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星海选图是哪来的规矩?”张竞皱眉,目光扫过一旁的巨无霸,见他没有丝毫开口解释的意思,只一副“闷声发大财”的样子。

张竞看不上他的怂衰样子,心中涌起浓重的不屑。

“你还不如说抛硬币,起码面上显得公平。”

“还没选图,叫不公平也叫得太早了,”李荔嗤笑,“等他们选了‘暗黑森林’、‘热带岛屿’、‘华南山巅’中的一个,再叫也不迟。”

张竞一凛,乍听上去,离子炮只是随意举了几个例子,但他说的这三张地图,正是财经校队在以往比赛时折戟沉沙过的几张图。

张竞一向喜好探究别人的弦外之音,普通一句话过耳时,尚且要嚼吧嚼吧有没有别的滋味,更不用说这一句有着明显指向性的话了。对方显然做了功课,自以为掌握到了他们的弱点。

既然如此,更不可能在“哪一队选图”这种原则问题上松口了。

就在他刚想说点什么时,李荔又一次开口说话。

“你们想要公平?那选‘蜀道难’总没意见了吧。”

此时此刻,张竞充分确定,离子炮绝对不是随口胡说,而是事先把他们的实力都摸透了,因为“蜀道难”正是财经校队问鼎华北1区冠军时,用的那张地图。

离子炮竟然如此托大,选择他们创下佳绩时的地图,岂不是正中他们的下怀?难道这张图恰好也是星海最胸有成竹的图?

星海擅长哪种地图?

这是一个本该一早考虑,却被张竞忽略不计的问题。不是他目中无人,是星海的实力实在不堪入目。但现在,因为离子炮的三言两语,原本不值一提的东西却摇身一变,变作压在他心口沉甸甸的大石。

“还不满意?”

李荔不耐烦了“选个图都这么唧唧歪歪,怂成这样,还打什么?认输得了。”

一句话点燃了网吧二楼的空气,星海那边的人听了这句话,high的齐齐发出怪叫嘘声。他们几分钟以前还被离子炮的话羞臊的如同打了霜的茄子,这会儿一扫适才的无精打采,简直恨不得能鼓掌叫好,深觉这个一直拉着脸的哥们说话太提气了。

“是啊,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不敢打就滚吧!”

“现在认输,我们大可以放你们一马,也不用退出高校联赛,在微博上认个怂就行。”

星海众人终于扬眉吐气,附和着叫嚣不停。

狐假虎威的一帮人竟还嚣张起来了。李荔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没办法,谁让是同一阵营的。

财经那些人鼻子差点气歪了,但所有人都能强忍住不发一言,甚至包括周充在内。他憋了个脸红脖子粗,愣是不敢在张竞面前插一句话,只在心中大叫你妈。

“就选‘蜀道难’,你们建房间吧,十五分钟后开战。”

张竞撂下一句后,毫不停留转身下楼,他不想再多想了,就算星海擅长这张图又怎么样,总体实力和财经差那么多,即便多了个离子炮,难道还能翻出新的花样?离子炮的实力他又不是没见识过,不过有两手花架子而已。

再说了,他在这张图上下的功夫哪是一般人能比拟的?一般人怎么可能像他一样,有一个职业选手做表哥。

临走前,周充冲着星海的几人,以自己的大拇指为刀,在颈上作势一划,牛逼哄哄地做出一个“引颈就戮”的动作,脸色狰狞,那意思很明显等着“死”吧。

要论装逼,伯牙哪会落于人后,刚想说两句硬气话,目光无意中和李荔撞在一起,被他眼中的冷意给逼得咽了回去。

人来人又走,网吧二楼又清净下来了。

“蜀道难这张图都知道吧?”李荔问。

巨无霸点头,都是老玩家,哪张图能不知道,不过知道归知道,擅长却是另一回事。师兄为什么选这张地图啊?

但现在不是质疑泄气的时候,巨无霸又一次说服自己打起精神,用高扬的语调说道“这图挺难的,能不能取得优势完全要靠玄甲的发挥……”

巨无霸想通过一些高明的分析展示自己的专业性,说没两句突然意识到离子炮一开始说要玩剑侠,刚才却毫无征兆改口说玩玄甲。

难道师兄是因为计划好了会用这张地图,所以才改换了职业?那为什么不一上来就选玄甲呢?

关于什么灵魂交换,离子炮的内芯儿是李荔大神这一系列魔幻的设定,就是巨无霸的脑洞再开一倍,他也猜不到,自然不明白李荔换职业的原因。

巨无霸说一半不出声了,李荔便顺势接过他的话“不错,玄甲在这幅图上作用关键。不过这方面不用你们操心,你……”

他指了指巨无霸,好像要说点什么,却诡异的顿住了,后者立马明白过来,忙乖巧地再一次报上自己的名字“师兄,我叫徐东。”

李荔皱眉,他记得这些人之前自我介绍时,说出的id都是吃的,现在这个这么正常的名字明显是他们现实中的真名。

问题是,谁要知道他们的名字啊。

他的手指乱点,跟跳棋似的从星海几人身上一一点过“1、2、3、4。”

巨无霸当先一愣咋还突然报上数了?而且我是几号?是2号吗?我没看清啊师兄。

“1号打野,2号中单,3号adc,4号辅助。”李荔补充说明。

星海众人又凌乱了,跟刚才点指的不一样啊,到底要以哪一次说的为准啊?

“这幅图常规打法行不通,要用新打法。你们记住自己的号码,一会注意听指挥。”李荔说。

一直只能在边上听着的伯牙听到那句“常规打法不行”后,终于找到了插嘴的时机,迫不及待地开始科普道“我知道!‘蜀道难’这幅图上赛季常规赛弹痕、雷雨交手时用过,当时李荔大神临场想出一个新打法,靠着玄甲在上路……”

他还没说完,就被李荔毫不留情的打断了。

“不是你说的那个打法,那个打法不合适。”

伯牙瞪眼,几乎是本能地反唇相讥道“李荔大神的办法你说不合适?你以为你是谁啊?”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