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偏偏俱乐部的经营者只看到便宜两个字,又见刘骏言出自传奇的青锋战队,履历上“副队长”那几行着实漂亮,硬要揽他进队伍。

无限战队的队员们有了默契,决定这一次一定要推刘骏言上场,正面面对青锋战队,让那帮不懂装懂的大爷们看看,这就是你们捡回来的东西!

“是啊是啊老刘肯定得上。”

“知己知彼,真正的知己知彼。”

“靠你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不是说,‘青锋完蛋了,人心都散了’,不如就由你亲手终结他们吧。”

……

无限战队的经理竟然一点也没听出端倪,还用分外期待的目光看向刘骏言。

刘骏言身子都软了,不管他怎么解释,没人肯听,都在“捧”他,把他吹得上天入地。不管他怎么推辞,也没人肯饶过他。

天下苦逢迎拍马之人日久,终于引起众怒,誓要上天追你凌霄殿,下海追你水晶宫,你就是佛爷头上的金翅鸟,也要拔你顶门三根翎。

刘骏言就是两军阵前祭旗时,斩杀的那猪羊活物。

一周后。杯赛第三轮完。

有问题,上【知否】。

知否平台上,电子竞技板块,伴随着本轮杯赛落下帷幕,一个问题横空出世,聚集了不少热度。

【如何看待杯赛第三轮后,无限战队队员刘骏言在记者会上说的话?】

该问题的主标题下面,提问人还绘声绘色地做出了补充[杯赛第三轮,无限战队遭遇青锋战队,被青锋以102的大比分斩落马下,结束了杯赛赛程。

赛后,青锋战队前副队长,无限战队现任队员刘骏言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请大家多体谅体谅我们,别听说比赛输了,一上来就骂。本来战队实力就不行,输了不是正常的吗?’,我觉得这人说的话实在是太气人,诸位知友们怎么看?]

这样一个看似平常的问题,涉及到的又是乙级联赛不知名的战队、不出名的选手,原本应该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但是在这个时间点横空出世,却意外地引爆了网友们的不满。

于是在此问题下,回答者众,个个活跃,妙笔生花有之,妙语连珠有之,既没妙语也没妙笔的,就凭借着振聋发聩的质问,也“骗”到了不少赞。

比如说来自网友“李小喵”的高赞回答。

【今早看到刘骏言的言论,我都气笑了[图片][图片][图片]

体谅你?!这种话是你这种人该说的吗?

体谅这两个字,从拼尽全力后依然失败,但依旧愿意拼搏向上的人嘴里说出来才有价值好吧。

你?

呸!一个混了那么多年的老油子,赛场上没见你怎么努力,破事儿烂事儿那么多!

[链接如何看待青锋大量队员“出走”?]

早干嘛去了?

和李荔大神做了三个月队友,这三个月里,你刘骏言都干了些什么?

我就不说你转会什么的破事儿,人各有志,连李荔大神都没说什么。就看你比赛输了之后,说的那些话,打不打脸??

‘战队实力本来就不行?’

竞技拼的是什么?只有纸面实力吗?你一句话,一下子打击一大片!合着联盟中除了那几支强队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呗!以后比赛就拼纸面实力,都不用真刀真枪的打了!

‘输了不是很正常吗?’

你又一句话,就把整支队伍拖下水,我们无限战队虽然成绩一般,但全队上下谁不盼着队伍好?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混吃等死吃老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图片][图片][图片]

真牛逼!对青锋的战术陷阱一踩一个准儿,合着无限把你买过来,是买了个奸细啊!

就这还舔着脸要人体谅?还把锅推到战队实力上去?体谅两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那就是个屁!

你把我们这些观众当成什么了?竞技最大的魅力就是拼尽全力后的虽败犹荣!

我今天暴躁了,也不匿了,我就是无限粉儿!从我做起,实名diss刘骏言这种尸位素餐的选手(怒)(怒)(怒)!】

也不怪无限的粉丝会暴怒,和青锋的这一场连解说的嘴还没溜开呢,比赛就结束了,花的时间比上一轮青锋对阵那支名叫“发际线什么什么”的业余战队的时间都短,过程实在是乏善可陈,太一面倒了。

其实不用粉丝diss,无限俱乐部里面也是怨声载道,刚刚转会过来的刘骏言,凳子还没坐热就要去坐冷板凳了,位置已经岌岌可危了。

青锋获胜或许还在意料之中,但胜的这么干净利落,让很多买了青锋转会过去的队员的队伍都产生了怀疑,这笔交易到底是赚了还是赔了。

……

d市,弹痕俱乐部。

杯赛第四轮,是甲级战队参与的第二轮比赛,这一轮仅余16支队伍,将分为四个小组进行小组赛,真正意义上的混排。

上一轮投入战斗的12支甲级队,有9支队伍都顺利赢下比赛,进入第四轮,包括弹痕。剩下的7个席位由乙级战队和业余战队瓜分。业余战队只剩2支,乙级战队还有包括青锋、灭神等水平不错的共5支队伍。

业余战队基本全军覆没,乙级战队也是伤筋动骨,可甲级战队这边呢?真正有竞争力的种子队,还没参赛呢。

也难怪很多人一门心思也要奔甲级队来,甲级队受到的特殊待遇,体现在方方面面。

“哟。来那么早呢?”

孔方正坐在长桌靠近桌尾的位置上发呆,一个让他不爽的声音就打断了他的思路。

真是奇了怪了,以前怎么没觉得这女的那么烦人呢,甚至因为都是新人,还想着互相照顾呢。孔方一想起曾经自己的单纯想法,就想骂一句自己眼瞎,他目不斜视,更不打算理她。

偏偏柳笛瞎了心似的缠上了他,就算热脸贴冷屁股也无所谓,一定要从他嘴里听到她想听到的话。

“也不知道弹痕在哪个小组,欸,”柳笛故意问道,“不知道会不会和青锋分到一起啊?”

孔方面上肌肉一抖,如果真对上了弹痕他对青锋也没有多少信心。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