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没有啊。】李栎睁着眼说着瞎话。

【那你排位赛是怎么回事?怎么又掉回洞虚了?】万奕试探地问了句。

【哦,我懒得开小号,想干脆一路散功,直接掉回到练气段位去。】李栎继续胡说八道。

【那今天的PK?】万奕又问。

【唉!】

离子炮没有做解释,只发了一个叹气的表情过来。

万奕心思一动,莫非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他关心地问了几句【怎么了】后,就见对话框一直在显示“对面正在输入”,好一会后才又回消息。

【实不相瞒,我之前出过一次车祸,然后就得了一种怪病。】

万奕闻到了“扯淡”的味道,心生不祥预感,但还是问了句:【怪病是指?】

【每过一段时间,我的全部功力就会尽数散去,我的技术就会比化神段位的玩家还不如,非得养上几天,才能重回大乘。】

【……】一向巧舌如簧的万奕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所以你说要签我,我不能答应啊,我不想害了你啊。我的情况就和天山童姥一样一样的,你知道八荒**唯我独尊功吗,每隔三十年就得返老还童一次,我也是啊,每隔半个月一个月就散功一次,可愁死我了。】

离子炮发完这一大段文字后,还发了好几个愁眉苦脸的表情过来,一切都仿佛是真事似的。

八荒**唯我独尊……

万奕只觉得舌头发麻,脑壳发晕,干笑两声后,挣扎着打了一句话发过去:【那你好好养病吧。】之后他关闭了对话框,看着好友列表里的“离子炮”,真想干脆删除了事。

骂归骂,万奕转念间想到离子炮在大乘位面好几十场的连胜战绩……

那些胜利的视频,能找到的,万奕都找来看了,直看得他心口发烫,他相信自己的眼光,这个人,一定可以成功挤进职业圈!甚至有可能成为新生代的大神!

离子炮……

还是先观望观望再说吧。万奕心中暗暗想道,可想到那什么“天山童姥”还是觉得心口堵得慌。不管离子炮技术如何,人是真不招人待见。

万奕决定暗中观望,忙完手头工作的银河特快俱乐部的杨经理却不这么想。

今天这事,怎么想都觉得好气又好笑。明知道万奕那张嘴里从来吐不出象牙,但他竟然被他天花乱坠的说辞鼓动的有点心动了。

结果真是浪费感情。

按理说,一个普通玩家,能和一个正式注册的职业选手(虽然是替补)打得有模有样,最后输的时候,还能把职业选手磨去半血,确实算得上游戏里的高手了。

可万奕把离子炮的能力吹的太邪乎了,在他的话术蛊惑下,杨经理不知不觉间抱持了挺高的期待,以为能看见一个blue 2.0,谁知道最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根“鸡肋”。

是的,鸡肋,食之无肉,弃之可惜。杨经理承认,离子炮看着有两把刷子,可是还够不上他们战队的入队条件,或者去一支实力比较弱的乙级队伍能打个替补什么的。

他们战队,可是要在新赛季冲击冠军的。

李栎继续做着赛后复盘,有的问题他自己就能看出来,有些则需要李荔有空给他好好讲解,手边的笔记不知不觉又多了不少,禁赛的时间也终于熬过去了。

刚打算再来几局排位赛,李栎忽然发现屏幕右下角多出一条尚没处理的新消息。

这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随手点开,本以为还是什么系统通知,没想到消息却来自星海音乐学院的师弟,曾侯。

【师兄!!!!咱们星海有难!!!救命啊!!!】

十个感叹号以433阵容排成一队,咋呼着撞进李栎的视线。消息是十几分钟前发的,同样一句话曾侯复制粘贴了五遍后,才肯暂时接受李栎一时没看见的现实,停止了刷屏行为。

这么心急如焚?怎么事都赶一块去了?看来今天是别想清净了。

【怎么了?】李栎问。

消息刚发过去,对面立刻显示“正在输入”,可见曾侯一直守在电脑前等他的回复,而且几分钟过去了,对面还没输入完毕,看来不是三两句话就能讲清楚的。

李栎叹了口气,恐怕不是小事。

等了又等,消息终于来了,长篇累牍的活像高考作文,通读之后的大意是,星海确实惹上了麻烦,而这个麻烦“多多少少”和李栎有关。

先是伯牙在微博上传了一个游戏里录制的对战视频,星海vs财经,战斗的结果,星海居然以压倒性的胜利打败了财经社团的成员。

而后曾侯又撰写了一篇超长的帖子,用无限夸张的语气讲述了整场战斗的来龙去脉。

本来只是星海内部自high的文章,又被伯牙转发去了微博,还唯恐天下不乱地下了结论“光看财经社团的水平,就知道财经校队是怎么徒有虚名的了”。

这种带有yy色彩的文章本来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偏偏伯牙不甘寂寞,抱着打脸势必要打的痛快的想法,@财经大学神殿校队的官方微博不说,还笼络了一批闲得蛋疼的星海学子跑去人家官微底下控评。

星海积弱已久,好容易赢了一场战斗,简直可以媲美“久旱逢甘霖”,缺什么想什么,星海校友们基本没胜利过,更不用提赢过所属于地区冠军财经大学的神殿社团,星海人一时间太high了,于是乎有点得意忘形,控评控的天怒人怨。

什么“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什么“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啊,什么“装哪门子B,都是弱鸡啊”,留言风格雅俗共赏,总之把财经连校队带社团,带粉丝,带路人,统统踩到了泥里。

李栎看到这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找上门去招欠,这不是找抽吗?

星海音乐学院是李栎的母校,情感上他多少会偏向母校一些,但这事确实是星海个别无聊人士先挑衅,即便是盲目偏向,也偏不了那么多。李栎没有搭腔,他甚至抱着看好戏的心,想听听接下来的故事怎么发展。

事情也正如他所期待的,一发不可收拾。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