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刚刚下车的高思中头皮一麻,顾不得什么节制不节制了,边跑边急声喊道“方不为……”

跟在他身后的车庆丰更是吓的一哆嗦,大吼了一声“住手!”

车庆丰之前还想着车上的人一报上汪院长的名头,方不为就算不会吓的抖,也肯定会乖乖放行。

但车庆丰没想道,方不为问都不问对方的来路,直接就来硬的!

真要开了枪打死了汪院长的人,近在咫迟的他能逃得了?

看着好像大难临头的高思中和车庆丰,方不为用鼻子哼了一声。

这两个人现在的样子,不就是昨晚上田立成的做派么?

刚刚好反了个个!

再要给对面车上的大汉挂上一串手雷,情形是何其的相像!≈1t;i>≈1t;/i>

方不为眉头一皱,冷声说道“此等小事,不用劳驾两位长官,让卑职来处理就好!”

一看车庆丰站在圈子外边,想进又不敢进的样子,方不为就知道他在打着什么主意。方不为这样说,就是在给他找台阶下,意思是没事就别来掺合了。

方不为的声音不小,车庆丰脸上一喜,心里暗赞了一声高思中真没说错,这小子真是个会来事的。

方不为恰恰也是搜捕行动的主办人,节制着整个特务处本部,而参与搜捕的宪兵不论官职高低,今天得到的命令都是要听从特务处和特工总部的安排。有了方不为这一句,车庆丰就能摘掉自己身上的责任了。

“方不为,你好大的胆子……”车庆丰只是站在外面喊骂,脚下却一步都不往前走了。≈1t;i>≈1t;/i>

车庆丰真要想拦自己,几百号宪兵就在旁边,一声军令一下,谁敢不从?

车庆丰这明显就是不想担责任,也不想得罪人。

高思中却急的就像是跳上了灶台的老鼠,三步并做两步,飞一般的冲到了方不为身边,连气都没来的及喘,就凑到方不为的耳边说道“别冲动,这是汪院长的车?”

“谁?”方不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高思中又重复了一遍。

方不为就算没有见识,但是有常识。

国民政府的二号人物,出行就这么简单?

方不为又瞅了瞅车上的那几个大汉。

“不是汪院长本人,但车庆丰说他好像见过汪院长坐过这辆车……”高思中用最快的度说出了车庆丰的原话。≈1t;i>≈1t;/i>

一个“好像,”就把堂堂的宪兵团长吓的丢了魂一样?

黄浦军校出来的,也并非个个都是悍勇忠义之辈。

方不为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就不想再理会车庆丰了。

车上的大汉给的通行证是铁路部管理司的,就算铁路部是行政院的下属机构,但管理司和汪院长差着无数级呢,两者是怎么扯上了关系的?

方不为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铁路部管理司?”高思中念叨了一句,转念一想,就明白了。

“汪院长兼任过交通部部长,但时间不长,只有两三个月。当时他原来的秘书曾中明担任的是交通部路政司的司长,后来路政司从交通部分离出去,单独成立了铁路部,曾中明现在是铁路部的次长……”≈1t;i>≈1t;/i>

高思中仔细的看了一眼车里坐着的人“车里的人不是曾中明,但这辆车应该就是曾中明的,车上的人肯定是曾中明派出来办事的……”

这样一来,更加证实车庆丰的猜想,汪院长坐过以前的秘书的车,这不很正常么?

高思中三言两语的说了林双龙的遭遇,悄悄劝着让方不为放行。

但方不为丝毫不为所动,急的高思中直咬牙。

因为方不为越来越觉的不对劲了。

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车上的人下来,车外面的那些大汉也都像是在等着看戏一样,一点都不着急。

如果按照前世广为流传的无脑打脸桥段展,这个正对着自己的大汉不应该是大笑三声之后,要么悍不畏死的顶着枪口往前走,要么用说出来吓死你的口吻报上车里坐的人是什么身份,吓的自己身心俱震,又悔又惊……≈1t;i>≈1t;/i>

可这些人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样耗着有什意思?

方不为悄悄给高思中耳语了一句,让高思中去车庆丰那里,把那张委员长签的军令要了过来。

高思中一拍额头,心想着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有了委员长的谕令,也等于多了一层护身符。就算是汪院长的人也得掂量一二。

等高思中把军令递给方不为,方不为再次抬眼一看,看到大汉的眼神不对,好像往远处眺望着,他下意识的一回头,看到城墙上的宪兵竟然全都在朝着这个方向移动。

“车长官,莫非是你下的军令?”方不为伸手一指城墙,紧声问着车庆丰。

方不为一声冷喝,车庆丰也被吓了一跳,连对方不为非常无礼的态度和语气也顾不上深思了。

“二营三营全都调由苏民生,肯定是他在调动人员……”车庆丰看着城墙说道。

玄武湖的人一撤,就等于撤掉了整个包围圈,如果江右良真藏在玄武湖,让他趁机跑了的话,苏民生拿命顶都不够。

方不为一急,刚要下令,一辆小轿车又如飞机一般的冲了过来。

没等小车停稳,苏民生就跳了下来,边跑边问道“怎么回事?”

“你怎么能把封锁撤掉?”方不为哪里能顾得上客气,直接喝问道。

看着方不为严厉的脸色,苏民生下意识的一愣“我听到了枪声,又看到这边有异动,还以为江右良出现了……

你放心,我只是撤了靠近子午路这一段的人手,整个包围圈还在……”

可能是猜到方不为在着急什么,苏民生又加了一句。

还好!方不为松了一口气。

他来之前,子午路正常戒严,全都按兵不动。苏民生只是撤了靠近路边的这一段,那最多也就是把包围圈扩大了一些而已。

方不为气的哭笑不得,但又没办法责怪苏民生。

他刚听到枪响的时候,也是如苏民生一般的想法。不过他留了个心眼,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安排邢明生、郑立涛原地戒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