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何文涛被贬为士兵之后,只是挂了一个士兵的名,从来不去军营点卯,以养病为由,待在大梁城里,整天吃喝玩乐,过着纨绔生活。

一天,日晒三竿,何文涛从宿醉中醒来,叫仆役去街上买了些饭食,自己洗漱一番,吃了饭食,怀里揣着银子和几个小物件,哼着小曲儿,优哉游哉地出门上街,朝一家茶楼走去。

茶楼里很是热闹,三五成群坐着一些人,这些人大多都是何文涛这样的纨绔子弟,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吃喝玩乐上面。

何文涛进了茶楼,那些纨绔朋友纷纷向何文涛打着招呼,何文涛一一回应,上了二楼,挑了一个座位坐下。

伙计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说道“何爷,您有日子没来了,可想死奴才了。”

何文涛拿着一把折扇,展开了,装模作样地扇了几下,说道“你这油嘴奴才,我才三天没来你就想我了,你是想我这个人,还是想我腰包里的银子?”

伙计嘿嘿笑着,说道“都想,都想。”

“狗奴才,”何文涛笑骂一句,掏出几两碎银子扔到了桌子上,说道“老样子,一壶香茶,一盘点心,一盘干果,剩下的赏你了。”

“谢谢爷,谢谢爷,”伙计收起了碎银子,笑呵呵地下去了。

周围的几个闲人懒汉见了何文涛,纷纷凑过来,满脸堆笑,没话找话地和何文涛聊了起来。这些闲人懒汉是专门陪着纨绔子弟玩儿的,纨绔子弟玩得高兴,请他们吃喝玩乐,赏他们银子,他们以此为生,被称为“帮闲”。

何文涛问几个帮闲,“今天说的是什么书呀?”

一个帮闲说道“接着昨天讲牛郎织女,正讲到织女在湖里洗澡,牛郎偷了织女的衣服,织女急得不知所措。”

何文涛淫笑起来,说道“好,好,这个故事好,说书的怎么还不来呀?”

何文涛把伙计叫了过来,伙计说,说书人家里临时有事,晚一会儿才能过来。

何文涛不高兴了,说道“一个臭说书的,还摆起谱来了。”

伙计说道“何爷息怒,息怒,说书的真的是家里有事。”

何文涛撇了一下嘴,说道“好吧,反正爷今天也没事,就等着吧。”

何文涛和几个帮闲等得无聊,就从袖子里拿出了小瓶子,打开小瓶子,取出一只只威风凛凛的蟋蟀,放到罐子里,斗蟋蟀玩儿。

斗蟋蟀要赌钱,帮闲们拿出碎银子、铜板,凑了几份钱与何文涛赌,结果,全都输给了何文涛。

“我这黑铁头厉害吧?”何文涛很是得意。

帮闲们唉声叹气,说道“何爷的黑铁头这么厉害,今天我们是输得心服口服。”

何文涛哈哈大笑,把桌子上帮闲们凑的碎银子、铜板都推了回去,说道“爷不要你们的钱,爷就图个乐呵。”

“谢谢何爷,谢谢何爷,”帮闲们七手八脚地抓着,眨眼的功夫就把一桌子碎银子、铜板给瓜分了。

帮闲们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吹捧何文涛,吹捧何文涛的黑铁头,把何文涛吹得飘飘然。

这时,有人高声说道“谁的黑铁头那么厉害,我的铁甲金刚不服,愿与之一战。”

众人循声一看,纷纷起身,上前躬身行礼,“见过三十六爷。”

一个十**岁的青年微微颔首,派头十足,扬了一下手,说道“都免礼,免礼。”

这青年是魏亮之的第三十六个儿子魏允知,是三十六王子,大梁城里威名赫赫的大纨绔。

刚才,众人以何文涛为中心,现在魏允知来了,何文涛自然要把中心的位置让给了魏允知。

魏允知坦然而坐,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瓶子,瓶子里装着一只大蟋蟀,说道“老何,来吧,让我的铁甲金刚和你的黑铁头较量较量。”

魏允知和何文涛斗起了蟋蟀,帮闲们在旁边大呼小叫,活跃气氛,结果斗了几十个回合,黑铁头被铁甲金刚咬掉了一条腿,败下阵来。

何文涛朝魏允知拱了拱手,说道“三十六爷,小的甘拜下风。”

魏允知美滋滋的,很高兴,何文涛跻身帮闲行列,和众帮闲一起,讨好魏允知。

何文涛正使劲地巴结讨好魏允知,突然,家里的一个仆役走了过来,轻轻地拍了何文涛一下,说道“爷,我有事和您说,很重要的事。”

何文涛说道“三十六爷,您稍等,我这家里有点事。”

何文涛退到了一边,仆役告诉何文涛,孙滨、石正峰犯了事,被庞涓罢了官,两个人离开大梁往西走,听说好像是要去秦国。

何文涛对石正峰、孙滨恨之入骨,他一直派人监视石正峰、孙滨的动向,听说这二人成了平民,庞涓不管他们了,顿时心花怒放,觉得自己报仇的大好时机终于到了。

何文涛来到魏允知的身边,说道“三十六爷,我有些事,先走一步。”

魏允知有些不高兴,说道“老何,我刚来你就要走,什么意思,烦我?”

何文涛连连摆手,说道“不是不是,三十六爷误会小的了,小的真是有急事。”

魏允知说道“什么事,说出来我听听。”

何文涛犹豫一下,说道“小的有个仇家,费了好大一番周折,终于找到了他们的行踪,小的这要找他们报仇去。”

“什么仇?”魏允知问道。

何文涛咬牙切齿,说道“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魏允知也是闲得蛋疼,说道“爷就喜欢快意恩仇的江湖事,这说书的半天也不来,没意思,爷跟你报仇去。”

“啊?”何文涛瞪大了眼睛,看着魏允知。

魏允知说道“你啊什么,老何,你是我的朋友,为朋友两肋插刀,这是义气。”

魏允知把胸脯拍得砰砰直响,这魏允知正是不安分的年纪,游手好闲,就喜欢做荒唐事。

何文涛心中一喜,有了魏允知这位王子撑腰,自己杀了孙滨、石正峰,就是让庞涓知道了,也不怕,他庞涓再大也大不过王子。

何文涛和魏允知出了茶楼,何文涛要去雇佣杀手,魏允知说道“雇什么杀手呀,我府里有的是护卫,随便叫几个就好了。”

魏允知从府里叫出了二十多个护卫,洋洋得意,说道“老何,你看我这些护卫怎么样?”

魏亮之心里只有两样东西,一样是权力,一样是儿孙,对于他的儿孙,他是溺爱到了极点,安排给儿孙们的护卫都是精挑细选的武者。

何文涛看着那些龙精虎猛的护卫,说道“好啊,有三十六爷的护卫在,那两个王八蛋必死无疑。”

魏允知掏出了一把短火枪,说道“这东西可是花了八千两银子,从燕国买回来的,还没杀过人呢,一会儿我就给它开个苞。”

何文涛得到的消息是,石正峰、孙滨已经上了官道,向西走去,何文涛带着魏允知、护卫们火速追赶上去。

石正峰、孙滨并不知道一场杀机正向他们靠近,他们慢悠悠地走着,走得口渴,便来到路边一家茶棚里坐下,要了一壶茶水。

孙滨喝着茶水,问道“石头哥,秦国真的和魏国不一样吗?”

石正峰说道“以前秦国和魏国一样,不过现在秦国实行改革,正在一点一点往好的方向发展。”

孙滨说道“我就想不明白,郝旺明明是被冤枉的、迫害的,可是朝廷为什么非要整死郝旺,却不惩治贪官王有财?”

石正峰说道“魏国的王权是至高无上的,凡是敢挑战王权、触动王权的,无论是什么人,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能饶恕。王有财虽然丧尽天良,但是,他忠于朝廷,忠于王上,有了这个‘忠’字,犯一些小错误,可以原谅。”

孙滨瞪大了眼睛,说道“贪赃枉法,枉害人命,这是小错误?”

石正峰说道“在手握王权的人看来,这就是小错误。”

孙滨把茶杯敲在了桌子上,说道“权力就那么诱人吗?”

石正峰说道“在君主**的国家里,这权力就像是毒品,只要沾上一点,就绝对不会再戒掉,只能越陷越深,什么时候死了,什么时候才算完。”

孙滨叹了一口气,说道“权力这东西真是个王八蛋,就是它祸害了这天下。”

石正峰和孙滨正喝茶聊天,突然,一个人跑了过来,站在他们身边,盯着他们端详起来。石正峰、孙滨看着这个人,莫名其妙。

这个人指着石正峰、孙滨,扭头叫道“爷,他们在这!”

随着这一声叫喊,何文涛、魏允知带着一群人,杀气腾腾,冲了过来。茶棚里喝茶的人都吓得魂飞魄散,撒腿就跑。

茶棚老板想要过来息事宁人,何文涛一把推开了茶棚老板,恶狠狠地说道“这里没你的事,别找死。”

茶棚老板不敢吭声,和一个小伙计躲到了后面,偷偷地看着这些凶神恶煞。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