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鱼敬尧愣了一下,看着石正峰,说道:“你说凶手不是季延陵的冤魂?”

石正峰很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凶手是个人,他伪装成鲁国使团的使者,混进了王宫,他残杀宫女的目的很有可能是为了制造恐慌。”

鱼敬尧对石正峰的话半信半疑,说道:“如果凶手真的是个活人,你们就把他抓来,寡人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是,”武云阔、石正峰应声退下。

鱼敬尧之所以病倒了,就是因为心理作用,如果石正峰、武云阔能抓住凶手,证明杀害宫女的不是季延陵的冤魂,那么,不用服用任何药物,鱼敬尧自然就能康复。

否则的话,鱼敬尧心里的这个疙瘩解不开,就是请来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也治不好鱼敬尧的病。

石正峰和武云阔为了防止打草惊蛇,没有调动官兵查封金钩赌坊,而是身着便装,扮成普通百姓,来到了金钩赌坊。

金钩赌坊是姑苏城内第一大赌坊,每天宾客盈门,人们在这里欢呼狂叫,体验着时而富贵、时而落魄的感觉。一张赌桌千变万化,决定着赌徒们的喜怒哀乐,也决定着赌徒们的命运。

进了赌博这扇门,就犹如掉进了无尽深渊,有的人倾家荡产,有的人卖儿卖女,有的人横尸街头。

这种例子,无论是现代世界还是中古世界,都是不胜枚举。

石正峰感觉,世界上的人们都喜欢赌博,但是,好像哪一个民族也没有华夏族这般,对赌博痴迷到了疯狂的地步。

武云阔见石正峰直皱眉头,问道:“正峰,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石正峰点了点头。

武云阔笑道:“我也是第一次。”

石正峰和武云阔什么也不懂,在赌坊里转悠起来,最后转到了柜台前。

石正峰拿出了王宫里找到的半张残纸,放到了柜台上,对伙计说道:“我有个朋友,在你这抵押了东西,但是,他遭遇了意外,人不在了,我想把他抵押的东西赎出来,还给他家人留个念想。不过,这抵押票损毁了,只有这半张。”

金钩赌坊的抵押票都分为两份,赌坊留一份,赌徒留一份,抵押票上面写着编码,这样就能防止有人造假。

伙计拿着半张抵押票看了看,说道:“你们的朋友叫什么名,抵押的是什么东西?”

石正峰略加思索,说道:“我的这位朋友是江湖朋友,他出门在外很少会留下真实姓名的。至于他抵押的这件东西,我也不清楚。”

中古世界没有身份证,很多江湖人犯了案子,行走江湖用的都是假名。

伙计看了看石正峰,又看了看武云阔,说道:“你们俩在这等一会儿,我去和掌柜的说一声。”

伙计转身走了,石正峰和武云阔在柜台前等待着,过了一会儿,突然一群壮汉从后门冲了进来,手持棍棒,围住了石正峰和武云阔。

石正峰和武云阔莫名其妙,一个身穿锦衣的中年人,在几个伙计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中年人手里拿着半张抵押票,说道:“这个抵押票,你们是从哪里弄来的?”

石正峰恼怒起来,叫道:“那是我们朋友的抵押票!”

“你们朋友的抵押票,你有什么证据?”中年人说道。

石正峰一把夺过了抵押票,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说道:“我拿着抵押票来赎东西,就算是半张抵押票,只要能对得上,你们也该把东西还给我。哪那么多废话,小爷没空回答你们。”

中年人微微一笑,说道:“今天你们要是不能把这半张抵押票的来历说清楚了,就别想走出金钩赌坊这个大门。”

石正峰冷笑一声,看着中年人,说道:“什么意思,想打架?”

一个伙计指着石正峰,叫道:“小子,告诉你,在这赌坊里,我们就是打死你,那也是白打!”

武云阔忍不住了,说道:“看来你们金钩赌坊很猖狂呀,杀人害命的事情没少干吧?”

中年人撇了一下嘴,脸色阴沉下来,说道:“捉住他们。”

几个壮汉得到了命令,上前就要抓住石正峰、武云阔,石正峰摆了一下手,叫道:“等一等!”

中年人看着石正峰,说道:“什么意思,你打算老实交待了?”

石正峰说道:“我不想和你们金钩赌坊起冲突,我和你直说了吧,你把这抵押票抵押的东西拿出来,交给我,然后再告诉我,这东西是谁抵押的,我们就相安无事。”

中年人嘴角扬起一丝轻蔑,说道:“我要是不把东西给你,不告诉你是谁抵押的呢?”

石正峰说道:“那样的话,你这金钩赌坊今天就算是开到头了。”

中年人看着石正峰,两个人四目相对,突然,中年人哈哈大笑,石正峰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个人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

中年人渐渐收起了笑声,说道:“小子,我真欣赏你的幽默,不过,你的幽默救不了你,我还是决定废了你两条腿。”

中年人挥了一下手,壮汉们立刻面目狰狞,扑向了石正峰、武云阔。石正峰闪电一般动了起来,施展拳脚,向壮汉们打去。

这些壮汉长得虎背熊腰,看上去很壮实,但是,在石正峰的面前,这些壮汉就像棉花塞的布娃娃似的,空有其表,挨不住石正峰几记拳脚。

眨眼的功夫,几个壮汉全部被石正峰打倒在地,中年人的目光里露出了深深的惊讶。

中年人身边的伙计指着石正峰,叫道:“小兔崽子,你真的是活腻了!”

伙计的话还没说完,石正峰就一拳打了上去,打得那伙计满眼金星,晃晃悠悠,昏倒在地。

中年人有些惊恐,向后退了几步,吹了一声口哨。口哨响过之后,几十个壮汉手持砍刀,冲了进来。石正峰心想,这金钩赌坊养的打手还真够多的。

中年人指着石正峰、武云阔,命令打手们,“把这两个人给我剁成肉酱!”

石正峰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凶光,迎着打手们的砍刀就冲了上去。打手们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石正峰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三拳两脚,就将冲在最前面的几个打手放倒在地。

石正峰不想和这些打手过多纠缠,猛地一个转身,扑向了那中年人。中年人转身想跑,已经来不及了,石正峰揪住了中年人的头发,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叫道:“动一下我就宰了你!”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中年人,一下子就蔫了,双腿打着颤,站在那,一动也不敢动。

打手们见老板被擒,也不敢轻举妄动,握着刀,指着石正峰,色厉内荏地叫嚷着,“放了我们老板,放了我们老板!......”

石正峰也不说话,握着刀在中年人的脖子上划了一下,中年人的脖子被划出了一道血痕,吓得他哇哇大叫,差点昏死过去。

石正峰看着那些打手,冷冷地说道:“你们叫一声,我就划他一刀。”

打手们与石正峰对视,只觉得不寒而栗。他们以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当得起“江湖恶汉”的称号,但是,见了石正峰之后,他们才觉得,在这尊杀神面前,自己不过是卑微的蝼蚁而已。

打手们不敢乱动了,石正峰对那中年人说道:“告诉你的手下,马上把那抵押票给我换了。”

中年人哆哆嗦嗦,说道:“好,好,你们几个,赶快去把那抵押票抵押的东西拿过来。”

打手们不敢怠慢,转身跑去,过了一会儿,拿回来了一件斑驳古旧的青铜器。

中年人说道:“那抵押票抵押的就是这东西。”

武云阔拿过了青铜器,端详一番,说道:“这是越国的青铜器,而且还是越国王室的用品,价值不菲呀。”

石正峰问中年人,“这东西是谁抵押在这的?”

中年人说道:“这东西是二王子身边一个亲信,抵押在这的。”

石正峰和武云阔对视一眼,都是大吃一惊,难道杀害宫女的凶手,是鱼敬舜指使的?

这个念头在石正峰、武云阔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鱼敬舜是吴国第一君子,整个吴国,所有人都是凶手,鱼敬舜也不可能是凶手。

石正峰问中年人,“二王子身边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中年人说道:“他没报出真名,只说自己叫鱼六。”

石正峰又问道:“那个鱼六长着一张麻子脸吗?”

中年人说道:“不是,他那张脸白白嫩嫩的,很光溜,像个娘们儿。”

石正峰看了看武云阔,那意思是征求武云阔的意见。

武云阔说道:“无论如何,我们先找到那个鱼六再说。”

石正峰和武云阔离开了金钩赌坊,来到了鱼敬舜及其随从下榻的驿馆。武云阔询问鱼敬舜,随从当中是不是有一个叫鱼六的人。

鱼敬舜说道:“我的随从当中有一个叫鱼江的,大家都管他叫鱼六。”

石正峰在旁边问道:“那个鱼江是不是长得白白净净的?”

“是啊,”鱼敬舜有些诧异。

石正峰说道:“就是他,二王子,他可在驿馆当中?”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