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那他来南京之前,在北平惹的那些仇家呢?”方不为又问道。

这还是李无病查到的,说赵金山是在北平得罪了什么人,才来的南京。

“老板没提过,我真不清楚!”吴雄回道。

方不为盯着吴雄看了几秒,看来吴雄是真不知道。

这两位知道的也就仅限这些了,留着也没什么用。

“还要劳烦两位,一有赵老板的消息,请马上通知他,让他来找我!”方不为给李局长和吴雄抱了抱拳,“早点把这些人挖出来,赵老板也能早一天正常做生意!”

“长官放心,如果有老板的消息,我一定转达到!”吴雄回道。

送走了这两位,方不为又去了三楼。

谷振龙也陈祖燕都在,这两位是专程来询问案情进展的。≈1t;i>≈1t;/i>

“你说放火的和放枪的是同一伙人?”陈祖燕扬了扬手里的卷宗。

“卑职确实这样设想过!”方不为回道。

“放枪又放火……这伙人的胆子大到没边了?”谷振龙黑着脸,浑身都往外溢着怒火。

就算天下不太平,南京也是都,对治安不是一般的重视。谷振龙和陈主要负责都治安,出现这样的事情,自然极为震怒。

“方不为怀疑,这两起事件都和赵金山脱不了干系……”

陈话还没说完,就被谷振龙打断“能没干系?放枪和放火的都是他的夜总会……这中间的干系大了去了……”

“也怪我,一个大意,把赵金山给放了……”陈自责道。≈1t;i>≈1t;/i>

“后悔也没用!”陈祖燕劝了一句,又问着方不为“有没有线索?”

方不为叹了一口气“唯一能确认的是那辆别克车。但找了一晚上,都没有找到目标车辆。卑职也让刘处长去查问过,从八点半起火,到我让他通知各城门的宪兵开始盘查出城车辆之前,出了城的别克小车有七八辆……”

“跑了?”谷振龙瞪眼问道。

方不为沉吟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十之**,放完火之后,这辆别克车就出了城。

“这个时间点放火?看这些人行事的风格,与你的推断越来越近了!”陈祖燕又说道,“你怀疑这些人可能接触过赵金山,那赵世锐的行踪,有没有可能就是赵金山透露出去的?”≈1t;i>≈1t;/i>

“可能性不大!”谷振龙说道,“赵金山真要遂了对方的意,也不会遭到这么大的报复!”

方不为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就没在卷宗里提过。

“放火的人跑了,赵金山再要找不到,就等于线索断了……”陈祖燕沉着脸说道,“还有两天时间了!”

其他几位的脸色也不好看。

难道两天之后,真要将马春风撤职查办?

方不为咬了咬牙。

他决定用引蛇出洞这一招,看能不能引得对方再动一次。

“报告!”

是张副官。

方不为走出去,看到张副官一脸的古怪之色。≈1t;i>≈1t;/i>

“有司令的电报!”

“邮传局送过来的?”方不为冷声问道。

张副官点了点头。

方不为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怒!

喜的是对方再一次动了。

怒的是对方越来越明目张胆,竟然敢通过公共渠道电报?

这岂止是目中无人!

方不为咬了咬牙,把信封接了过来。

其他几位,包括赵世锐在内,脸色都不是一般的难看。

方不为也没客气,直接拆开了信封。

话不多,只有一句。

但只是在一瞬间,方不为的心就如擂鼓一般的跳了起来,浑身的血都直往头上涌。≈1t;i>≈1t;/i>

不是他不够镇定,是电报上的内容太过匪夷所思。

“这次又告的是谁?”谷振龙冷声问道。

方不为抬起头来,目光从谷振龙,陈祖燕,及陈的脸上扫过,默不作声的把电报递了上去。

“想用一个毛头小子翻案,可笑!”谷振龙念了一句,脸色当既就变了。

“谁说出去的?”谷振龙涨红着脸,怒视着陈祖燕和陈。

陈祖燕和陈的脸色更难看。

他们敢誓,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厅长,马上派人,把李局长和吴雄追回来……”方不为冷声说道。

自己在替赵世锐翻案的事情,除了房间里的这几位和谷振龙的几位手下,能猜出来的,就只有昨晚上接触过李局长,还有刚刚送走的吴雄。≈1t;i>≈1t;/i>

相对比来说,李局长吴雄的嫌疑更大。

陈“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快步的跑了出去。

“把刘安强和连风也带来……张永昌……”谷振龙怒吼道。

连营长和刘安强跟着方不为去过现场。而且连营长还带人负责这一层的警卫,刘安强则被谷振龙安排给了方不为当助手。

方不为咬了咬牙。

可笑自己还想着用引蛇出洞这一招,原来对方对自己的行踪早就了若指掌。

派自己翻案这一点,知道的人有十好几个,但哪个基本上都是绝对难信得过的人物,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

自己没向任何人说过,马春风和赵世锐一直被软禁,那就只有剩下的三位和谷振龙的几位手下了。

这才是让方不为最为惊骇的。

“与其怀疑我们两个,还不如怀疑你手下的人?”

看谷振龙跟看贼一样的眼神,陈祖燕怒道。

“放心,要真是这几个王八蛋,老子当场毙了他……”谷振龙猛的掏出手枪,拍在了桌子上。

“司令,到隔壁吧!”方不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间房被方不为设成了指挥部,满墙都是写着线索和疑点的小纸条。

先进来的是张副官,谷振龙一怒之下,直接把打开了保险的手枪顶在了他的脑门上,张副官的脸色瞬间就没了血色。

……

“司令,真的不是我……”张副官急声说道,“我这几天根本没下过楼,连话都没和别人多说过一句……”

张副官确实又紧张又害怕,但方不为也能看的出来,他说谎的可能性不大。

接下来便是刘安强和连营长,包括负责这一层警戒的警卫,全都被谷振龙审了一遍。

都很正常。

“你小子不会是惊慌之下,大失水准了吧?”谷振龙斜眼问道。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