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看不懂啊。

张竞根本没看出大神这招有什么门道,偏偏却破了那看似势不可挡的剑招。他心中疑惑,却在强装了然,只能靠把自己代入刚才那个场景去琢磨。平心而论,要是他,可没有把握以攻代守,一招破敌,多半会避让。

不过话说回来,那可是李荔大神啊,跳到半空照他脑袋劈?是胆肥了吗,是还嫌死的不够快嘛?即便不情愿,但张竞不得不承认,就离子炮那种敢于在关公面前耍大刀的不自量力,他绝对是甘拜下风的。

“离子炮”被甩到玄甲三步开外,却丝毫没有动摇,攻势依旧很猛,这时候,空裂斩冷却结束,他却没急着发出,先是撩出几剑飞沙走石,间歇间将剑气夹杂进去,可谓猥琐至极。

这一次,就连大神吹们都觉得,这招避无可避了吧。

却听李栎满不在乎地“嘿”了一声。

要来了吗?

众人屏气凝神,等着看大神如何应对,便见玄甲干脆横身过来,把自己的身躯化成一道“纸片”,硬是从纷飞的沙土剑气间分毫不差地挤了过去,瞬间完成了近身。

喔喔喔!

在场所有人都激动起来,在看到这个场景的刹那间,一个专属于李荔的名词被他们兴奋地提及、讨论、赞叹起来。

凌波微步。

沙土漫天,又裹挟着剑气,想要分辨方向已经够困难的了,更不用说找出一条出路。可他一如既往,又一次从夹缝中穿过。

学李荔大神学得再像又怎么样!你爸爸到底是你爸爸!

所有围观群众都high了,认定离子炮被大神近了身,肯定没有还手的余地,就只有一路被“砰砰,DuangDuang,哐哐哐”打到死的命运了,却见离子炮大爆手速,在玄甲近身的那个瞬间,向后急撤,虽然形态狼狈,但硬是拉开了距离。

眼看就退出玄甲的攻击圈外了,离子炮却突然退不动了,仿佛之前全部的临危应变已经把他的潜力消耗得干干净净了。

即便安全地带只在分寸之外,但他的身子却只能定格在原地,不偏不倚地卡在了玄甲拳风所能波及到的边缘。

普通攻击就只是普通,没有越接近中心或越接近边缘,受的伤害会有不同之分,所以无论是离子炮傻在原地还是卖命逃跑,只要被打到,结果都是一样的。

围观群众看到这一幕,有意无意地把自己代入到离子炮身上,不自觉地嘬了下牙花子,这种卡了裆的感觉太他娘的酸爽了。

咂舌过后,围观的所有人又都生出一股凛意,深觉大神的掌控力虽然惊人,应变力虽然无双,但更加可怕的,是他没有因为对手的能力过弱,而给他留下一丝一毫逃脱的可能性。

即使凌波微步惊才绝艳,但大神显然没有寄希望于仅靠这一招就可以封住离子炮的手脚,他依旧做出了离子炮“可能会避开”的设想,并对此留下了后手。

丝毫没有放松,也丝毫没有因为对手的不专业而掉以轻心,更没有因为是亲戚就手下留情,这个生活中眼高于顶的职业选手无论在何种战场上,都是那么心细如发,杀伐决断。

李栎无从得知围观群众的心声,但从他们那一口口倒抽的凉气中,还是听出了阵阵赞叹之意,当下哭笑不得:没眼光啊没眼光,是我实力强劲吗?明摆着是李荔装模作样配合我呢。

其实战场如考场,有点实力的,考个**十不算本事,摆明了往烂处玩的,考不及格也不难。真正难得是分寸的拿捏。

想考多少分,就能考多少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充分做到随心而至。

表面上看是“离子炮”关键时刻掉链子,力有不逮,实际上正是李荔利用他精准的把控力,生生造出了一个“险境”。为了给“大神”装门面,他简直不遗余力。

虽然就这样顺着他布置的剧本表演也不错,不费功不费力,没难度也没风险,但李栎配合“演出”的途中倏地生出一股抑制不住的好奇心:如果我不做提线木偶了呢?

“嚯!”

屏幕中的剑侠还在佯装负隅顽抗,使尽浑身解数勉强砍出一剑,不为伤敌,旨在摆脱玄甲的纠缠,却见原本行有余力的玄甲突然将身一拧,将身体折成了一个古怪的形状,好像故意要用最别扭最无效的方式对抗似的。

别说旁观的人了,就连李荔都忍不住“?”。

但他要是连李栎临时一个变向都没法接招的话,他也不必在职业领域称王称霸了,刚打算飞快变招,以求接上原本的剧情发展时,忽然听到一缕若有似无的琴声。

神殿没有背景音乐,这种音乐性的动静毋庸置疑是来自那个历来被认定为“废柴”的副职业琴师的技能。

众人这才想起大神赛前那让人侧目的副职业选择,个个在心中掂量:怎么,难道不是随便瞎选,而是要在实战中应用吗?

连忙都擦亮眼睛。

李荔皱了皱眉头,即便是他也觉得李栎这一手太即兴了。

他在思索,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硬要配合,继续假装离子炮被大神压制的只能徒劳反抗的戏码,会不会有些刻意,没办法服众。

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李荔暗自啧声。但要想让他承认,在战场上有他搞不定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就在他斟酌如何让这段琴音与打斗充分糅杂,兼具实用性和观赏性时,他手下控制的角色霍地轻微震颤了一下。

这一震不在他的预料之内,那一瞬脱出他的掌控之外。

李荔挑了挑眉毛。

其实这一震动的幅度小到像蝴蝶翩跹的翅膀,轻的像女孩儿忽闪的眼睫,要不是李荔常年浸淫游戏,手头敏感得很,简直要被他忽略掉,更遑论其他旁观的人。

但这一震恰好解决了玄甲临阵变招后,戏还怎么继续往下唱的困局,就好像为下一幕的开演拉开了帷幕的一角,使得李荔接下来的应对几乎是顺势而为,自然贴合到所有人都没看出破绽的地步。

包括李栎自己在内。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