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杯赛的地图由主办方选取,组队擂台赛的地图保密,比赛时才会公布,而团队战的地图,则在抽签结果出来后向各队透露。

这样一来,对战双方研究地图的时间是相同的,又都面临一副不太熟的地图,看上去很是公平。

但其实,强队和弱队间的差距体现在方方面面,不单单是队员的技术水平有高低之分,整支队伍的战术水平也有强弱之别。

好在战术方面,青锋不用担心。

“老天保佑,给我们一张好图。”

罗燃捏着他桌上的锦鲤,毫不避讳地祷告起来。

“怎样的图才叫好图啊?”唐一飞不明就里地问,以他的能力实在想不到,什么样的地图会在对青锋有利的同时,还能对bb不利。

“呃。”

罗燃为之语塞,天晓得他口中的“好图”,只是为了安抚他和其他队友的随口之言罢了。哪里会有这种图。

“不管怎么样,先训练吧。”

眼看越聊越不是滋味,林原连忙把话题带回到每天必备的任务上,所有队员依言开始训练,这一练就练进去了,全神贯注之下,心头的焦急仿佛平静了些许,也不觉得时间过得慢了。

直到晚上6:00,所有人的手机一同响起,“李荔”在群里发话了,一连三条。

【同志们,我下飞机了!快饿死了!先回宿舍了。】

【地图的事给我点时间想想,明天咱们讨论。对了,地图信息我上传到队里的云盘了,你们可以先看看,有什么想法明天一块提。】

【你们要是训练完了,就都早点回来休息。接下来是接连的硬仗!养精蓄锐吧!】

“这?他今天不过来了?”林原不敢置信,现在什么情况,面对bb,不应该把一分钟掰成两分钟去用吗?

“不来了吧,”罗燃也有点晕,他用寻求答案的目光看向林原,“那咱们怎么着?”

“……”林原想了想,“先点个外卖?”

唐一飞、汪晨和张汉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儿,恍惚间有了个疑问——‘说好的紧张感去哪了?’

李栎很有紧张感,他下飞机后连饭也没吃,马不停蹄地赶回了青锋宿舍。

一进门,就见李荔已经等在客厅了,见他回来迎着他劈头问了句:“什么样的地图?”

“一张好图。”李栎边换鞋边说道。

十分钟后,李栎房间,战术背板前。

“确实,以当前的情况看,这真是一张很有利的地图了。”李荔握着马克笔,看着背板上李栎徒手画就的简易地图说道。

“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李栎苦中作乐的说,磨难一重重,他都有些麻木了,情绪也不自觉的变得佛系起来。

“你觉得这场比赛该怎么打?”李荔边问边把手中的马克笔盖上盖儿。

“你问我?”李栎惊讶,以往这类硬核的比赛,从来都是李荔说一不二的布置战术,在专业方面,李栎也确实没有置喙的余地。

和灭神怎么打都没问他,和bb怎么打却要询问他的意见?

“对。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我听听你的意见。”李荔说。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再猛也扛不住bb啊,除非你亲自上场。”李栎随口说道。

他原本就是随便说说,没想到李荔眼睛也没眨,当机立断地说:“好!这场比赛让我来。”

李栎:“???”

“只剩一片药了,那么草率地就吃了?那抗得过bb,也抗不过天狼啊。”李栎说。

这也是他烦躁的原因,他就像在打一场永远也无法结束的战役,攻下了一座城池,还有一座城池等着他,永远也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一个一个来吧,虽然地图对我们有点利,但让现在的你去扛bb,也有点强人所难。”李荔说。

“让我抗天狼就不强人所难了?”李栎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清奇的脑回路啊?抗第二都费劲,抗第一还能有什么奇迹不成?

“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要是第五轮输了,不光今年彻底没戏,明年也……那留着药又有什么用?还有机会吃吗?”李荔说。

李荔说的含糊,但李栎听出了端倪,他说没戏的,可不是指他自己,分明在指“青锋”。

也是,自打出了黑天鹅事件,青锋战队就是风中烛火,能活一天是一天,指不定哪天风强一点,就熄灭了。

“没想到这么早就要破釜沉舟啊。”半晌后,李栎苦涩地说。他总抱着侥幸的念头,以为自己只要闷头努力,自然会攻克一切难关,实在有过不了的困难,起码还有最后一张底牌保底。

却不想,他现在被迫要早早亮出这张牌,那以后,李栎再没有别的退路了。

“问题你上也不见得能扛得住bb全队吧。”李栎也不想说这种丧气话,可他太理智,骗不了自己,没法一闭眼一推手就认定“大神出马就必赢”。

李荔听了这话愣了愣,当即有点恍惚。他想到上届亚洲杯,中国队对上韩国队的那场比赛。

这么早就对上最强王者韩国队,大家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整支队伍的信心如同放置在空气中的瓜瓤,干瘪又轻飘,但偏偏,没有人敢直接把这种“不安”释放出来,动摇“军心”可是大罪。

那时的李荔,国际赛事经验不足,更不是现今睥睨无双的性格,作为新人,心态也很新,就觉得烦躁、慌张、迷惘,没有方向。

当时的他冒大不韪问了谢挺一句话:“咱们抗韩国,扛不住吧。”

作为所有人主心骨的谢挺听了这话,既没有安慰他,也没有训斥他,只愁眉苦脸地看着他,直嘬牙花子。

“扛不住也得抗啊!拼呗!能打到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他认真地说。

最后的结果……拼了,没拼过去……

李荔想到这里,嗓子有点发紧,他飞快地眨了数下眼睛,把这股情绪严严实实地压了下去。一张口,不自觉地模仿起谢挺当年的口吻:“拼呗!能打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反正……”

李荔说了一半语塞了,他也不知道“反正”后面还有什么可说的。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