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这就对了,也不知道药多久能生效,多久会失效,”李栎说着又去看手中的药瓶,“也没个使用说明书的,你说说,不提前试药行吗?真等火烧眉毛了,屎急才挖坑吗?”

李荔……差不多得了啊。

“不过看来,这药至少能挺几个小时,明天中午吃好了,”李栎算着算着时间,突然想到一件事,“说起来,今天是中秋节啊。”

自打灵魂交换,他就没去过学校,所以对于假期不像以前住校上学时那么敏感了。

“中秋……”李荔喃喃自语,脸上忽然现出好似没睡醒似的迷惘。

“也没买月饼。”

李栎说着,留意到李荔空洞的神情,伸手在他面前跃跃欲试地晃了晃,盼望他是撒癔症了,那样就能一掌打醒他了,“你怎么了?发什么呆?”

李荔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喔!你干嘛一副‘垂死病中惊坐起’的表情?”李栎不解。

李荔瞪着眼睛只说了一个字“走!”

“去哪儿啊?”李栎不明所以。

“训练室!”

同一时间,不同城市。

一所大饭店的包厢里,一个家族十数人趁着中秋佳节相聚一堂,推杯换盏,气氛热烈。

郑熹微百无聊赖地拨着碗中的饭粒,多少和身边的热闹格格不入,正自气闷时,忽听一人对她说“怎么了?还在不高兴呢?”

郑熹微扁了扁嘴,抬眼去看她表姐,拉长声音说“没——有——”

“还说没有?整个表情就是一个大写的‘囧’,”沈晗笑着宽慰道,“好了,就一场私下的约战,打不了就打不了呗,等高校联赛开战了,都是真刀真枪的比试。”

“啊啊啊!可还是生气!”

郑熹微一把抱住沈晗的胳膊,把头靠在她肩膀上,愁眉苦脸地说道,“财经也是,时间变卦了三次,最后居然约在(农历)八月十六?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唉——谁知道星海今年能不能小组出线!说不定在小组赛里,直接就输光了呢。要是我能提前上场和财经交交手就好了。”

她说到一半,侧头去看沈晗的神色,发现她丝毫不为所动,当下没精打采地说“跟你说你也理解不了,你是打职业联赛的,哪看得上这种级别的比赛?还不是正式比赛。”

沈晗笑了笑。

“这会我要是说一句‘何不食肉糜’?是不是更应景啊?”她开了句玩笑后,敛起笑容正色道,“比赛无大小,你虽然没法上场,但不耽误事后复盘,做针对训练。”

“好吧,”郑熹微乖乖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精神又是一震,“我上不了没关系,离子炮会上的,我都和我们队长说好了,等明天比赛一结束,二话不说就把他拿下!就是硬逼,也要逼他入队!”

说到最后,她握了握拳头,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

沈晗有些惊讶。

“离子炮?是那天和你一起找我pk的那个人?”她问,“你不是说他对高校联赛没兴趣吗,怎么会愿意掺和这种私斗?”

“哎呀!他说没兴趣我才不信呢!肯定是拿乔,嫌星海水平太差没出路,反正我想好了,不惜一切代价要把这个人拿下,”说到这里,郑熹微重新瘫倒在她表姐身上,哀声说,“否则星海光靠我一个人,真是带不动啊。”

沈晗推了推她表妹的肩膀“你先交代一下,你微博小号上那个视频是怎么回事?”

如同她的神殿小号,郑熹微的微博小号也叫【微微亮】,因为她和大名鼎鼎的【几度秋凉】互关的关系,所以关注她的人数也不少。

前些天,微微亮上传了一个名叫【被高估了的大神】的视频,引起了小范围内的转发讨论。

“你怎么跑去和李荔pk了?”沈晗问。

“给你讨个公道啊!”对于李荔郑熹微不满已久了,当下脱口而出。

话说出口,郑熹微想到自己在那场对决里也没占到便宜,反而被荔荔在木耍的滴溜乱转,略微失落地挪开目光,避免和沈晗对视。

沈晗笑了。

“谢了,我心领了,”她安慰似的拍了拍她表妹的头,随即又揪了揪她的辫子,“不过你啊,假装粉丝不算,还暗施偷袭,还有,视频也是剪接的?怎么?你改行做造谣的水军了?”

“才没有!”

郑熹微连忙三连否认,“视频是剪了,但绝对没接!表姐,你看李荔视频里的表现,是不是挺弱的?我没冤枉他吧?”

这也是沈晗觉得奇怪的地方,表妹上传的视频里,荔荔在木的表现实在是……一般,后面光守不攻那段也就罢了,一开始的部分,有些明显失误,完全无法用轻敌、放水或者状态不佳去解释。

唯一有可能成立的解释就是,他手残了。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沈晗哑然失笑,怎么可能。她看着表妹那副“可被我逮到漏洞了吧”的愤愤不平小表情,好气又好笑地说“微微,你别忘了,有缺点的战士始终是战士,可是完美的苍蝇再完美……”

“啊啊啊不听不听不听!”

郑熹微一脸的不服气“表——姐——你为什么总帮那个讨厌鬼说话啊!难道你……”她眯起眼睛。

“打住!”

沈晗知道她表妹的脑袋瓜里没什么正经念头,连忙叫停“我从来帮理不帮亲,你不要因为我让你日常多学习李荔的剑侠,就对他心生叛逆!越是讨厌的人,越不能对他认输!早晚有一天,实力说话。”

休整期间的青锋俱乐部半个人都没有,整层楼都是黑洞洞,李栎从侧门进去大楼,熟门熟路地摸到了职业选手训练室的门前,打开门按亮了灯。

“你也太心急了,明天都等不到吗?”看着情绪饱满的李荔,李栎满是不解。

“废话,转会这么久,我连正经机子都没摸一下,手早就生了,你以为罗燃是不用热身也能随便虐的菜鸡吗?”李荔定在原地说。

“我的位置在角落。”

听他说完,李荔坐过去开机,进入训练软件,从最基础的走位练习开始,认认真真地开始训练,劈里啪啦地声响一时不绝于耳。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