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零点看书 >  雪落关山 >   第1838章 殉葬

赢重威下诏禁止买卖奴隶,元康太竟然说此举是丧尽天良,其实,这并不完全是元康太说的气话。

秦国地处西部,与羌人、匈奴人等游牧民族接壤,经常有羌人、匈奴人不愿游牧,到秦国来寻求安逸、舒适的生活。但是,这些羌人、匈奴人没有文化、没有技艺、没有土地钱财,到了秦国之后,只能到处流浪、乞讨。

秦国的权贵们趁机和这些羌人、匈奴人签订卖身契,不花一个铜板,就能把他们弄到家里来当奴隶。

还有,当秦国遭灾的时候,一些自由民破了产,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好头插草签,卖身为奴。有的贫民甚至不要钱,只要你给他一口饭吃,他就自愿当你的奴隶。

石正峰想消除秦国的奴隶制,有两个最大的敌人,一个是权贵,另一个就是贫穷。

石正峰也注意到了这些事情,所以他向赢重威提议,并且以峰军的名义出资,把那些羌人、匈奴人、破产自由民召集起来,身体强壮的男子,挑出来当兵,剩余的男子,还有老弱妇孺,给他们安排工作。

石正峰让这些劳动力去修官道、挖水渠,以粮食充当工钱。这些流民填饱了肚子,很是高兴,称颂赢重威功德无量。

改革本来就是一件极其敏感的事情,就像在高空中走钢丝,稍有不慎就会摔得粉身碎骨,必须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

石正峰不能贪功,否则一顶“邀买人心”的帽子扣在他的头上,他将万劫不复。

君主专权的时代,君主最忌讳的就是手下臣子,在权力、威望这两方面超过自己。

石正峰付款,买了一桌子酒菜,自己一口没动,全给赢重威吃了。赢重威没花一个铜板,还吃得满嘴流油,当然要夸奖石正峰是好同志了。

石正峰以工代赈,既解决了流民问题,又修好了官道、挖好了水渠,一举数得。修好了官道,以后再打仗,朝廷调兵就方便了,如果官道早点修好,石正峰及时调来火炮与魏武卒交战,谁胜谁负就不好说了。

挖好了水渠,疏通好了河道,建好了水库,涝时蓄水,旱时放水,减轻了自然灾害,也减少了流民的数量。

石正峰的这些举措,和赢彦章、元康太他们没关系,他们可是大家族大人物,坐在富丽堂皇的家里,旱涝保收。

现在,石正峰要废除奴隶制,等于拿刀割走他们的一块蛋糕,是可忍孰不可忍?

人就是这样,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权贵们享受惯了特权,叫他们让出哪怕是一丁点的利益,他们都要跳着脚骂娘,这就是改革的难做之处。

元康太、甘隆基、孟贲与赢彦章坐在一起,商议如何对付石正峰。元康太、赢彦章叽哩哇啦,说了一大堆,仔细一推敲都不可行,孟贲在旁边发表自己的看法,却不出主意,甘隆基则是不停地喝茶,一杯接着一杯。

赢彦章有些气愤,看着甘隆基,心想,你这老家伙是到这来喝茶的,还是议事的?喝那么多茶,你也不怕晚上尿床!

赢彦章说道:“甘家主,您老成持重,是我们的前辈,要不您给出个主意吧。”

赢彦章和元康太、孟贲的目光都一起投向了甘隆基。

甘隆基有些小慌张,放下了茶杯,擦了擦嘴,说道:“我老了,不中用了......”

赢彦章摆了一下手,说道:“甘家主,您不要谦虚了,您是老前辈,我们就想听听您的看法。”

赢彦章这是把甘隆基逼到了角落里,甘隆基想转身都转不开,只好捋了捋花白的胡须,说道:“老朽倒是有个主意,只是这个主意得让诸位破费一些。”

元康太叫道:“甘伯父,只要能收拾了赢彦良、石正峰,别说是破费了,就是倾家荡产,我元某人也心甘情愿!”

元康太这话虽然说得有些夸张,但是,也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决心有多么地坚定。

孟贲也说道:“老伯父,您尽管说吧,我们都不是守财奴,为了拯救秦国,花费再多,我们也愿意。”

甘隆基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低声说了几句话。

听完了甘隆基的话,赢彦章和孟贲、元康太都皱着眉头,沉思起来。

甘隆基又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说道:“这只是老朽的一点想法,你们要是觉得好,就试一试,觉得不好,就当老朽什么也没说。”

赢彦章首先打破了沉默,说道:“甘家主这个主意可以一试。”

元康太拍了拍胸脯,说道:“交给我吧,我一定把这件事做好了。”

赢彦章说道:“康太,你家里的奴隶要是不够,我可以给你赞助一些。”

元康太笑道:“大王子,谢谢您的美意,不过用不着,我家里有几万个奴隶,随便杀几个,无所谓啦。”

石正峰、赢彦良这边释放奴隶,为奴隶们找工作,给他们安排出路,野蛮的秦国正一点一点迎来文明的曙光。这时,元康太突然宣布,他家的一个小妾死了,他要为这个小妾举办一场盛大的葬礼。

秦国的葬礼有一个陋习,那就是有钱有势的人家都要用奴隶殉葬,而且殉葬的奴隶数量越多,越有面子。

元康太宣称,他要用两千个奴隶殉葬。这可是震惊了整个秦国,秦国的权贵们一般殉葬用上百个奴隶,已经算是很大规模了,就是以前国君薨逝,也没几个殉葬过上千个奴隶的。

元康太家里有几十个小妾,这位死去的小妾很不得宠,按理说,她死了,元康太殉葬几十个奴隶,就已经很够意思了,如今竟然要殉葬两千个奴隶。

明摆着,元康太这是向石正峰、赢彦良挑衅,你不是释放奴隶吗?不是拿那些奴隶当兄弟姐妹看待吗?我就杀两千个奴隶,给你看看尸山血海的美景!

石正峰本来已经劝说赢重威废除殉葬制度,但是,赢重威觉得殉葬制度在秦国由来已久,而且很多奴隶是自愿为主人殉葬,所以,一时就没有颁发诏书。

趁着赢重威犹豫不决的时候,元康太放了一记轰天雷,要两千奴隶殉葬,一时之间,此事成了秦国上上下下热议的话题。

赢彦良进宫面见赢重威,希望赢重威能制止元康太,赢彦良说道:“父王,那可是两千条活生生的性命呀,也是两千个劳力呀。如果以后各个世家大族都模仿元康太,大肆屠杀奴隶殉葬,秦国将会损失多少劳力?还怎么建设、发展,洗刷前耻?”

赢重威对两千条人命没什么感觉,但是,两千个劳力却触动了他的心思。秦国现在正缺少劳力,不能让殉葬之风盛行。

赢重威把元康太叫进了宫里,元康太在进宫之前,精心打扮了一番,把自己打扮得憔悴不堪。

赢重威乍一看到元康太,吓了一跳,问道:“元爱卿,你这是怎么了?”

元康太哭哭啼啼,说道:“回王上的话,微臣的小妾去世了,微臣实在是伤感。”

赢重威说道:“不过就是一个小妾嘛,何必如此,寡人从后宫里挑选一个美女,赏给你。”

妾是从女奴当中演变来的,虽然与妻共侍一夫,但是地位却是截然不同。在赢重威以及很多人看来,妾就是财产,可以随意处置。唐朝名臣张巡就干过杀妾飨士的事,军粮不够吃,杀了小妾给将士们充饥。

元康太哭红了眼睛,鼻涕流到了嘴巴里,泪眼朦胧地看着赢重威,说道:“王上的隆恩,微臣感念于心,但是,微臣与这小妾的感情实在非同一般,难以抑制悲痛之情,君前失礼,还请王上责罚。”

赢重威说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寡人岂能因为这件事责罚你?寡人召你来,是听说你要拿两千个奴隶,给你的小妾殉葬。”

元康太抽噎着,点了点头,说道:“确有此事。”

赢重威说道:“你和那小妾感情再好,她也只是个小妾,名分在那摆着,你为她殉葬两千奴隶,于礼不合。”

元康太说道:“微臣书读得少,殡葬礼仪懂得不是太多,微臣只是与这位小妾感情深厚,不用两千奴隶陪葬,不足以慰藉爱妾的在天之灵。”

赢重威说道:“你疼爱她,可以多给她一些陪葬品,不必非要杀掉两千个奴隶。”

元康太说道:“王上,这两千奴隶不是我强迫他们殉葬的,他们是自愿要给爱妾殉葬的。”

元康太的话虽然是谎话,但是,奴隶自愿给主人殉葬这种事,还是有的,而且还很常见。

现代世界的人看奴隶制度,觉得是惨无人道的万恶制度,但是,作为受害者,很多奴隶却觉得没有什么,甚至觉得奴隶制度是个很好的制度。

人的思想与人的生存环境密切相关,人们认为抢劫是一种不好的行为,那是因为人们所处的环境里,普遍认为抢劫是一种不好的行为。

如果一个人在把抢劫当做荣耀的环境里成长起来,那么,他也会理所当然地认为,抢劫是一种荣耀。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