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各位身上的钥匙要是有富裕的,就交给我,交给谁我都不放心,”be扫了眼他的众多队友们,“谁知道谁是间谍啊,要是一不小心把钥匙交到间谍手里,游戏也就结束了。还是我拿着,安全。反正谁都有可能是间谍,就我不可能。”

……

南北对抗赛参加人数共40人,代表着联盟中甲级、乙级的40支战队。基本上99是各队的队长,两个阵营各20人,可谓大阵仗。

从抽取间谍的身份开始,重新开机录制,后期会把南北对抗赛的规则剪进去。所有队员都像模像样地抽取了身份,最终,两位选手成为了各自一方的间谍,接受了间谍的秘密指令后,间谍们揣着异样的心情,加入己方阵营。

进入游戏方特供的新春地图,随着系统播报,一个又一个选手的角色已在游戏各点处刷新。

这副地图名为九州,风物都是名山大川,放眼望去,如同身处一幅水墨画卷之中。又好像投身了真正的江湖。

职业选手探究地图的劲头都起来了,开始做地形勘测。

北派阵营的频道里,不时冒出几句话来。

【山可以攀爬,上面有野怪。】

【可以渡河,会受水流影响……我被冲走了……我死了!不过好在没扣分。大家注意,有出图一说。】

【我这边是片沼泽,坐标为37650,12008,我先走个试试。】

半分钟后。

【不行,沼泽寸步难行,感觉还得找落脚地,总不能让我自己做副“雪橇”出来吧,这到底是神殿还是饥荒啊!】

……

频道里的消息层出不穷,只言片语堆积起来,慢慢拼出了整张地图的地貌。

简单点说,这是一幅地形多样的地图。有河流、有沼泽、有平原,还有高山。

此时此刻,李栎面前就是一座高山。准确来说,是一面直冲云霄的悬崖峭壁,仰头看去,峰顶云山雾罩地看不清光景。

“够高的。”

李栎说着,操纵着荔荔在木拔地而起,向上跳去,山峰嶙峋,总有山石凸出,倒是不缺落脚点,向上跳了两三次后,李栎放弃操作,任由荔荔在木从不高的地方摔了下来。

掉血。但掉的量足以接受。

搞清了这一点后,李栎又开始第二次攀爬,他爬得很快,不多时已经离地数丈,向下瞄一眼,地面上的光景已经开不清了。

“究竟有多高啊?”李栎感叹,这游戏做的,够极致的。

就说这山吧,也不是都是光秃秃的,时不时地有一两棵树从岩石缝里冒出来,恰可借来落脚。上到一半,竟然有个石台,李栎踏上去后,清楚看见山壁上有个洞。

“哇,这么老土,不会是什么世外高人吧,”他操纵角色向前走了几步,一矮身进了洞,嘴里还念叨着,“或者是隐藏boss,总不会宝箱就在……这儿吧……”

目光转处,洞中洒下一束天光,正好照在一个孤零零的小箱子上面,那箱子只有两拳大,灰扑扑的,辨认不出什么材质,总之很不起眼,一点也看不出来,它就是整场游戏的重中之重。

为什么李栎能确定,这个宝箱就是那个大家都在寻找的箱子,是因为箱子后面的山壁上清楚刻着最后的宝藏。

箱子有了,钥匙哪找去?

根据游戏规则,钥匙是地图上野怪随机掉落的,还有真假,所以大家现在都在忙慌慌地去开怪,争取收集尽量多的钥匙。

李栎看着那个不大的箱子,突然冒出个想法,他操纵荔荔在木拔剑,向着那箱子当头砍去。

咣!

虽然只是一记普通攻击,但发出的声音着实响亮,像一口钟被人重重敲了一记,嗡嗡声响一波一波荡漾开,不绝于耳。

在震耳欲聋的声响中,紧闭的宝箱周围出现了一团雾气,慢慢地散开些许,箱子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渐渐地,越开越大……

里面跳出来一只野怪,又或者干脆整只箱子变成了一只野怪。

“瞎猫碰死耗子,真被我蒙上了?!”

李栎又惊又喜,这是什么逆天的运气啊!一上来就找到宝箱,没钥匙直接暴力破坏,居然就把野怪招出来了?瞧瞧这聪明才智,这不走寻常路,接下来,只要把这只野怪干掉,游戏就结束了吧。

李栎恨不得哈哈大笑,想到他那些同僚们还得辛辛苦苦打怪找钥匙,互相pk,他却可以轻轻松松坐收胜利,这就是主角的光环啊

一分钟后。

宝箱怪的实力太弱了,收拾起来不费吹灰之力,还不够给人塞牙缝儿的,李栎心里有点犯嘀咕这不像最终boss的实力啊。

他刚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就见死去的野怪华光一闪……又变回宝箱的样子了。

李栎???刚刚发生了什么?

仔细看看,箱子的样子和一分钟前不太一样,好像更亮了点。

李栎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咣地又砍了箱子一剑,如同看到了重播一样,先是起雾,然后吱呀,之后嗷一声怪又冒了出来。

李栎有点傻眼,这几个意思?可由不得他多想,怪已经扑上来了,他下意识举剑格挡,铛地架住野怪一记猛击,顺势又开始新一轮屠杀。

两分钟后。

宝箱怪的实力有所增强,但李栎还是轻松解决,这次他留了个心眼,打算去摸尸体,或许宝物回收有时间限制。

他几乎是在怪倒下的一瞬间窜过去上下乱摸的,可没用,还是晚了一步,那具“尸体”还是变回箱子的样子了。

李栎“???”

“嘿,我就不信了。”李栎倔劲犯了,反手又是一剑劈上,妈蛋,他不信了,活人能被一只箱子逼死?

……

游戏进行的如火如荼,郎拓作为只有一条命的“王”,不得不小心谨慎,既然不宜冲锋陷阵,那么干脆坐镇大后方,干起了“指挥”和“收钥匙”的工作。

“身上钥匙超过3把就来给我交一趟啊,别自己怀揣巨款到处跑,多危险啊!”

郎拓又一次在公共频道里呼吁,这一点他和be倒是不谋而合,不愧都是当“王”的命。

【郎队,刚碰见飞驰电掣了,余队长和我说,他是咱这边的卧底。】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