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在场的记者就好像闻到血腥味儿的鲨鱼,纷纷围了过来,捕捉着雷雨这几名队员的神色变化,在心中酝酿着,又多了多少标题可写。

那个言辞锋利的记者用毫不忌惮的眼光,兴味十足地审视着卓彦,等着听他还能怎么回答。

“雷雨过往的成绩并非李荔一个人的功劳,雷雨也不是李荔一个人的队伍,在团队中,一个人的力量太有限了。”卓彦一直平静的语气中,又添加了几丝坚定。

可提问的记者不肯放过落败的雷雨,又给他们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李荔可是靠一个人的力量,让青锋那样的中流队伍赢了乙级联赛去年的第三名,还是客场作战。”记者慢吞吞地说道。

“青锋赢了?”卓彦惊讶地问。

“是啊,也是10:2,”记者举起手比了比,“不过青锋是10。”

卓彦的心中闪过一丝意外,不是说李荔手受伤,水平下降了吗?怎么……

但随即他回过神来,明白过来这个问题的深层含义。

卓彦没有掉进记者的陷阱,只不卑不亢地说:“我不了解乙级联赛的水平,如果真如你所说,青锋实力不错的话,那我祝愿李荔今年能带着队伍顺利升级。”

那个记者脸上的幸灾乐祸还没褪去,就被卓彦这句话噎得凝结住了。

卓彦的话中涵义很明显:就算李荔能带队横扫乙级联赛,最好的结果不过就是晋级,明年有资格和他们站在同一条起跑线罢了。

就这点事,至于让你们这么high吗?

这也是李荔宣布转会青锋后,各方对他的选择表示嘲讽的主要原因之一:李荔根本是没事找事做嘛,费那么大劲,带一支弱队从头努力,最好的结果不过是能有个入场的资格,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那记者的脸上露出悻悻的神色,雷雨的这几名队员们也没再给其他记者提出不怀好意的问题的机会,直接起身退场了。

选手通道里,三人默默走了一路,临出门口前,岳腾状做无异地提议道:“要不要回去看看青锋的比赛?”

卓彦停下脚步,一脸平静地看着他,却不说话。

岳腾有些不好意思,飞快的挪开视线,胡乱摆了摆手,装作自己就是随口一说:“不看也行。”

“看青锋的比赛,对雷雨有任何的意义吗?”卓彦冷静地问道,他一扫旁边神情有些失常的刘左,话里有话的说,“难道还没死心?还对抛弃队伍的人抱有幻想?”

刘左一激灵,他知道卓彦这话是敲打他的,忙毫不犹豫地表态道:“当然没有!”

“没有就好,”卓彦的神色一直很和缓,徐徐地说,“之前听说李荔受伤了,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儿的,我以为,李荔就是太骄傲了,不肯跟咱们直说,才选择直接转会的。”

刘左没说话,卓彦已经把话说的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原本听到传言时,几个队员还暗地里内疚了一番,因为这段时间以来,大家明里暗里地,可都没少“人参公鸡”李荔。

尤其是刘左,从听到“李荔受伤”那个传闻那天起,整个人就不好了,恍恍惚惚的,训练都不在状态。

尤其是想到自己还指使训练生,怂恿黑粉打了李荔一顿,刘左的心就像被一只手狠狠捏住揉搓一样,说不出的后悔不迭。

但今天“青锋大胜”的这个结果一出,反手就给了雷雨一记“让你们自作多情”的耳光。

“灭神战队水平也不差,去年联赛排名第三,整体实力比青锋强不少,可就多了一个李荔,就能被反杀,而且没记错的话,这场比赛还是灭神的主场,有选图优势还输的那么惨,这说明什么?”卓彦接着问。

说明什么?说明李荔的水平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变得更加老辣了,能把破绽玩得等同于机会,这是何等的信手拈来。

一边的岳腾拉了拉卓彦的胳膊:“你干嘛啊,说这些干什么?小左心里已经够不舒服的了。”

“我也不想说,可我怕不说清楚,他也跟着转会去青锋了。”卓彦云淡风轻地说。

“队长!”

刘左像是被这话蜇了一下,急赤白脸地说:“我怎么会……”

“小左!你记着!别管李荔转会有什么难言之隐,他摆明了把他的目的放在了雷雨的战绩前面,”卓彦难得的严厉起来,“他已经走了,他也不会再回来,你什么时候肯接受这个现实?”

刘左捏紧了拳头,脸上的神情像是被人打了一拳。

李荔的“扮猪吃老虎”把雷雨众人置于一个尴尬无比的境地,他们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的队长已经彻底抛弃他们,抛弃战队了。

没有原因,甚至不合常理,可偏偏,李荔就是这么干的。

刘左心中怒意丛生,他不明白,他想怒吼,他想质问,甚至在一个瞬间,他想报复李荔的心前所未有的强烈起来。

“今天咱们输了,虽然是客场作战,但输了那么多分,根本没有借口可找。”

卓彦的话把刘左的注意力拉了回来,想到今天的比赛结果,他又是着急又是气馁,心里有两个声音搅合在一起,狠狠撕扯着他的心:都怪我太弱!不!都怪李荔要走!

“我知道你想什么,可与其不分青红皂白,就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不如自己努力,我说的努力,是技术上的提高,而不是玩什么别的手段,”卓彦的目光从两名队友身上划过,顿停在了面色有些别扭的刘左脸上,“我以后不想再看见,开幕酒会那天的那件事。”

刘左霎时间汗如雨下,他指使训练生联系李荔的黑粉,也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出口恶气,这件事,他以为卓彦不知道,事后,连警察的调查也只查到黑粉为止,并没有牵连到他。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刘左的心早就放回了肚子里,没想到,卓彦会在今天,毫无预兆地突然说出来。

什么意思?要处罚他了吗?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