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零点看书 >  雪落关山 >   第1930章 暗算

石正峰和孙滨在官兵们的面前,小小地露了一手,从此以后,官兵们谁也不敢小瞧他们俩,他们俩算是立了威。

柯彪带着石正峰、孙滨在军营里转了一圈,给他们俩安排了营房,还叫来几个亲兵,供他们俩差遣。

石正峰问孙滨,“滨子,你还有多少钱?”

孙滨把身上的银票都掏了出来,说道:“都在这了,你要干嘛?”

石正峰说道:“咱们应该请柯彪他们吃顿饭。”

“为什么?”孙滨疑惑不解。

石正峰说道:“魏国是讲人际关系的国家,不和这些军官搞好关系的话,咱们在这军营里寸步难行。”

孙滨说道:“这些事情我不懂,银票都在这,你拿去用吧,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吱声。”

石正峰身无分文,只能占孙滨的便宜,让孙滨请客了。石正峰拿着银票,派亲兵去大梁城最好的酒楼,定下一个包间,然后和孙滨一起去请柯彪。柯彪是个老好人,石正峰、孙滨请他吃饭,他欣然同意。

石正峰、孙滨又派亲兵们去请其他军官,军营里屯长以上的军官,都在受邀之列。

到了吃饭的日子,石正峰、孙滨先到酒楼等着,军官们陆续前来,与石正峰、孙滨说说笑笑,显得很是亲热。

过了一会儿,包间里热热闹闹,坐满了人,柯彪也来了,众人纷纷起身,向柯彪打招呼。

柯彪摆了摆手,说道:“弟兄们都到了,好啊,坐坐坐,别客气。”

石正峰让柯彪坐在了主位上,然后问身边的亲兵,“人都到齐了吗?”

亲兵扫视一圈,说道:“除了屯长何文涛之外,都到齐了。”

石正峰不想和何文涛结仇,他特意派亲兵去请何文涛,亲兵没见到何文涛本人,只见到了何文涛身边的一个亲兵,那亲兵说是会把话传给何文涛,至于何文涛来是不来,那亲兵没说。

石正峰不等何文涛了,倒了两杯酒,他和孙滨一人一杯,举起酒杯,站了起来。

石正峰说道:“今天大家都赏脸前来,我和滨子很高兴,尤其是将军亲自前来,我和滨子是不胜荣幸。首先,我和滨子敬将军,还有诸位兄弟一杯。”

柯彪坐在那里举起了酒杯,其余的军官纷纷端着酒杯站了起来,说道:“谢谢两位兄弟的款待。”

众人喝了一杯酒,坐了下来,石正峰说道:“我和滨子初来乍到,什么也不懂,以后还得请将军和诸位兄弟多多关照。”

军官们笑道:“咱们都是兄弟,兄弟之间互相照应,那是应该的。”

孙滨话不多,这种场合也不知该说些什么,闷闷地坐在旁边看着石正峰,石正峰让他举杯,他就举杯,石正峰让他喝酒,他就喝酒。

三杯酒下肚,柯彪站了起来,说道:“石头,滨子,你们在这慢慢吃,我还有些事情,先走一步。”

石正峰说道:“将军,您再喝几杯嘛。”

“对对对,将军,再坐一会儿嘛,”军官们也挽留柯彪。

柯彪说道:“我真的有事,改天我做东,咱们再喝。”

柯彪带着几个亲兵走了,石正峰、孙滨和军官们要送柯彪下楼。

柯彪说道:“你们都在这坐着,不用出门,咱们都是兄弟,别这么客气。”

在魏**队里,虽然有时候上下级以兄弟相称,但是,这尊卑秩序还是不能乱的。长官叫你一声兄弟,那是客气,你不能真把长官当兄弟看待。

柯彪走了,包间里的气氛立刻就活跃起来,军官们不再像刚才那么拘谨了,举着酒杯,大声说笑。

军队里的人都有些酒量,酒楼的伙计忙碌起来,一坛接着一坛,不停地搬酒。

军官们一个个喝得面红耳赤,搂着石正峰、孙滨说个不停。有军官问孙滨是什么身世,孙滨如实相告,军官感到不可思议。

“什么,孙校尉,你一直生活在一座山谷里,前几个月才出谷?”

孙滨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以前山谷里有我和师父师兄,后来师兄走了,就剩下我和师父。现在我也走了,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一个人在山谷里怎么样了。”

军官们恍然大悟,难怪孙滨看上去像个乡巴佬。

一个军官问道:“孙校尉,你师父是什么人?”

孙滨说道:“我师父是个老人,头发胡子眉毛全都白了,我一直叫着师父,也不知道师父的名字。”

另一个军官问道:“那你师兄是谁,他走出山谷去哪了?”

孙滨说道:“我师兄叫庞涓,他走出山谷到魏国来了。”

旁边几个军官听到这话,喝酒的差点没呛死,端酒杯的差点没把酒杯摔地上。

军官们万分震惊,看着孙滨,说道:“庞......大司马是你师兄?”

孙滨一脸的天真无邪,说道:“对呀。”

军官们以为孙滨是亲戚找亲戚、朋友托朋友,才走了庞涓的关系,万万没想到,孙滨与庞涓的关系这么近,两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

我的妈呀,军官们对孙滨是肃然起敬,再也不敢和孙滨勾肩搭背,没大没小了。

石正峰在旁边看着,心想,让这些军官知道孙滨的身份也好,把话传到何文涛那里,让何文涛老实一点,别再不知死活,找自己和孙滨的麻烦。

饭局散了之后,第二天就有人告诉何文涛,那个新来的校尉,叫孙滨的,他和大司马庞涓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文涛,你别和他们闹别扭了,哪天请他们吃个饭,赔个不是。

何文涛是纨绔子弟,哪个纨绔子弟脑门上不刻着“任性”二字,何文涛叫嚷,他是庞涓的师弟怎么了,他就是庞涓本人,我也不怕他!

前来劝说的军官见何文涛这般执拗,也不再多言,扭头走了。

孙滨是庞涓师弟的消息,很快就在军营里传开了,官兵们见了孙滨、石正峰都是笑脸相迎,只有何文涛和他的狗腿子们是例外。

看着官兵们越是巴结孙滨、石正峰,何文涛越是火大,他咬牙切齿,心想,一定要找个机会,狠狠地教训一下孙滨、石正峰。

一天,官兵们来到操场上操练,操场搭了一座阅兵台,阅兵台上撑起了一把大伞,柯彪坐在伞下,观看官兵们操练。

军官们骑着马,手持兵器,切磋对战。柯彪懒洋洋地看着,有些困倦,直打哈欠。

这时,石正峰穿戴好盔甲,走了出来,亲兵跑去马厩给石正峰牵马。何文涛躲在人群里,看着亲兵牵出了一匹马,要给石正峰送过去,嘴角扬起一丝歹毒的微笑。

何文涛走过去,手指蘸着一点药水,抹在了马屁股上,然后悄悄地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小葫芦,拧开小葫芦盖,嗡地一声,一只大黄蜂从小葫芦里钻了出来。

亲兵把马牵到了石正峰的面前,石正峰抓着缰绳,翻身上马,冲向了操场。这时,大黄蜂嗡嗡作响,直奔那抹了药水的马屁股飞了过去。

与石正峰对战的是一个圆脸胖军官,石正峰刚来军营报到那天,一个人怒打七八个军汉,圆脸胖军官可是在旁边亲眼看着。

圆脸胖军官向石正峰拱了拱手,说道:“石大人,还请您手下留情。”

石正峰说道:“咱们比武切磋,共同进步嘛。”

石正峰手持木棍,准备冲向圆脸胖军官,突然,大黄蜂亮出了尾后毒针,一下子扎在了马屁股上。那马疼得瞪大了眼睛,嘶鸣一声,高高跳起。

何文涛释放出来的大黄蜂是楚国蛊师培育出来的毒物,这一针扎在马屁股上,顿时就使这马失去理智,疯了。

那马双眼血红,蹦蹦跳跳,发起了疯,石正峰紧紧地抓着缰绳,那感觉就像是坐在一艘小破船上,突然冲入狂风暴雨里似的。

柯彪慌了,石正峰是孙滨的朋友,孙滨是庞涓的师弟,石正峰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庞涓怪罪下来,自己可如何是好呀?

柯彪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叫道:“快,拦住那匹马!”

官兵们冲上去,想要拦住那匹马,但是,那马疯得太厉害,在操场上扬起漫天尘土,官兵们根本无法靠近。

一个军官叫道:“弓箭手过来,射死这匹马!”

“不行,”柯彪叫道:“不能误伤了石校尉。”

众官兵看着那疯马,束手无策。石正峰心想,这马无药可救,只能杀死它了。

石正峰正要一巴掌拍死疯马,突然看见了人群之中的何文涛,何文涛看着石正峰,露出了歹毒的微笑。

石正峰明白了,这肯定是何文涛搞的鬼,石正峰收起手掌,没有拍死疯马,而是拽着疯马,向何文涛冲去。

疯马虽然力气很大,但是它也挣不过石正峰,看上去是疯马冲向了何文涛,其实,这疯马是受了石正峰的控制。

见疯马冲过来,官兵们惊恐万状,四散而逃,何文涛也慌了,扭头就跑。跑出去一段路,何文涛回身一看,疯马不追你,不追我,就追他,他心里是叫苦不迭。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