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到底是客场作战,海市随队来的观众人数不占优,嘘了一会便后继无力,渐渐沉静下来。

便在这时,大屏幕的公共频道闪出一行字来。

【飞翔前辈!刚刚那招荆轲刺秦拖得也太长了吧?都图穷匕见了,应该接下一招了。】

在场所有观众,包括媒体,在看到这句话后都静了静,紧接着,一股难以名状的尴尬在场中开始蔓延,明明这话是针对绿洲的,但善良的观众们却都率先不舒服起来了。

可想而知,负面状态一大堆的唐一飞能做的反击非常有限,在频道里发话的前一秒,他好死不死的又多了一个硬控的debuff。这下彻底没事儿可做了,只能百无聊赖地打几句话发在公共频道,刷个存在感。

但他说什么不好,偏偏说这个,这句评价可是绿洲的死穴。

“呵,呵呵,年轻人就是敢说话啊,绿洲使出的‘荆轲刺秦’一向有争议,我记得李荔大神以前好像也说过差不多的话啊。”灵儿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是啊,但这也得分情况,有时候这一招确实有点拖拉,可有时候这种拖延却是必须的,大部分人搞不清楚状况,看不明白玄机,拿着李荔大神的一句评价做证据,其实都是跟风嘲讽。”亮子不赞同地摇了摇头,替绿洲做出相对公平的澄清。

摇头的同时,亮子的心底也是瀑布汗唐一飞选手怎么回事啊?怎么跟一般的网友似的?说这种业余又气死人的话,真够要命的。

再说了,别说是一向不怎么大度的绿洲,上次be被媒体引用业余评论员的点评问到头上,直指他某次团战有重大失误,be当下脸就黑了,问记者‘是不是找茬挑衅’,差点闹得不可收拾。

亮子很能理解,因为他自诩也是个内行人,有时候身边朋友的一些提问,简直不能再小白,常常让他呕得吐血。哎呀,职业选手又没法挨个去解释,他哪一次是失误,哪一次是战术,碰上外行的问题,只能自己憋屈着。

亮子自顾自地感同身受,而赛场上的绿洲也显而易见被这句话激怒了,霎时间加快了攻速,血花如雪花般上下腾飞,手中匕首戳戳戳戳,没一下停的。

飞翔困在绿洲的攻势中,又挂满了debuff没办法还手或逃走,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捅得抖似筛糠,活像一个散了棉絮的破布娃娃般,没一处好地方。

两个解说面对如此血腥的画风,彼此交换了一个“他又来了”的无奈眼神,耳听得身后的嘘声更响亮了。

李栎坐在休息区,看着屏幕中绿洲的举动,觉得很熟悉,当初他作为新人小白,就近距离尝试过绿洲的手段,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绿洲的嗜血狂暴在他看来,不再那么可怕了。

他甚至还有闲情逸致给李荔发了个微信。

【我去!跟电锯惊魂似的,绿洲够疯的。】

没多久,李荔回信了。

【他一直这样,这也是他从没能入选全明星选手的原因之一。】

【明白。全明星选手到底是个受欢迎程度的选拔,哪个有正常审美的人会喜欢这种“嗜血法医”的风格啊?】李栎调侃着。

【别光看热闹,一会的团战你准备好了吗?】

都到了眼前了,现在问准没准备好不是太晚了?

李栎笑了笑,他知道,大神是紧张了,因为他所有能贡献的,战术、布局、布防,都已经贡献出来了。现在的李荔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观众席上干看着。

对于一向心高气傲的李荔而言,这种失控的感觉太不好受了。

【放心吧。】

李栎只简单的回了三个字,不是他托大,今天这场团队赛他认认真真地准确了很久,把所有的法宝都使出来了。甚至个人战即将丢失的2分,都是提前计划好的。

现在看起来,唐一飞严格执行着他的任务,并完成的很好。

由于许青急了,不再一味追求用debuff严丝合缝地困死飞翔,而是要改用残暴手段生生攮死他,恰恰给了飞翔一线生机。血花翻飞中,飞翔终于瞅准了一个空当,拼着损血拉开了距离,终结了自己“直到死也没法还手”的命运。

空明斩推出,不为伤人,只为逼迫绿洲退后。

如此近距离的空明斩,即便出自一个新人之手,依然有威力,一旦命中便会被吹飞,就算是许青也难当其锋,只能暂做退让。

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出现缺口,飞翔抓住机会,向着缺口一连三剑如浪涛般一波接一波,如钱塘潮水一般,撞击着对手织就的密网。

招式如奔涌的江水,叠叠而来,与刺客一击封喉不同,游侠的招数多是疏阔的路子,其实比起单挑,剑侠类英雄更适合在团战中推波助澜,像李荔这种偏打野型的着实不多见。

唐一飞从加点方式到战斗思路,无一不以李荔的方式为榜样,学了个十足十,可惜技巧尚自生疏,时机把握也幼嫩,所以这次连击并没有起到冲出一条血路的作用。

可即便如此,许青依然觉得分外碍眼。

他原本做好和荔荔在木短兵相接的心理准备,力图做到“虽败犹荣”。但现在,他只能被迫和一个“山寨版”的荔荔在木交手?!

还输掉了前两场个人战!

还被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嘲讽!

李荔这家伙,恶心人的功力不减当年啊。

许青想到这里,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先前他还有几分充分享受虐杀过程的意图,一刀能解决的,非要拆分成十刀八刀,不为伤害值,只为咂摸滋味。反正对面那个新人怎么也逃出他的手掌心,随他任意搓扁揉捏。

但是对于李荔强烈的心理阴影唤醒了他的杀心,他再没闲情逸致手下留情,猱身而上,瞅准飞翔的脖颈处,一刀划上。

暴击。

反手又是一刀,持续暴击。

亮子目光如炬,立时看出端倪,“咦”了一声。

“绿洲的武器换了,换成‘饮血’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