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今年我们比赛场馆租赁费,公司办公训练场地的租金是已经交过了,但是明年呢?我们要是明年想重新进入乙级联赛,这些都是硬件条件啊,还不说联盟有硬性的准入规定,需要缴一大笔保证金,另外俱乐部所拥有的资金还必须满足支付所有员工18个月的工资……”

一开始谈这个话题李栎就开始叫苦连天,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啊。

“那点钱仅仅也就是满足今年的运营费,补上一些税款、拖欠的工资罢了。”

除了上面他和江筱诉苦的内容外,青锋被取消资格之后,之前的赞助商纷纷告青锋违约,要求赔偿损失,这钱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莫不成只能依靠自己“卖身”多接广告了?想到这里李栎也是悲从中来,对江筱接下来的采访都有点提不起兴趣了。

好在也接近尾声了。

“要是最后没进入杯赛决赛,也找不到其他的投资人,怎么办?”江筱问了个极端丧的问题。

“那就说明你是乌鸦嘴,”李栎戏谑道,“江小编,这可不行啊,好的不灵坏的灵可就太一语成谶了。”

“关我什么事?”江筱没见过这么堂而皇之甩锅的,不服气地问。

“行,为了证明你不是乌鸦嘴,真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你就开金口说‘会有出路’,让某个投资人噗一下突然出现,算是让你奶我们一口。”李栎乐呵呵地笑道。

“流氓!”

奶不奶的,听了就别扭,再配合“李荔”不怀好意的笑,直接让江筱红了脸,她收起笔记站起身,“不是说要拍视频嘛!快着点,我们很忙的!”说完扭身就走。

李栎……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杯赛第一轮以及星海音乐学院研究生答辩日,两个重要的日子重叠在了一起。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但因为“灵魂交换”的缘故,和两个人都扯上了关系。

一大早,李栎和李荔便到达学校这边,答辩的地方在大礼堂,二人找了个地方坐等叫号,这期间,两人聊闲天,聊的话题离不开那几件事。

“杯赛我让老林去盯着了,看今年业余队有没有黑马,”李栎低声说,“虽然第二轮是和业余队捉对儿厮杀,但万一运气不好碰见个bb那样的天纵奇才……”

剩下的话他没再说下去,尽在不言中。

“谨慎点好。三人组的组合技练得怎么样了?”李荔目前最关心的还是那个大问题,短时间内要掌握全新打法,对于青锋那些队员来说,是个极大的考验。

三人组的组合技目前就是个薛定谔的组合技,发挥的好不好根本拿不准。加上没有任何实战经验,是福是祸真不好说。

“a组还行,老张老林带一飞,两个老将压得住场,加上老张咒术师的职业特性,有比较多的操作空间,b组吧……”李栎啧声,“小汪还是太嫩,而且心理素质不行,稍微逼得紧点就掉链子,不过新人嘛,都是这么过来的”

李荔斜睨他你自己不也是个新人?

李队长没有新人的觉悟,费劲巴拉地想办法“我琢磨着干练不行,还是得实战。就是对手不好找,现在哪个战队有空闲啊,最闲的就是你了,虽然你猛,一个顶俩,但也不能太高调不是?”

李栎说这话,答辩顺序已经轮到他了,忙去推李荔上台“好好表现啊!”

李栎的硕士论文题目是《古琴曲≈ap;lt;广陵散≈ap;gt;的演奏方式及研究》,探讨的是十大古琴曲之一,也是最富盛名的《广陵散》。

《广陵散》的来源有多种说法,目前最常听到的版本是古琴大家管先生根据古籍所记载的曲调整理打谱所成。

李栎在此基础之上,进行了小小……小的改编,以此为题写成论文。别看只做了很小很小的变动,但需对古籍做多番研究,再结合古琴乐演奏知识常识,多番揣摩之下才得成,可说变动一点,功夫一堆。

看上去简单,做起来难。便如同凌波微步,看上去不过是寻常,但不明就里的人却偏偏做不出来。

“……你的开题报告写的是……为什么选择这个题目……”

“……三十八页上,《神奇谱秘》上记载……”

“……另两版本,与你所作有何不同……”

导师依照论文内容接连发问,李栎坐在台下听的过程里,着实为台上的李荔捏了一把汗,他的论文有些内容涉及古文杂典,颇为诘屈聱牙,说白了就是不是人话,尤其对于音乐白痴李荔而言,和天书也没区别了。

好在李荔虽然脸色一直死白,但脑子和舌头都没转筋,那一条条一段段的绕口话愣是全都背了下来,一问一答的也算舒畅。

四十分钟后,答辩结束。

“辛苦辛苦,”李栎递了瓶水给早就口干舌燥的李荔,“表现得不错,大将之风。”

半个月的努力,终于尘埃落定,李荔也松了一口气“下不为例啊,这种事别再找我。”

“我离博士论文还早着呢,总不能几年后咱俩还没换回去吧?”李栎脱口而出,说完悚然一惊,忙连连呸声。

这不吉利劲儿的。

“咱们在这等等成绩,之后先去吃午饭,”李栎看了看时间,正好中午,“汇报演出要到晚上了,干脆下午就在学校附近转转,别去别的地方了。”

“这地你熟,你决定吧。”李荔说。

二十分钟后,李荔得到导师召唤的通知,去拿成绩,李栎在原地等他,等了没一会,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他“你也来了啊?你表弟呢?”

闻声回头去看,来人是他的师妹,微微亮。

李栎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他这个师妹,先前看李荔带回来的星海校队成员名单时,看见个眼熟的名字后,还着实啼笑皆非了一阵。

郑熹微?不就是那个假装是李荔粉丝,实则来踢场子的女孩吗?她和微微亮是一个人?够巧的,果然无巧不成书。

今天见到真人,名字、脸都对上了,李栎哈哈一笑,很是熟稔地问“你怎么来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