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转天。t市国际机场,国际航班航站楼。

行李不少、派头不小的金成炫带着他的全部家当到达t市,刚下飞机去领行李,看到乌央乌泱的人群后,他皱起了眉头。

“真吵。”金成炫用韩语嘟囔道,离乡背井,他整个人都不适应,但好在青锋俱乐部给他的诚意还算足,不枉他纡尊降贵来到中国。

虽说在韩国乙级联赛里叱咤风云,但到了甲级联赛,金成炫还只是个查无此人的小虾米。再加上韩国电竞圈论资排辈的风气日久,即便水平不如他,队内的前辈却天天摆谱,把金成炫从头到脚压得死死的。

与其见天被人压在头顶,不如到国外轻松轻松。

“成炫兮,忍耐一下,等会就能去酒店休息了。”翻译在旁安抚道,因为金成炫正式转会,所以连他都转正了。

当然,工资是青锋给。

金成炫不耐地点了下头,等着他去取行李。

折腾一番后,二人出了闸口,本以为会有夹道欢迎,却不想连个接机的都没有。

“怎么回事?给赵经理打电话!”金成炫口气很坏地说,他感到自己受到了冒犯。

翻译自然急人所急想人所想,感觉比金成炫还愤慨,二话没说掏出手机,准备声讨对方不尊重人的行径,

电话很快接通,电话那头的赵经理不知为何气喘吁吁,连话都来不及听,只对翻译连声说“就到了!就到了!”说完没等回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什么意思?挂我们的电话,太没有礼貌了!”翻译不满地说,“中国人的素质就是……”

“金选手!ki!”

身后传来招呼声,金成炫正怒火中烧,听到声音故意慢慢回过身,不咸不淡地看着满头大汗的赵经理小跑到他面前。

金成炫缓缓提气,才刚要说话,手上便被塞了张东西,拿起来一看,上面是一串数字,还有几个汉字。

“这是什么?”金成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把东西递给翻译。

翻译拿过来一看,犹豫道“这是谁的手机号……喂,这什么东西?”后半句话那么不客气,显然是在质问赵经理。

“司机的联系方式。”赵经理说。

听完这答案,金成炫受之无愧地点点头,还可以,知道派个专车来接,但他对于赵经理的迟到依旧不满意,劈头就问“赵先生,签合同的时候说得好好的,我过来享受的是最高待遇。我这人最有时间观念,迟到的事,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本想再斥责几句,但金成炫转念一想毕竟在人家地盘,点到为止即可,算了,谁让自己大人有大量呢。

一个多月没见,赵经理的脸色明显灰败了不少,金成炫见他臊眉搭眼的样子,当他是害怕自己不满意,所以小心谨慎,金成炫心中怒气微平,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赵经理无精打采地说“咱快走吧,车是按时间收费的,贵得很。”说完,转身往航站楼外面走去。

“在我面前说什么贵不贵……”

为了能继续指责赵经理的“不礼貌不尊重”,金成炫不得已抬了贵足,跟上赵经理的脚步,一路走一路抱怨,直等绕到外面停车场,还没嘟囔完。可怜翻译为两边沟通,没停嘴说了一路,说得嗓子都干了。

来接机的是辆普通轿车,先看这规格,金成炫已经就不满了,沉着脸坐到后座,等着别人搬行李,好容易把他的家当塞进后备箱里,翻译开车门,刚在金成炫边上坐定,就听啪一声,后车门直接就被赵经理甩上了。

关门后,赵经理伸手拍了拍车屁股。如同摔杯为号,司机一脚油门踩了出去。

车都开出八丈远了,金成炫他们才刚反应过来不对啊,怎么赵经理没上车一起走?

车越开越远,丝毫没有减速或停下来的意思,金成炫扭头透过后窗往后看,眼看赵经理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咦?怎么上了另一辆车?

在中国,他们最熟的人,就是一直负责接洽的青锋俱乐部经理,也只有和他交流最放心。冷不丁地,赵经理说撤就撤,留他们两个外国人和一个不认识的司机同车共处,金成炫心觉有异,忙催着翻译快和司机打听打听,现在什么情况?

“他怎么没上来?”翻译操持着生硬口音的汉语问司机,“他不和我们一起回青锋吗?”

“咱目的地也不是青锋啊。”司机头也没回接了句。

翻译愣了愣,难道要直接去酒店?还是去酒楼参加接风洗尘宴?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安的情绪,问道“咱们目的地是哪?地址是……”

司机随口报道“h市区路号。”

翻译“???”

眼见翻译目瞪口呆的样子,金成炫忙声问他“怎么回事?我们要去哪?”

“说是h市……我们现在明明在t市啊……”翻译凌乱了,他彻底蒙圈了。

两相比较下,金成炫还算镇定,至少是强撑的镇定,他从后视镜里观察那司机的表情,见那人只专注开车,时不时偷瞟一眼后座光景,像是在看两个傻小子这俩客人连去哪都不知道,就敢上车?

问这司机也问不出什么来,金成炫当机立断,一边让翻译联系赵经理问责,另一边则抓紧时间联系他在韩国的经纪人。

不知道是不是赵经理近,经纪人远的缘故,翻译那边很快接通了电话。金成炫只听身边那人先是气势雄浑地怒声喝问,渐渐地,声音中掺杂了不确定,到最后愤愤撂下一句色厉内荏的狠话后,挂断了电话。

“……说是有什么问题让你直接问宋经纪人,”翻译也拿不准了,小声说,“他态度挺横的,感觉根本不害怕。”

金成炫哼了一声,他也不是傻子,敢这么得罪他明显是有恃无恐,他现在顾不得生赵经理的气,满脑子都在担心。

他担心,宋经纪人不会又把他卖了吧?

在韩国,经纪人对旗下的人有着“生杀大权”,面对宋经纪人,金成炫的话语权近乎为零,别看他在外面横,在宋经纪人面前,他怂着呢。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