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石正峰对赢重威说道:“赢公子,您去劝阻那些武官,我有点事,一会儿再过去。”

“好,”赢重威急匆匆地去劝说那些武官。

石正峰转身来到了大牢,狱卒们见到石正峰大驾光临,立刻满脸堆笑,迎了上去。

石正峰说道:“带我去黄景升的牢房。”

狱卒带着石正峰来到了关押黄景升的牢房门前,打开了牢门。

牢房里没有点灯,也没有窗户,一片昏暗,狱卒举着油灯,摆在了牢房里,照出了些许光亮。

石正峰看见黄景升披头散发,倚着墙壁,坐在干草堆上。可能是在黑暗中待得太久了,突然亮起了灯光,黄景升的眼睛很不适应,他闭着眼睛,抬手遮挡着光亮,过了好久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黄景升抬头看见石正峰,并没有惊讶,反而是露出了一丝微笑,好像他早就算计到石正峰会来见他似的。

“卑职黄景升见过将军,”黄景升向石正峰行了一个礼。

石正峰对身边的狱卒说道:“你们退出去,把门关上。”

几个狱卒退了出去,关上了牢门。

石正峰看着黄景升,问道:“你料到了我会来?”

黄景升点了点头,说道:“黄某对将军来说还有价值,将军不会杀了黄某,也不会让黄某把牢底坐穿。”

“你这副自以为是的嘴脸很讨厌!”石正峰瞪着眼睛,露出了凶恶之相。

黄景升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将军是个敞亮人,正所谓明人不说暗话,所以我不想在将军面前藏着掖着,遮遮掩掩。”

石正峰压着怒火,说道:“你杀了也速该一家人,到现在还是一点愧疚之心也没有吗?!”

黄景升说道:“也速该一家人或许不会举报我们,但是,只要他们有一丁点举报我们的可能,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们,只要我能做到,我不会让我的身边留有一丝一毫的危险。”

石正峰看着黄景升那副死不悔改的样子,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剑刺死黄景升。

石正峰说道:“黄景升,我知道你是个自私的人,但是我没想到你会自私到这个地步。宁可你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你,这就是你的人生信条吧?”

“宁可你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你,”黄景升咀嚼着石正峰这句话,会心一笑。

黄景升说道:“将军,你这个人很有本事,但是,就是太无私了。如果你能像我这样杀伐果断,峰军现在早就席卷半个华夏了。天下熙熙,皆为利驱,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们追求的都是利,看得见摸得着的利。你却追求什么‘义’,虚无缥缈的东西,实在是提不起人们的兴趣。”

“你早就对我有所不满了吧?”石正峰目光冰冷,盯着黄景升。

黄景升说道:“今天我已成了阶下囚,就和将军推心置腹地说说话吧。将军说得没错,你的所作所为,我早就不满了。”

“那你为什么不反叛,去找个和你志趣相投的主子,”石正峰的话语里带着孩子似的意气。

黄景升笑了一下,说道:“将军,套用一句俗语,我和你的关系,那是一条绳上的两只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石正峰看着黄景升,沉默着,没有说话。

黄景升说道:“将军,你放我出去,我还可以为你效力。不管是匈奴人还是华夏人,你一声令下,叫我去打他,我还是会听从的。”

石正峰心里对黄景升的怒火越烧越旺,觉得黄景升是看透了自己的心思,在拿捏自己,被人拿捏的感觉是很不爽的。

黄景升说道:“将军,我可以把话说得委婉一些,但是我觉得没有那个必要,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直来直去,我说着痛快,您听着也通透。”

石正峰板着一张脸,盯着黄景升看了许久,突然笑了,说道:“你说得没错,匈奴人大军压境,我现在确实是需要你。”

黄景升的目光里突然流露出了真诚,说道:“将军,我杀了一家匈奴人,这件事放在任何将军那里,都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你非要和我较真儿,搞得现在这么僵,何必呢?

“我知道,你一直在宣扬什么平等,在你的主张里,我和也速该一家人是一样的,他们杀我得处死,我杀他们也得偿命。但是,将军你有没有仔细想过,这世上存在你所追求的绝对平等吗?”

黄景升这一句话,问得石正峰愣住了。

黄景升接着说道:“将军,你曾经对我们说过什么民主,要少数服从多数,那么,当多数人的利益与少数人的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你该怎么做?”

石正峰看着黄景升,说道:“我会顾及多数人的利益。”

黄景升笑了一下,看来石正峰的这个回答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他说道:“我杀了也速该一家人,这是伤害了少数人的利益,将军要是杀了我,就是毁掉了多数人的利益。”

石正峰皱了一下眉头。

黄景升说道:“匈奴人大军压境,我可以率领景字营击退匈奴人,守住长城。如果我死了,没有第二个人能统帅景字营,景字营一溃散,长城肯定会守不住,到时候匈奴人越过长城,长驱直入,死在匈奴人弯刀铁蹄下的华夏人,将数以万计。”

石正峰怒气冲冲,看着黄景升,没有说话。

黄景升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向石正峰行了一个礼,说道:“将军,我知道,我杀了也速该一家人,大牛、小狼到您那里告状,令您很为难。我一时冲动,在您面前甚是无礼,请您原谅。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黄景升向石正峰低下了头,给了石正峰一个台阶下。

石正峰说道:“黄景升,我承认你是个难得的将才,但是,在我石正峰手下做事,必须要有才有德,德行欠缺,我可以饶得了你一次,不能饶你第二次。”

“是,”黄景升一副真心悔过的模样。

石正峰说道:“现在我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立刻率领景字营出长城,给匈奴人一点厉害瞧瞧。”

“是,”黄景升抬起头,挺着胸膛,响亮地应了一声。

石正峰把黄景升放出了大牢,黄景升洗漱一番,换了一身衣服,立刻回到了景字营。

自从黄景升下狱之后,景字营就乱成了一锅粥,几个军官吵吵闹闹,争论不休。有的军官说要去武力营救黄景升,有的军官说干脆弟兄们南下,四处劫掠,当流寇,痛快一天是一天,还有的军官说应该找一个好主子,投奔过去,做长远打算。

就在景字营人心涣散的时候,黄景升突然回来了,官兵们都呆若木鸡,然后跪拜在地,向黄景升行大礼。

景字营是黄景升一手带出来的,可谓是他的私家军,他在官兵们心目中有着绝对的权威。

黄景升回来了,官兵们就没有什么好争论的了,一切听从黄景升的命令。

黄景升把官兵们都召集起来,自己站到高处,朗声说道:“弟兄们,前几天我和统帅之间出了一点小误会,统帅把我关进了大牢里,听说弟兄们为了营救我积极奔走,我很欣慰呀。”

下面那些军官当中,提议营救黄景升的,趾高气扬,很是得意,关键时刻,自己经受住了考验,表白了忠心,以后黄将军绝对亏待不了自己,自己的前途将是一片光明呀。

那些提议当流寇、另投他人的军官,此时此刻全都汗流浃背,他们以为黄景升是一只死老虎,没救了,没想到,黄景升很快就跳了起来,还是那么生猛,还是那么威风。

黄景升是个城府极深的人,谁对他忠心耿耿,谁对他三心二意,他会牢牢地记着,以后找机会,慢慢算账。

黄景升扫了一眼那些提议当流寇、另投他人的军官,那些军官吓得浑身一抖,立刻低下了头。

黄景升说道:“有些弟兄比较悲观,以为我这次进了大牢就出不来了,这也是人之常情。但是,我要不惩罚你们,那些忠心耿耿、毫不动摇的弟兄们该有意见了。”

那些动摇过的军官忍不住瑟瑟发抖,心想,说到底黄景升还是露出了毒牙,要咬死自己。

看着那些军官惊恐万状的样子,黄景升说道:“你们虽然这次没有经受住考验,但是,你们毕竟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不忍心杀你们。”

那些军官抬起头,眼中闪现出了求生的希望。

黄景升说道:“我给你们一次立功赎罪的机会,匈奴人现在就在长城外边,你们随我去杀匈奴人。这一仗打好了,我不计前嫌,以后咱们还是好兄弟。这一仗要是打花了,你们也别回来了,力战而死,也算你们是响当当的汉子。”

黄景升目光如炬,扫视着官兵们,官兵们昂首挺胸,都是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

“我的话,你们听没听懂?”黄景升问道。

“听懂了!”六千官兵发出了地动山摇般的叫喊。

黄景升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好,现在你们就随我出城,去杀匈奴人!”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