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平常很好说话的李栎却没有立刻答应:“你和你家人关系处不好,是因为他们不同意你做职业选手吗?”

“……差不多吧,反正不管我做什么他们都看不顺眼,”李荔囫囵说了句,发现李栎还在用探究的目光盯着自己,“干嘛?”

“我怀疑你好久了,你小子身上有秘密啊。”李栎一拍大腿,开启编剧模式,“难道你真正的身份就是传说中的‘总裁之子’,因为不满家族为你定下的婚约所以出逃,最后发现对方联姻的姑娘是个好姑娘,于是你们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过上了纸醉金迷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李荔:……

“这不就是山治的故事吗?不对,应该说是林太平。”李栎说到这,忍不住捧腹大笑。

李荔一头黑线:“???谁”

“我要是真这么富,直接把青锋买下来不就行了,还用那么费劲?不对,直接把雷雨买下来,把谢队请回来,那后面的所有事都不会发生了。”

……

转天一大早,李栎不到6:00就醒了,想到今个除夕,便心安理得地在床上赖了好久才起来。

起床后,他照例穿衣洗漱,整理完毕后下楼发现,还有人起得比他还早。

只见李荔一人站在窗户边上发愣,不知道在想什么,愣是没听见他下楼的声音。

“干嘛呢?”李栎好奇心起,走过去问道

到他身前才发现,李荔也不是干愣着,而是捧着他的手机相面,惊觉他凑过来,李荔整了整神情,装作没事人一样,把手机收起来了。

见他神神秘秘的,李栎也没多问,把话题又转回到杯赛第五轮和bb的团战地图上。俩人边吃早饭边探讨。

“虽然我下一场不上啊,但我也没闲着。”李栎掏出手机,调出一系列图片。

李荔接过一瞧,图片都是他手绘的画稿,类似于电影的分镜镜头稿,将赛场上有可能遭遇的情况寥寥几笔画了下来。

李栎总有些古怪念头,像是之前研究“杠鼎”是否符合物理规律,包括一直在努力用神殿里的琴师技能弹出一句完整的曲子,还有今天这出。

莫名其妙的。

但仔细看看那些手稿,李荔又有了别的想法,李栎似乎把战场上的情况当作一道复杂的物理题,层层推演,争取预想到方方面面,而且为每种危机都准备了不止一种的应对方案,大大提高了他的容错率。

但李荔不看好这种潜心的研究。

“战场千变万化,你这都是纸上谈兵,有时候想得太多,事到临头反而会犹豫。”他说。

“我知道,还是要多磨练技术,”李栎嘴上假装谦虚一句,下一句便暴露了,“这都是我练习之余搞得,我每天的练习永远做的是又快又好,所以富裕时间比较多。”

李荔:……

“嗡——嗡——”

手机震动声响,李荔掏出来接通后,“喂”了一声。

对面哇啦哇啦不知道说了什么,李荔只有两个字“没空”。

‘怎么了?’李栎无声问他。

“春节活动。”李荔只说了四个字。

李栎一下明白了,打电话来的肯定是神殿联盟主办方,按照传统,凡是年节,约等于搞活动的时候到了。神殿游戏方也不免俗,新春活动是每年的传统,无论甲级乙级都要派人参加。

之前他去参加抽签仪式的时候,工作人员就和他确认过一次“春节活动”的事情了,当时被他以“战队丧失资格”的借口敷衍过去了。

训练还来不及呢,第五轮的对手bebk战队太强大,逼得李荔都要亲自上了,时局多关键一目了然。

怎么又来问?

除夕当天电话上门,对面显然是抱着志在必得的心思,当下又是一顿说服。

李荔翻了个白眼,心说干脆直接挂了得了,就见李栎示意他‘开免提我听听’。

“……联盟将你列为特邀嘉宾,特别邀请你来参加。你不来,南北对抗赛就少一个人,活动就搞不起来了。”通知他的那人连声说道。

李栎汗:这么积极主动?

他奇怪地看了李荔一眼,心说你和联盟关系那么僵,怎么联盟还这么上赶着?不就是南北对抗赛人数不平衡嘛,多大点事,随便从别的战队凑一个不就行了?

殊不知,平衡各方,从来都是大事。

随便凑一个?世上事,怕就怕“随便”二字,随谁的便呢?选谁都没法服众啊。

但李荔不一样,首先青锋要是没失格,本身就占了一个名额,其次,凭李荔的资历和能力,参加活动那是名正言顺,再说,青锋失格说白了是“非战之罪”,联盟也想借由李荔出席活动表明他们爱莫能助的心情,以免让粉丝观众心寒。

想想看,春节活动说穿了就是职业选手欢聚一堂,表演个节目啊,展示下才艺啊,到最后,做个游戏什么的,虽然有南北对抗赛,但重点不是对抗,是南北一家亲,单单把青锋排除在外,才叫不合适。

对方苦口婆心地说服着,李荔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不时表态一句“真的忙”,“今年就算了”,也就是今天大过年的,往场的李荔怎么可能那么有耐性。

对面犹自不死心:“今年有不少赞助商,现场又设立了很多奖金奖项,比如说往年的保留曲目,南北对抗赛,赢的队员按照积分领取奖金,最多能有……”

那人话说了一半,就觉得是白说了,李荔大神什么身价,奖金多少钱,他也看不上啊,怎么可能放在眼……

“你等一下!”

那人一愣,紧接着电话被人按了静音,过一会儿后重新接通,对面的语气已经大不一样了。

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春节活动,一年之计在于春,整个职业圈共襄盛举,我怎么都得参加啊!”

听到有奖金李栎就心动了,再听说南北对抗,赢的一方每个人都有奖金,他立刻出手,瞬间反口。

李栎考虑着南北对抗主要是团队作战,他泯然其中,跟着拿奖金基本上是妥妥的,反正杯赛第五轮和bb那场他不用上,趁机“走个穴”,正好给队伍挣点外快。

把理由一说,李荔也无话可说,不为五斗米折腰,也得先有五斗米啊。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