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栎顿了顿后,又说:“行了,我猜他也是玩闹,逗逗你罢了,不然青锋失格那会他就找来了。估计花云哲就有看人着急,自己就痛快的恶趣味。”

“别担心,对付这种人,我有办法。”李栎笑着宽慰道。

他虽然只说了三言两语,态度也是轻轻松松,但不知道为什么,罗燃对他的话就特别信服,可能是因为在罗燃看来,李荔也不是什么“善茬”,在他手里也吃了不少亏了。

“恶人”偏有“恶人”磨,对付花云哲,李荔是最好的人选了。

……

转天一早,李栎和罗燃拖了行李坐车去火车站。30分钟高铁呼啸,来到了X市。看看时间,离集合还一个小时。

李栎没想坐那么早的火车,但罗燃一早就来挠他的门,紧催慢催地催他出门,声称“万一路上耽搁了呢”,“宁可早到去那等着不能迟到啊”。

对于罗燃的“去心似箭”,李栎心知肚明并能表示理解,别说他了,其实李栎也是第一次参与大名单集训这种重要活动,心里也是激动万分。可激动归激动,时间又不会因为你心急如焚而走得更快些,反而会变得更加难熬。

眼见罗燃一路跟火燎尾巴似的坐不住,就知道他已经彻底躁动了。

还是年轻啊。

“就说来早了吧,估计天狼那几位都还没出门呢。”

李栎说着,给郎拓发了个消息。

【荔荔在木:我和小罗到了,你们都哪呢?】

十秒钟后,回复来了。

【独狼:早点铺子呢,就在火车站后身,你们也来吃两口?】

五分钟后。

李栎和罗燃跟着导航走到一条小胡同,钻到最里头,找到一家门脸。

三月份的X市风沙飞舞,暴土扬尘,那家早点铺子的老板把门关的严实,门后还垂了条门帘子,否则要不了多久,桌上就得落一层土。

掀开帘子走进去后,热浪扑鼻,食客满桌。

天狼主力队全员都在,分拆开来占了两张圆桌,桌上堆满了各色风味,干的稀的都有,见他们来了,郎拓招手:“这儿呢!”

紧接着,他带着屁股底下的凳子,往边上蹭出点位置来。

“尝尝,这家早点地道,我们有空就来吃。”知道他们过来,郎拓提前叫了好几样该店的招牌,这会献宝似的往李栎和罗燃面前推。

“跑这么远来吃早点?够有精神头的。”李栎坐到桌边,笑着说道。他去过天狼俱乐部,那里离火车站半小时车程,“有空就来吃”说的轻巧,其中也蕴含了吃货老饕对美食的追求。

在郎拓强烈推荐下,李栎喝了碗热汤馄饨,干了半碗豆腐脑,又啃了俩焦圈造了个油饼,甚至鼓足勇气尝了口豆汁儿。

那碗馄饨最正点,汤是骨头汤,大个儿馄饨咬一口香的冒油,加上汤里的紫菜虾皮香菜沫儿,一碗下去,肚里心里立刻就满足了。

随即觉得有点发困。

至于说豆汁儿,没那么可怕,可真喝不出来哪好,李栎暗自放弃:罢了罢了,用不着勉强。那么多好吃的还吃不过来呢。

吃的差不多了,郎拓在群里问诸人都到哪了?得到了参差不同的回答,有说晚点的,有说没赶上车的,几人一看,索性在这多坐了一会。

“休息的怎么样了?”郎拓不无担心地问。

自打“李荔”坐下,郎拓就一直盯着他的手腕看,看到最后,连李栎自己都觉得,他如果手腕没废,都对不起人家给的那么多注意力。

“还行。”李栎含糊地回答。

“别落下什么毛病,这次去了训练基地,找队医给看看吧。”郎拓关心地说。

李栎知道,误会大了,青锋在艰难战胜bb后,上一轮迎来了D组的胜利者,边城战队。

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对阵bb主力队员时势不可挡的“李荔”,上轮发挥一下子“平庸”了许多。

这纯粹是所有人对李荔期待过高导致的结果。战胜bluebck战队后,网上已经有人声称,李荔是当今神殿第一人了,如此高的帽子扣下来,所有人都拿着放大镜去紧盯“李荔”的一举一动,致使李栎原本正常的发挥被冠以“平庸”的评价。

更有人声称‘李荔和bb一战伤到了根本,以后怕是得废了’。

“我没事,”李栎说完,见郎拓一脸不信的样子,索性将错就错,“是有点没缓过来呢……既然我都这样了,下一轮你们就少派几个主力上场吧。”

郎拓:……

几人又在温暖的早点铺子里待了会儿,然后结伴返回火车站。

天狼众位选手不知道怀抱着什么念头,簇拥着罗燃走在前面,郎拓反而慢了两步,等了等李栎。

“这回训练不晓得什么路数,杨岳前辈咱也没接触过啊,”郎拓说到这,用期望的目光看向李栎,“也就谢挺前辈刚出来时,跟他打过交道。”

“是啊。”李栎说。

“不知道什么性情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相处啊,要是能有点内部消息就好了。”郎拓又说,加倍期望地望过去。

“可不是。”李栎又说。

郎拓急了:“装什么糊涂啊!还不赶快向谢挺前辈打听打听!”

“免了。别去打扰谢队了。”

李栎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道:太天真了哥们,你以为你想得到的,我能想不到吗?问题是,李荔那家伙……

唉,一言难尽。

他想起前几天和李荔的对话,内容和郎拓刚才所说的差不许多。

在听说杨指导和谢挺是同辈选手后,李栎随口问了句“杨指导是什么样的人啊”,得到了李荔“不知道”的回答。

再问一句“那问问谢队啊”,对面干脆没了回答。

李栎这才后知后觉:‘你不会和谢队断了联系吧?’

他是真不知道,李荔的各种社交账号都在他自己手里,要不是这回得封闭集训,也不能告诉他知道。李栎满以为,虽然换了魂儿不方便露面,但逢年过节双十一的,李荔肯定得在QQ啊,微信上问候问候他满心尊敬的老队长。

结果一问才知道,自打谢挺退役,俩人就没联系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