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方不为没说话,心里却生出几分负罪感。

他确实是想还钱。

方不为也料到于二君肯定不会要这个钱,但他又必须在向谷振龙提出对肖在明安排建议的时候,把这钱拿出来。

不然效果就会打好几个折扣。

如果是定下肖在明的去向之后,再谈入股的事情,难免会让人浮想联翩,更会有人联想到肖在明是不是和于二君暗中有什么勾结。

还不如在决定之前,大大方方的说明此事,也更能加重筹码。

其他眼红其中的好处,想挤进来分一杯羹的人也会想一想,能不能拿出这多的钱出来。

另外,有了这二十万英磅,就算肖在明做不了官方代表的主要负责人,也会加重他在其中的影响力。≈1t;i>≈1t;/i>

方不为这也是无奈之举。

看方不为再不推辞,原本一个恼怒,一个严厉的于二君和谷振龙相视一笑,竟生出几份惺惺相惜的意味来。

马春风是真的佩服。

做人做到方不为这种程度,他是生平仅见。

于二君眉开眼笑的收起了存单,称到时会算到肖在明的头上。

在民国,这种现像多如牛毛,一点都不出奇。政府也大肆鼓励官绅阶层展实业,所以民国官场,才会越来越黑暗。

聊了几句药厂的事情,谷振龙便勿勿离开。

筹办这么大的药厂,不算小事,就算委员长已同意,并大力技持,于二君甚至能当场出资,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启动得了的。≈1t;i>≈1t;/i>

临走之前,谷振龙还劝了于二君几句,让他耐心等待几天。

于二君再心急,也知道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实在太多,必须要提前协调各方。

马春风也彻底将中央饭店的护卫任务移交给了方不为。

在方不为看来,于二君的护卫已是严之又严,被称为密不透风也不为过。

中央饭店本就在总统府内,外围警戒如天罗地网。他来之前,光是从总统府门口到饭店门口,这短短的百来十米,就走了近半个小时。

再加上饭店外围的特工总部和宪兵侍卫队,将饭店围了个水泄不通,完全可以杜绝刺客潜入饭店的可能。

而特务处的主要工作,便成了防止日本间谍渗透,主要以防谍为主。≈1t;i>≈1t;/i>

于二君的随行人员已全部被送走,只剩下了他与叶无相两个人,根本用不到这么多人。

人越多,漏洞越多,还不如只留少数几个信的过的人,尽可能的减少给日本人钻空子的机会。

所以方不为与马春风商量过后,只留下了反谍股的核心人员,其余人员全部撤出。

等相关人员安排到位,方不为再次回到于二君的房间之后,于二君便开始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方不为则有些尴尬。

他是真没料到,自己的身份会暴露的这么快。

“不为真是不不起啊……日后必定会大有做为!”许久之后,于二君才感叹了一句。

至于谷振龙等人为何那般看重方不为,于二君已经一点都不好奇了。≈1t;i>≈1t;/i>

无论是秉性,还是能力,方不为都是他生平仅见。换成他于二君,只会做的更夸张。

“借于先生吉言……”方不为客气了一句。

“还要劳烦你陪我几天,我对其他人,实在是不敢信任了!”于二君又说道。

“于先生不必客气,这都是我的份内之事!”方不为回道。

他稍稍顿了一下,又问着于二君“不知先生对叶少爷等人是如何安排的?”

“你放心,所有人员,包括秋水在内,我都已妥善安置,近期不会让他们回南洋……”

方不为点了点头,看来于二君也想到了。

日本人找不出任何自证的证据,现在想要查到邮轮事件的真相,只能从于二君身上想办法。≈1t;i>≈1t;/i>

能买通林仙如,于秋水的贴身保姆这样的人当内奸,可想而知日本谍报机构对南洋各家族的渗透力度。

在邮轮上,方不为出现的太突兀了,于二君私人医生这样的身份,骗骗美国人还行,根本不可能瞒过日本间谍。

一旦随行于二君回国的人员当中有人被日本人抓到,肯定会交待出此事,方不为暴露的风险也就会大不少。

所以方不为才会有此担心。

接下来几天,于二君足不出户,开始研究制定药厂的筹建计划,方不为也会时不时的在旁边出点主意。

……

上海,日本领事馆。

一间风格古朴的办公室里,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松本正在翻阅一些资料。≈1t;i>≈1t;/i>

松本是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的副领事,统领警察课,负责在华情报工作。

警察课的全称是特别高等警察课,又称特高课。

“再没有了?”松本一郎将手中的资料翻了两遍,有些失望的问着站在对面的下属。

此次邮轮事件,日本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且百口莫辩,外务内务两省分别派遣大批精锐入宁,誓要找出证据,抓到真凶。

而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还在南京滞留的南洋联盟代表于二君。

派人去南京之前,松本一郎还曾奢望过,能够彻底查清美国邮轮的事件始末。

但他没想到,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派到南京的人连于二君的具体行踪都没有掌握,更遑论绑架逼供了。

“是的,阁下!”属下回道。

“你先下去吧!”松本说道。

等属下退出,关好门之后,一位头花白的日本人从暗门口走了出来。

“让阁下失望了!”等老人坐下之后,松本将手中的资料递了过去。

“松本君过于自谦了!”老人回了一句,接过资料翻看了起来。

为调查此次事件真相,两省与6军部联合,启用在华各大特务机关,想尽了一切办法调查此事,甚至连基本已进入退休状态,在日本本土休养的老人也请了出来。

这位老人正是在三年前出现在南京,以得道高僧的身份,在党国高层中展高级间谍的同妙。

已被方不为查出并缉拿归案的玄苦,便是他曾经的助理。

“短短半月,能查到这么多情报,你已算是尽力了……”同妙看完资料之后,又叹了一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