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荔荔在木杀死了be,之后吃光了这波兵线,他回来的时机把握地极好,一波反推过去!bb第一座塔倒塌!强制换人开启,bb第二位选手……”

流光说到这,打了个磕巴后,才接着说道,“胜负颠倒的太快,超出裁判预料之外,bb第二位选手现在才刚就位,是gre。”

“gre是bebk战队主力ad选手,也是bb的元老级成员。gre上场后,将继承be的经验和金钱,be的经济还是相当不错的,gre作为神射职业,完全可以发挥职业优势,青锋的第一座塔守不了多久了。”

流光好似被所谓的“断气式解说”感染了,一口气说了好多。

但全场观众根本就没有听进去,甚至bebk战队第二位选手的登场几乎没有得到任何的关注。bb观众席上的所有人都在大骂,骂荔荔在木,骂青锋,甚至骂地图上的防御塔。

“有没有搞错啊!”

“剩那么点儿推不掉?”

“太他妈憋屈了!”

“李荔一贯这个尿性,什么恶趣味啊,最喜欢在胜利曙光出现的前一秒,一把捏碎别人的希望。”

……

“天啊天啊!他的时机也把握地太好了吧!”裴然激动地叫道,“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太危险了,简直太危险了!”

“哈哈,李荔太棒了!“桃子开心的也叫了起来,自发的嘲笑起她老公来,“怎么样啊,最后青锋的塔蓝神好像没能推下来呢。刚刚谁那么言之凿凿的啊?”

“运气好罢了,李荔再晚回来几秒,蓝神就赢了……”

桃子老公满肚子的不服气,恨不得化身“时间的支配者”,把时间倒退回比赛开始之前,他好劝be多打几下塔,或者干脆副职业选个占卜师,点亮“幸运”的副技能,关键时刻爆发一下。

他越想越生气,be怎么没选占卜师呢?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但桃子老公实在是头脑不清醒,be要是真选了占卜师,还怎么选建筑师?那又怎么可能出现这种只差一点的情况?

他不是个别人,满场的bb粉丝都觉得自己比be看得更高更远——be就应该怎样怎样,不能怎样怎样,早就该怎样怎样。

全部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云里烟村雨里滩,看之容易做之难。坐在座位上空想,当然觉得这个那个,可实际上场就会明白,在极短的时间里,极紧张的局势中,任何决策都是对选手极大的考验。

“其实be表现得很好了。”

一片“怒其不争”的抱怨中,裴然身边那人却一反常态,为be说起话来。

“李荔的压制是‘温水煮青蛙’,是在打野优势下,对野区更好的利用和对节奏更佳的把握,这幅地图地形比较特别,不方便爬上爬下,如果be专注对线的话,更没有手段牵制李荔了。目前的结果已经是很好的了,虽然be下场,但我……但青锋的第一座塔和塌了没什么两样。”

在那人的解释中,李荔和be似乎是个势均力敌的结果,谁输谁赢仿佛没有什么定论。

这么说起来,桃子老公的“运气说”也不算太离谱啊。

“运气是在一点一滴的优势建立后,更为可喜的那点概率,”那人认真地说道,“以为谁都能把失败归结到‘运气不好’,谁都能把胜利归因为‘运气爆棚’吗?”

裴然没说话,只默默点了点头。

想了一下她又心有不甘的问道:“这么说,李荔大神也没占到什么优势啊?”

“怎么会!领先了这么多的经验和经济不是优势吗?更何况下一个人还未必能很快的就把李荔打下去。”

“那接下来,李荔会怎么样呢?”裴然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

离下一波兵线过来还有一小段时间,背后是血量剩余不多的防御塔,面前是有着远程攻击,几乎可以放他风筝的弓弩手。荔荔在木的多数技能在与be一番酣战后都是暂不可以的状态,他会怎么做?他能怎么做?

“如果是一般选手,这会儿也没什么可做的,就慢慢和对手消耗,争取多吃点兵线,多长些经验金钱,好为下一个上场的队友积攒点优势。”

那人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下来。

“一般选手”这四个字让裴然捕捉到了一丝“可能性”,她眼睛亮亮,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荔荔在木绝对不会做出‘一般’的选择。”

“是啊。”那人颔首。

话音刚落,就见刚刚上场的gre抓紧一个机会发射了一批箭只,顿时箭雨连天,这是弓弩手的8级大招“遮天蔽日”。

单只箭的攻击力并不是很大,但胜在数量多,从第一视角看过去,满目都是箭头,会让人产生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如果再配合上5级的技能涂药,中箭之后会附加上很多异常状态,或麻痹或中毒,妥妥地雪上加霜,威力可就大了。

这批箭只的发射刚好卡住了荔荔在木的脚步。这是gre精准的算计。

他退、他躲,塔防不保。

他进,他冲,则要以血肉之躯承受伤害。

进退两难?荔荔在木做何选择?

“荔荔在木直接开闪现冲上去了! gre也似乎早做好了心里准备,跟着闪现后退,没发射完的遮天蔽日也跟着gre同时后退,荔荔在木没能近身,仍然在遮天蔽日的范围里,没占到任何优势。”

“荔荔在木完全没有任何的犹豫,他打掉了一半袭来的箭雨,硬扛着另一半伤害和附加的状态,继续往前冲,这也太猛了!”

涂药每次只能选择上一种debuff,麻痹会让人减慢动作的速率,中毒则是按时间损血。gre这回选择涂的是麻药。

明显可以看到,中箭之后的荔荔在木动作突然慢了下来,而gre则以更快的速度后退着,拉开了俩人的距离。

“被上了麻痹状态还想要直接和gre正面pk是不是太托大了?肯定被gre放风筝玩死。”桃子的老公这会儿再次把矛头指向李荔,像是快输光了的赌徒一样,不甘心前面的失败,指望着这次能让他迅速回本,挽回他刚刚失去的权威。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