绳的时候,国民政府竟然能这么厉害。

炸药的来历也查清了。

是日谍份子买通地方军阀,以走私的名义从卫戍部队里捣腾出来的。

宋元良被降了两级,职级成了中校,但依然还是师长,为此还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就连张将军也被委员长发电申斥。

也幸亏是黑火药,要是tnt之类的高爆炸药,方不为哪里还有命在?

案件看似告一段落,但只有真正知情的几位知道,挖出萝卜带出了泥,离真正的结案,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

谷振龙让医院紧急开辟了一个区域,用来安排重要病人。并且调动了宪兵侍卫队,将这一区域完与外界隔绝。

方不为,佐木,还有同妙都被安排在这里。

“同妙?”在看到同妙的第一眼时,谷振龙吓了一大跳。

他没有想到,方不为竟然无意间搂到了这么大的一条鱼。

“刘安强死的值了!”谷振龙看着同妙,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好办啊!”旁边的陈超捏着下巴说道,“按方不为的说法,这两个一个要拉手雷,一个点了炸药,都是一心求死,就算救下了又能问出什么?”

“慢慢来,有的是时间!”谷振龙冷笑道,“这次和上次的玄苦不一样,名单得到了,该查的查到了,该抓的也抓了,该藏的也藏了下来,剩下的着急也没用……”

谷振龙是想慢慢炮制。

果然没出方不为所料,佐木和同妙醒过来之后,所做出的举动出奇的一致。

咬紧牙关不开口,更拒绝治疗。

医生没办法,只好将他们绑在病床上,并定时注射镇静剂。

谷振龙没有急着审问,他只责令医院力救治,尽快让他们恢复。

养好了身体,才能经受住更重的刑讯。

方不为给谷振龙提议,一定要问出佐木和同妙口中的那位“大蛇”是谁。

……

方不为就住在同妙的隔壁。

医生对他做了最面最细致的检查,除了骨折之外,最重的伤也只是震伤了脾脏。

谷振龙等人连呼方不为的好运气。

也只能归结于运气了。

想想刘安强,再想想从后墙下抬出来的十多具尸体,几位长官就一阵后怕。

在他本人的强烈要求下,方不为并没有做手术,只是请了个正骨的老中医,将断裂的骨头恢复到了原位。

看他的伤情稳定之后,几位长官便如约而至,聚到了方不为的病房。

按理说,就以提前拿到了名单,将所有内奸抓捕归案这一点来说,这次的计划完超出了方不为以及各位长官的期望,对方不为如何褒扬都不为过。

更不用说还抓到了同妙这样的人物。

但出乎方不为预料的是,除了陈祖燕之外,几位长官开始对他连番批斗。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谷振龙甚至骂他阴奉阳违,抗命不遵……

方不为一头的冷汗。

因为立功负伤而让长官责骂的,整个民国怕也找不出来几个。

方不为只能诚肯的承认错误。

谷振龙和陈超骂的越狠,陈祖燕的脸就越红。

方不为怕他尴尬,只好主动解释“卑职之所以负伤,也是因为预料不足,和保陈昌并无直接的关系……”

方不为说的不是虚话,而是真的这样认为。

谁也没料到,内奸名单不在大盛洋行,反而在丹凤街。

在不知道这一点的前提下,想要拿到名单,就必须活捉孙先生,并保有可能藏在大盛洋行的资料。

做到第一点很容易。

佐木已经暴露,以方不为的身手,抓到他并不难。

但想要做到第二点,方不为只能狐身闯虎穴。

谁又能料到,大盛洋行还藏了一个多智近妖的同妙?

也更没料到,这一组间谍狠绝至极,根本没给自己留后路?

阴差阳错之下,才出了这么大的变故。

可惜了刘安强。

方不为不断的在自责自己当时光想着保资料,以及如何抓到活着的孙先生,竟然没想到向外示警?

但方不为根本没想到,地下室除了汽油,竟然还有炸药?

只是汽油的话,根本炸不塌房子。

方不为一阵黯然,之后又问着谷振龙“司令,刘处长的妻儿还在南京吧?”

谷振龙下意识的皱紧了眉头“此事不需要你操心,你好好养伤就是!”

他之前一直觉的方不为有情有义这一点是优点,但现在谷振龙却发现这成了方不为身上致命的弱点。

“日后若要上了战场,每死一个手下,你是不是也要像现在这般自责?”谷振龙冷声问道。

方不为猛的一愣,只是一瞬间,额头上便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卑职错了……”方不为低下了头。

“知道就好!”谷振龙点了点头,手一伸,从桌子上拿过了一本卷宗。

“内奸抓到了,孙先生和同妙也到案了,但这案子还没完……”

谷振龙说着,从档案袋中拿出了几张残缺不的纸片,还有一张只剩一半的照片。

都是从大盛洋行的地下室挖出来的。

“用你的思路推断一下,为什么有关你的资料比内奸的名单还重要?”谷振龙把碎纸和照片递给了方不为。

不单单是谷振龙等人这样认为,就连方不为也是这样的想法。

丹凤街不但是日谍设在南京的情报中转站和汇总点,更藏有内奸名单这样的绝密,那里的警卫力量虽然不弱,但与大盛洋行相比,就不值一提了。

大盛洋行这里,不但有杂货店,昌盛商行这样的示警点,只有一墙之隔的货场仓库里更备有几十号精锐特工。

再加上埋在地下的几百斤炸药,还有同妙和孙先生这样的人物坐镇……

但谷振龙掘地三丈,除了有关方不为的资料之外,再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以此可以证明,在日本人眼里,有关方不为的情报,才是最高一级的绝密。

方不为也想不通。

他先接过了碎纸,快速的扫了一遍。

方世齐……中医……肖在明,南京中学……陆军大学……特务处。

这一部分是有关方不为身世和经历的资料。

性格沉默寡言,不善言辞……

这是他穿越之前的性格。

颅骨骨折……左腿中弹……受伤失忆……

后面还有。

贪小利,但重情义……

方不为一头雾水,他不知道日本人是根据什么信息分析出来的这一点?

何止是小利,自己贪墨的钱财都能堆出一座金山了。

当看到最后一张纸片时,方不为看到了一个久违的名字。

姚玉君。

方不为终于知道,他当时在地下室看到的那些照片是怎么来的了。

怪不得他一点印像都没有。

看起来像是照相馆拍的那几张,肯定是姚玉君哄骗之前的自己拍的。

赤身**的那几张,就是姚玉君试图麻翻自己,让司机把自己背回姚公馆的那一次,在姚玉君的大床上拍的……

方不为更加惊讶了。

日本人竟然在那个时候,就盯上了自己?

他更想不通日本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日本人已经知道上海使馆事件邮轮事件的内情,根本不需要证据,逼着南京政府交人就行了,何必要多此一举?

“司令,卑职也想不明白……”方不为将资料还给了谷振龙。

“等等!”陈祖燕伸出了手,把资料接了过去。

“枪法准,身手敏捷……”

“喜食偏淡偏甜之物……”

……

陈祖燕念叨了几句,又说道“日本人为什么连你说话时的腔调,爱吃的东西,甚至走路的姿势都要收集……我怀疑,他们还想来一次李代桃僵的把戏……”

“想多了吧!”陈超反驳道,“方不为可没有像陈昌陈朋一样,在外失散过多年……日本人怎么代,让谁代?”

“等等!”方不为心头一跳。

他想到了于二君第一次见到自己真实面目时的情况,还有和杜月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林先生?

林先生是朝鲜人,代号孙先生的佐木也是朝鲜人,同妙这一次用的身份也是朝鲜人,以装卸工人的名义藏在货场的这些日本特工的身份都是朝鲜人……

陈祖燕的猜测,很有可能就是事实。

“林先生?”方不为咬着牙说出了三个字。

“什么林先生?”谷振龙问道。

……

“还真是想李代桃僵?”陈超张大了嘴。

“我去找于二君……”谷振龙一脸的冷峻。

“我去给杜月生发电报……”马春风又说道。

他们是想查一查这位和方不为神似的“林先生”的来路。

“关键还是要想办法让佐木和同妙开口……”

说这句的时候,陈超又看了一眼陈祖燕。

直到此时,他才觉的方不为为了迁就陈祖燕,绕那么大的弯子的行动计划有了些价值。

“陈昌……方不为……李代桃僵?”陈祖燕念叨了一句,脸色一变,冷不丁的说道。“日本人也想双剑合璧?

“什么意思?”陈超没反应来。

“特务处?”谷振龙极度惊骇的看着陈祖燕。

陈祖燕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

陈祖燕所说的这个词,只有他和谷振龙最了解其中的含义。

方不为也猜到过一些。

按照陈祖燕的设想,是想让陈昌顶替贺清南,掌控党调处和特工总部,同时将马春风调离,让方不为上位。

所以陈祖燕才计划让陈昌和方不为多多接触,增深友谊,等二人上位之后,自然就会消弥现在特工总部和特务处如生死仇敌的死局。

谷振龙对于第一点没任何异议,但他不同意一直让方不为干特务。

当然,这都是陈祖燕的设想,就算成功,最快也是两三年之后的事情。

马春风在场,陈祖燕和谷振龙自然不会解释那么清楚。

陈超和马春风听不明白,但方不为怎么可能不明白?

他觉的嗓子直发干。

特么的!

日本人之所以从一开始的目标就直指马春风,最终就是想让自己上位!

马春风下马之后,谁接任都无所谓,到了必要的时候,栽赃诬陷更甚至是暗杀,除掉就行了。

只要“方不为”能够不断的“立功”,职位自然会不断高升,当上特务处处长是迟早的一天。

到时候,陈昌控制着党调处和特工总部,方不为的替身控制着特务处……

怪不得看到自己的长相时,佐木才那般震惊,更急声催促让自己逃命。

废了这么大的功夫,替身还没有将自己替换掉,日本人怎么可能舍得让自己死?

方不为猛的打了个寒颤。

……

“林子安,二十二岁,朝鲜龙山人,是已故朝鲜抗日志士林光洙之子,少年时一直生活在朝鲜,四年前被接到上海,担任朝鲜临时政府财务总长的秘书,主要以经商的形式为朝鲜临时政府筹集资金,与于二君有过生意来往……”

“呵呵!”陈超冷笑道,“怕又是一个‘陈昌’吧!”

应该是朝鲜版的“尹知闻!”

方不为暗暗的想道。

众人默然。

日本人连陈昌陈朋都能对换,换个已故朝鲜志士的遗孤又有什么难的?

怪不得杜月生也认识。

朝鲜临时政府就设在上海法租界,还是在杜月生的暗中支持下建立起来的。

听起来名头很大,内部机构非常健,但有将无兵,有的部甚至只有一个部长,一个手下都没有。

整个朝鲜临时政府常驻上海的,也就几十号人。

“于二君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一年前,当时他是代表朝鲜临时政府,赴南洋寻求联盟的……”谷振龙说道。

“杜月生最后一次见他是年节之前,林子安声称母亲病重,要回朝鲜探亲……”马春风又说道,“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姚玉君开始有意的接触方不为!”

方不为也大概能猜到来龙去脉了。

也就是那个时候,日本人发现自己和林子安长的几乎一模一样,便有了李代桃僵的计划。

林子安自然不能频繁出现,只能借口回朝鲜,然后等待合适的时机替换自己。

说不定日本人还计划着让自己再发生一次意外。

能失忆第一次,自然也能失忆第二次……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