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零点看书 >  雪落关山 >   第1029章 傲男

石正峰说道:“我知道,凭借桃源乡一乡之力,自然是消灭不了白贼。但是,我们桃源乡的自卫军可以是一颗火种,在宋国点起一场燎原大火,把白贼烧成灰烬!”

毛永富说道:“桃源乡二十七座村子,分散在各地,怎么统一呀,聚在一起,吃饭住宿怎么解决呀?”

石正峰说道:“这些都需要统一调度,如果诸位村长是真心报国,服从本钦差的领导,这些事情很容易就会解决。”

毛永富没说话,其余的村长也都闭着嘴巴,陷入了沉默。桃源乡说是有二十七座村子、二十七个村长,其实主事的只是毛永富一人而已。

石正峰看了看毛永富,说道:“毛老爷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吧,别窝在心里。”

毛永富说道:“既然这样,钦差大人,我就说几句不中听的话。农民没有什么太大的理想、太高的觉悟,他们就想着老老实实过日子,二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有了这些,他们就满足了。钦差大人一来,又要抓壮丁又要征粮,一下子就把老百姓平静的生活打破了,老百姓肯定要有怨言呀。”

石正峰说道:“所以这件事还要麻烦诸位村长,去耐心地向村民们讲解,叫他们懂一点君国大义。我想绝大多数村民都是有这个觉悟的,至于个别冥顽不化的,只能对他们采取强硬手段了。”

毛永富叹了一口气,说道:“咱们虽然名为村长,是一村之长,但是,村民们都是我们的乡亲,沾亲带故的,很多还是我们的长辈,对他们采取强硬手段,我们实在是于心不忍啊。”

石正峰没有说话,霍地站了起来,村长们都是一愣,不知道石正峰要干什么。

石正峰走到了土地神的神像前,伸出了一只手,将土地神的神像举了起来,村长们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了,这是何等的神力呀!

石正峰举着土地神的神像,说道:“国家需要的是法度,不是人情,今天土地神在此作证,如果有人胆敢阻挠杀贼救民的大计,本钦差决不轻饶!”

说着,石正峰把土地神的神像扔回了神座上,咚的一声响,惊得村长们心头一颤。

石正峰目光严厉地扫视着二十七个村长,说道:“诸位村长还有没有什么疑义了?”

毛永富脸色铁青,说道:“没有了。”

石正峰说道:“那好,后天午时三刻之前,各位村长请带着民兵、粮食到这里来集合吧。”

毛永富朝石正峰抱了一下拳,说道:“钦差大人,告辞了。”

毛永富走了,其余二十六个村长跟在毛永富的身后也走了。

毛永富内心深处不忠于宋国朝廷,也不忠于白色殷商,他只忠于自己。现在,姜腾蛟率领的东方联军进入了宋国,正在不断地收复失地,但是,白色殷商还占据着宋国国土,拥有一定的实力。

宋国到底是谁的天下,现在毛永富还看不准,所以,他既不能得罪石正峰这个钦差,也不能处处听从石正峰,真的和白色殷商去拼命。

保存实力,当一方土王,这才是毛永富想做的。

石正峰和二十七个村长都走出了土地庙,正准备散去,突然,一个身影闪了出来,冲着石正峰叫了一声:“钦差大人!”

石正峰扭头一看,朝自己跑过来的是一个梳着短发的年轻女子。在华夏大陆,女子都是梳着披肩齐腰的长发,这个女子梳着垂耳短发,很是稀奇。

“钦差大人......”女子冲向石正峰,有话要对石正峰说。

毛永富身边的几个保镖看着那女子,瞪起了眼睛,上前按住了那女子。

女子挣扎着,叫道:“钦差大人,求您尽快组织兵马讨伐白贼,为乡亲们报仇啊。”

一个保镖横眉怒目,冲着女子叫道:“一个小娘们儿懂得什么,休要在这聒噪!”

毛永富不耐烦地叫道:“把这疯女人拖下去!”

“慢着!”石正峰在旁边喊了一声,但是,几个保镖并不理会石正峰,拖着短发女子就朝远处走去。

石正峰勃然大怒,冲过去一巴掌一个,把几个保镖全都打开了,几个保镖四仰八叉地飞出三五米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石正峰看了看那短发女子,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有什么事?”

短发女子说道:“钦差大人,我叫傲男,是这桃源乡的乡民,我恳求大人早日征讨白贼,为死难的乡民报仇。”

“怎么回事,你说得详细一点,”石正峰说道。

傲男告诉石正峰,她的父亲是做生意的,把桃源乡的土特产卖到外面去,再把桃源乡缺乏的物资从外面买回来。

白色殷商作乱之后,很多生意人不敢去外面了,但是,傲男的父亲为了生活,带着几个生意人组成了商队,拉着一堆货物出了桃源乡。

结果,在外面一座县城,父亲遇到了白贼,白贼不分青红皂白,把父亲和商队里的其他生意人都杀害了。

傲男哭着对石正峰说道:“都怪我,如果我是个男子的话,我就可以替父亲去经商了,父亲也不会惨遭白贼的毒手了。”

宋国是个注重封建礼教的国家,女子不可以抛头露面,只能待在家里遵守三从四德。傲男的父亲没有儿子,只有傲男这么一个女儿。

父亲最后一次要出门的时候,傲男担心父亲会有危险,想要代替父亲去。

父亲笑了笑,说道:“哪有女儿家出门行商的?你在家待着吧,爹爹过几天就回来。”

得知父亲被白贼杀害之后,傲男痛苦万分,她痛恨束缚女性的封建礼教,如果没有这些死板迂腐的封建礼教,自己就可以替父亲去行商,父亲也就不会死。

为了表示自己反抗封建礼教的决心,傲男拿着剪刀剪掉了自己的一头长发。

女子留短发,在那些封建卫道士看来,是大逆不道的事情。村子里的耆老们对傲男进行了狠狠地批判,傲男不仅不认错悔改,还把耆老们臭骂了一顿,气得耆老们浑身发抖,差点背过气去。

耆老们准备对傲男动用家法,处死。这时,几个族人替傲男求情,说她父亲刚刚遭遇不幸,她家就剩下她一个人了,杀了她就是绝了一户人家,有损阴德。

耆老们考虑一番,最后决定把傲男驱逐出村子,永远不许回来。

傲男虽然被逐出了村子,但是,她一直没有离开桃源乡,听说来了一位钦差大人,要杀贼救民,傲男立刻就跑了过来。

石正峰对傲男说道:“傲男姑娘,从现在开始,你就留在村子里吧,杀白贼无论男女老少,人人有责。”

石正峰话音刚落,身后的村长就叫了起来,“大人,这个女子目无尊长、道德败坏,不能叫她待在村子里,万一她把别的女子带坏了,咱们桃源乡几百年的优良风气就要毁于一旦啊。”

石正峰说道:“我是钦差大人,我叫她留在村子里,她就得留在村子里,她是不是目无尊长、是不是道德败坏,我心中自有评断。”

村长很是无奈,撇了撇嘴,没再说话。

石正峰又对傲男说道:“你在村子里要是有谁敢来刁难你,你尽管来找我,我为你做主。”

石正峰觉得那二十七个村长,一群大男人还不如傲男一个小姑娘有血性。白贼杀害了桃源乡的很多生意人,但是,除了傲男之外,其余的乡民都畏惧白贼,不敢为死难的乡亲报仇。

二十七个村长都散了,回到各自的村子组织民兵、粮草。傲男则回到了世代居住的老屋,收拾一下,住了下来。

村长想叫石正峰和七彩住到自己的家里,整个村子最气派最舒适的住处就是村长家了。但是,石正峰拒绝了村长的邀请,他在村口找到了一间无人居住的破房子,和七彩住了进去。

村长看着石正峰,心想这钦差真是脑子有病,有宽敞漂亮的大房子不住,住这狗窝一样的地方,这脑袋肯定是叫驴踢了。

石正峰不想和村长牵扯到一起,他觉得这二十六个村长都是毛永富的奴才,要想把桃源乡二十七个村子拧成一股绳,全心全力地反抗白贼,必须要打掉毛永富在桃源乡的土王地位。

石正峰和七彩要是住进了村长的家里,那就等于落入了毛永富的监视之中,一举一动都要受到很大的约束。

破屋子东倒西歪、四面漏风,石正峰和七彩扫了扫灰土,把门窗补了补,勉强可以住人了。

石正峰对七彩说道:“让你跟我住在这种地方,委屈你了。”

七彩坐在床上,嫣然一笑,“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是住在狗窝里我也高兴。”

石正峰说道:“白贼作乱,很多百姓想住一间狗窝都没有啊。”

七彩说道:“今天开会的时候,那个毛永富明显是不服你这个钦差,后天,你不如寻个理由,治一治毛永富,以儆效尤。”

石正峰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毛永富在桃源乡根深蒂固,咱们要是一下子就把他收拾了,这桃源乡就成了一盘散沙。等时机成熟了,咱们再除掉毛永富。”

七彩说道:“攘外必先安内,只有先摆平了毛永富,咱们才能出击消灭白贼。”

石正峰说道:“等后天各个村子的民兵都到了再说吧,折腾了一天,你也累了,早早休息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