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石正峰走下赛场,宁宁立刻冲了过来,张开双臂,准备给石正峰来一个熊抱,再献上一记香吻。

众目睽睽之下,面对宁宁送来的大礼,石正峰可不敢消受,他拦住了宁宁,说道:“宁宁姑娘,谢谢你一直为我加油。”

“咱们俩是朋友嘛,我为你加油是应该的,”宁宁挺着胸脯,颇有几分江湖儿女的豪爽之气。

“对,咱们俩是朋友,”石正峰笑着说了一句。

宁宁拍了石正峰一下,说道:“喂,你可别忘了,你答应我的,得了冠军之后,你要请我吃饭。”

“记着,我当然记着,”石正峰说道。

宁宁打了一个响指,说道:“那咱们就别磨蹭了,这就下山找个好馆子,饱饱地吃一顿。”

石正峰有些为难,如果自己和宁宁下山去吃饭,出双入对的,别人看见了要怎么说?七彩现在昏迷不醒,自己却跟别的女人逍遥快活,那还是人吗?

如果不带着宁宁去吃饭的话,宁宁一直在场边为自己加油,自己岂不寒了人家的心。

就在石正峰左右为难的时候,一个女弟子走了过来,笑道:“石正峰,你真厉害,我王木瓜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女弟子名叫王木瓜,长得又高又大,贴上胡子就是男人。

石正峰看着王木瓜,有了主意,问道:“木瓜姐,你吃饭了吗?”

王木瓜大大咧咧,说道:“没有啊。”

石正峰笑道:“正好,我和宁宁要下山去吃饭,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有王木瓜作陪,石正峰请宁宁下山吃饭,就不会显得暧昧、尴尬了。

王木瓜可是贪吃的主儿,听说石正峰要请她吃饭,喜出望外,叫道:“好啊好啊,石正峰,谢谢你啦。”

石正峰带着宁宁、王木瓜下了山,来到山脚下的一间小饭馆里。店小二拿着菜谱,笑呵呵地跑过来,伺候着。

石正峰把菜谱推到了宁宁、王木瓜的面前,很大气地说道:“你们随便点,我请客!”

王木瓜拿过菜谱,目光**,看着石正峰,说道:“你这样的男人真帅气。”

王木瓜也不客气,什么酱肘子、溜肥肠,点了一大堆。

宁宁在旁边看着王木瓜,很是无奈。宁宁本来想着单独出来和石正峰吃饭,吃完饭之后,花前月下,促膝长谈,想一想就够浪漫的。没想到,石正峰非要叫着王木瓜一起去,这王木瓜当了电灯泡还浑然不知,真是叫人无奈至极。

王木瓜几乎把菜谱上的荤菜都点了一个遍,宁宁看着王木瓜,心里怨毒地想着,难怪你长得这么胖,难怪你没有男人,吃吃吃,就知道吃!

王木瓜放下了菜谱,看着石正峰、宁宁,说道:“你们俩不点些菜?”

宁宁撇了一下嘴,说道:“都叫你点光了,我们还点什么呀。”

石正峰说道:“不用点了,你点的那些菜应该够我们吃的了。”

“好,那就先来这些吧,”王木瓜把菜谱还给了店小二,说道:“告诉后厨,快些上菜,我们都饿着呢。”

“好嘞,三位客官稍等,”店小二拿着菜谱,屁颠屁颠地跑到后厨去了。

王木瓜这个人大大咧咧,不知道自己搅了宁宁的好事,还在那和宁宁说说笑笑呢。

宁宁看着王木瓜,真的是无可奈何,生气吧,王木瓜没有什么坏心眼儿,什么也不知道,生不起气来。不生气吧,这家伙又确实坏了自己的好事。

嗨......

纠结半天,宁宁长长地叹息一声。

“宁宁你怎么了,正峰得了冠军,大家出来吃饭庆祝庆祝,你怎么还唉声叹气的,是来例假了吗?”王木瓜呆呆地看着宁宁。

宁宁看着王木瓜,恨不得上去一头撞死她。

接着,更让宁宁抓狂的事情出现了,王木瓜举着手,大声吆喝着,“小二,来一壶热水,我这朋友来例假了!”

这一声吆喝过后,小饭馆里所有人都扭过身子,把诧异的目光投向了宁宁。

宁宁一肚子怒火正无处发泄呢,冲着这些好奇的食客嚷了起来,“看什么看,再看姑奶奶把你们的眼睛挖出来!”

原来是一头母老虎,食客们吓得转过身子,低头吃饭,再也不敢多看宁宁一眼。

这小饭馆里生意还不错,坐着五六桌客人,其中有一桌客人是几个年轻汉子,他们都喝了酒,满是疙瘩的脸上喝得红扑扑的。

一个汉子看着宁宁,说道:“那小娘们儿长得不错呀。”

鲁国是讲究周礼的国家,儒家的主要思想就脱胎于周礼。周礼规定,好女人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藏在家里相夫教子。

所以,鲁国的公共场合,很少见到女人,即使有女人外出,也大多面纱遮脸,让人看不清容貌。

像宁宁这样年轻漂亮,在公共场合露出一张俏丽容颜的女子,在鲁国很少见。

几个醉汉端详着宁宁,嘴角都挂起了淫笑,站起来,晃晃悠悠地朝宁宁走了过去。

宁宁正坐在椅子上等菜呢,就闻到一股呛人的酒味儿直往鼻孔里钻,扭头一看,几个醉汉笑嘻嘻地看着自己,要多讨厌有多讨厌。

“美女,吃饭呢,”醉汉没话找话,和宁宁搭讪。

宁宁板着脸,说道:“我不认识你们,你们赶快走,别在这烦我。”

醉汉笑道:“美女,咱们说几句话不就认识了吗?”

另一个醉汉说道:“对对对,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叫媳妇儿。”

宁宁瞪着这些醉汉,胸膛起伏,怒气冲冲。

醉汉们笑道:“哎呀呀,这小娘们儿生气的样子也挺俊呀。”

这些醉汉太过分了,石正峰看不下去了,想要教训一下这些醉汉。没想到,石正峰还没动手,宁宁就先动手了。

一个醉汉胆大包天,伸手要去摸宁宁的脸颊。宁宁拨开了醉汉的手掌,一记响亮的耳朵,抽在了醉汉的脸上,抽得醉汉耳朵嗡嗡作响。

“小娘们儿,你敢打我!”醉汉捂着脸,勃然大怒。

宁宁毫不示弱,抓起装有热水的水壶,掀开盖子,一壶热水就泼向了那醉汉。

“啊!......”

醉汉被烫得面皮发红,冒着热气,哇哇大叫。

旁边的几个醉汉见同伴被打,怒了,要教训宁宁。这时,王木瓜站了起来,抡着屁股下面的椅子,劈头盖脸,就朝醉汉们打过去。

王木瓜那壮硕的身板不是白长的,打起架来很是剽悍,一把椅子在手里抡得虎虎生风,打得那些醉汉满地找牙。

宁宁也站了起来,一脚接着一脚,朝那些醉汉踢踹过去。醉汉们吃了一肚子的酒肉,被宁宁踢踹着,全都呕了出来。

这些醉汉自知不是宁宁、王木瓜的对手,互相搀扶着,逃到了小饭馆外面。

一个醉汉恶狠狠地指着宁宁、王木瓜,叫道:“你们两个臭娘们儿,给我等着,一会儿我叫来弟兄们,把你们两个轮-奸了,再卖到窑子里去!”

石正峰抓起了一根筷子,甩了一下,那筷子犹如一支利箭似的,直射而去,扎在了醉汉的手掌上,扎了一个对穿,血淋淋的。

“啊!......”

醉汉捂着手掌,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跟着同伴们,一瘸一拐地逃跑了。

食客们看着宁宁、王木瓜,都是不寒而栗,心想,这两个娘们儿怎么这么剽悍,谁要是娶了她们当婆娘,那可真是有的受了。

老板和店小二见识到了宁宁、王木瓜的剽悍,吩咐后厨,快些给她们上菜,别惹恼了两只母老虎,把自己这小店给砸了。

饭菜很快就上齐了,石正峰和宁宁、王木瓜吃了起来。在那些醉汉面前,宁宁、王木瓜凶如虎狼,在石正峰的面前,她们俩却是做小鸟依人状。

食客们都把诧异的目光转向了石正峰,心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使出了什么手段,竟然能驾驭住这两只母老虎。

石正峰和宁宁、王木瓜大快朵颐,享受着美味。这小饭馆虽然看上去不怎么起眼,但是,后厨的师傅还是有些手艺的,菜做得很是地道。

石正峰他们吃完了饭,结了账,刚走出小饭馆,就听见一声怒吼。

“站住!”

石正峰停下脚步,循声一看,一群人气势汹汹地跑了过来。人群中有几个熟悉的面孔,正是刚才被宁宁、王木瓜修理过的醉汉。

被石正峰用筷子扎伤了手掌的醉汉,指着石正峰他们,对身边的一个壮汉说道:“师兄,就是他们!”

那被称作“师兄”的壮汉一脸的傲慢,打量着石正峰他们,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活得不耐烦了,敢打我周公学院的人!”

“周公学院?”石正峰皱了一下眉头,问宁宁、王木瓜,“周公学院是什么东西?”

宁宁、王木瓜都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石正峰看着那师兄,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学院的人,刚才是你们的人挑衅在先,挨了打实属活该。”

师兄气得咬牙切齿,指着石正峰他们,叫道:“给我上,男的打死,女的抓走!”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